“你,欺人太甚!莫非你以为你是少年至尊,背后来历惊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后万存看着那普生长老惨死的模样,顿时惊怒之极,声音都颤栗了。

    若非是周若辰动手的手段实在是防不胜防,让他心中都无比忌惮,他早已经对周若辰动手了。

    可周若辰越是冷静淡漠,如绝世人物一般,后万存便越是不敢真的动手。

    这无极圣地的领地四方,无尽的弟子都尽在此地,一旦动手,若是没有一招拿下这周若辰,周若辰若是对无极圣地的弟子动手,那一招之下,就死伤成群。

    以后万存的秉性,鱼死网破,也绝不会在意。

    可鱼死,眼下却不见得网破!

    他竟是根本不懂、也不知道周若辰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也就是说,周若辰若是动手,后万存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看似诡异,不可思议,可后万存知道,一些绝世的才俊的战力,并不能仅仅用战力去衡量。

    “为所欲为?普生这老东西,才是真的为所欲为吧?无极圣地既然腐朽如此,那便直接毁灭好了,然后,再重新创立无极圣地。”

    周若辰冷然说道。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略带讽刺之意。

    后万存的脸色更为难看了。

    不过,他却没有回答周若辰的话。

    周若辰身边,后红莲很明显的想解释。却根本就没有机会插嘴,以至于,她有些焦虑。

    后万存深吸一口气。道:“不知你前往无极圣地,所为何事?莫非,是联姻之事?”

    后万存冷静下来之后,自然想到了大周家族和无极圣地联姻的事情,这是后宗延的意思,其实后万存本身,是并不赞成这次联姻的。因为他觉得,大周家族的女子,根本配不上后宗延。

    没想。这才没过多久,大周家族,竟是出了这样一号人物。

    其手中,竟是有着堪比圣主级战力的‘宝物’。

    后万存无法堪破周若辰的攻击。便只能将周若辰的战力。以‘宝物’来衡量。

    也只有如此,周若辰的战力,才显得合理。

    “联姻?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另外一方面,便是打算重新清洗无极圣地,洗去腐朽和糜烂,让无极圣地焕发新生。”

    周若辰平静说道。

    后万存身躯一震,没有说话。

    周若辰知道。这个时候,后万存。已经不会再说什么了。

    他背负双手,目光从后万存的身上,投注到了后宗延的身上。

    后宗延浑身一冷,恍若被天道盯上了一样,他竟是浑身寒意凛然。

    “咦……”

    后宗延心中惊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性是多么的镇定和强大,哪怕是之前周若辰的特殊杀戮之法,瞬间击毙了普生这样的武魂天命领域里的长老,但他依然不以为意,不觉得如此。

    因为,利用底牌,他,也同样能做到!

    可此时,被周若辰盯住了,他竟是浑身发冷,如遭遇到了最凶险的生死危机一般。

    “此人,可怕!定会成为平生劲敌!”

    后宗延心中凛然,立刻神情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

    “就你,也想与大周家族的周聆夜联姻?你算什么东西?!”

    周若辰目光睥睨,居高临下的盯着后宗延,说出的话,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从来,都是后宗延这么对待别人,如今,竟是被别人这么对待了,还是被一个境界远远比他低的修士对待了,这,让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阴冷了起来。

    几乎是瞬间,后宗延动手了。

    他手中的一道皮鞭,恍若一条毒蛇,在这刹那之间被激活,朝着周若辰刺杀而出,直直的杀向周若辰的眉心。

    “嗤嗤——”

    刺耳的空气爆鸣声,以及那一股陡然爆发的杀气,在呈现出的刹那,那皮鞭,已经携带着足以破六的战力,朝着周若辰杀去。

    这般忽然动手的举动,使得远方的弟子们,全部都瞪大了双眼。

    “砰——”

    周若辰的手一伸,手心大片的符文流淌而出,化作手之虚影,在他的手的前方,形成了一只灵魂大手。

    大手一抓,那如毒蛇的鞭子便被周若辰抓在了虚幻之手中。

    “嗯?”

    后宗延绝没有想到,周若辰竟是在这样的距离、这样的速度下,都可以瞬间反应过来,并如此轻易的挡下这绝杀的一招!

    他的心一沉,一股可怕的符文在皮鞭上荡漾了出来,恍若力量爆发震荡出了光晕一样,一股无形的毁灭符文波纹,朝着前方荡漾而去,目标,正是周若辰的手,乃至于周若辰整个人。

    毁灭符文波纹,荡漾到了周若辰的手心之地的时候,立刻消散,彷佛融入了周若辰的虚影手掌之中。

    “果然不简单!”

