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辰的目光冷然的盯着普生。

    普生却没有立刻动手。

    他感应之力漫延四方,自是察觉到了诸多弟子观摩。

    他在等。

    等更多的弟子出现,要等所有弟子都看到,什么少年至尊,不过就是一只蝼蚁而已!

    一只