    后宗延心中凛然,他的身影一动,手中的皮鞭放开,整个人血气之力逸散出来,真丹的力量和身上圣器的力量,近乎于瞬间同步。

    但,就在此时,周若辰的手,再次虚手一抓,后宗延的身体,便仿佛全部的被笼罩在一座虚空大手印巨山之下。

    一股遮天蔽日的力量,笼罩了后宗延。

    后宗延的圣器陡然偃旗息鼓,竟是释放不出来。

    气血,更是被瞬间压迫到了血脉之中,流淌不出。

    周若辰的手,一把抓住了后宗延的脖子!

    后宗延竟是在这样的缓慢动作之中,如一只小鸡一样,完全没有防备之力!

    “喀嚓——”

    周若辰的手一用力,后宗延的脖子的喉骨,都近乎瞬间被捏断!

    接着,周若辰的手陡然发力,手中的符文爆发出一片刺目的光芒,恍若要刺瞎现场所有人的双眼。

    周若辰的手一震,恍若有一股旋转的毁灭力量爆发,后宗延的身体一个反转,便如被人提着脚踝,无比凶残的轰砸在地上一样。

    只是,地面原本虚无,沟壑遍布,但在那后宗延砸落之时,六芒星的光芒闪亮显化,地面恍若被精钢浇铸而成,坚|硬无比。

    后宗延的身体就这样的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发出了“嘭”的一声沉闷的爆炸声。

    这一下,后宗延一身骨头,起码碎了一大半!

    “嗷——”

    哪怕是后宗延身体强硬壮实,此时也惨呼嗥叫,痛不欲生。

    符文爆发的力量,那又岂是普通的巨力可以比拟的?哪怕是后宗延的战力惊人,一身骨头坚|硬如铁,也承受不了这样暴力的摧残!

    后宗延的身体整个都塌陷了进去,血水流淌了一地,便是连牙齿,都掉落了十几颗。

    血肉模糊,一滩烂肉,惨不堪言。

    此时,四周一片哗然。

    “杀了他!”

    “杀!”

    “罪大恶极!周家人,竟是欺上了宗门,可恨至极!”

    “杀!”

    ……

    这时候,陆续被巨大动静惊扰而出现的各大长老、护法等,在见到无极圣地第一圣子遭遇如此凄惨的折磨之后,立刻怒极。

    不少长老,更是浑身血气暴涨,显出了狂怒之色,杀机已经不可控制的漫延而出。

    更有许多长老,大声叫嚣,就差立刻要动手了。

    “退下!”

    后万存冷喝一声,喝退了即将爆发的冲突,让一群飞冲而来的长老,停滞在了虚空。

    他们胸膛起伏,呼吸粗厚,怒意惊天,头发都近乎于竖立了起来。

    四周观看着的男女弟子们,虽之前颇为不喜普生长老,但普生长老之死,也让他们生出同仇敌忾之心。

    而如今,尽管后宗延不得人心,但少年神明,终究是这些弟子们心中的偶像人物,此时也因此立刻对周若辰纷纷怒目而视,

    “宗主,此等少年,已经杀上我无极圣地,还犹豫什么?开启至宝,直接将其永恒镇压,镇杀于此地,也算是给无极圣地立威!”

    有长老立刻不甘道,声音如雷。

    “肃静!”

    后万存冷哼了一声,让一群怒意得不到爆发的长老,脸色更为阴冷难看。

    后万存看着周若辰,眼中显出了思索之色,却依然没有开口。

    但,他似乎隐约已经看出了部分端倪。

    周若辰反手一砸,符文地面一震,那后宗延,便如死狗一般,瘫软在了血泊之中。

    哪怕是绝世天才,此时,也绝不可能是周若辰的敌手,因为他动手的能量,全部,来自于无极圣地的太古时代古阵之力!

    这种力量,能杀神!

    区区后宗延,又能算什么?

    周若辰踏步上前,一脚踩在了后宗延的胸膛上,将他胸膛还没有碎完全的骨头直接踩进了他的内脏里。

    剧烈的刺痛,让后宗延一个颤栗,苏醒了过来。

    他睁开满是血水的眼睛,目光极为冰冷而幽深的盯着周若辰,像是极致的不甘,不屈。

    “你不是很嚣张吗?”

    “让普生出来斩杀我周若辰?成就你少年神明的名气?让你可以更好的为所欲为?”

    周若辰的脚抬起,在后宗延看过来的时候,一脚踩踏而下,将他的脑袋深深的踩在脚下。

    后宗延本已经满是鲜血的脸,直接扭曲变形,本就血水横流的脸,已经完全崩碎了,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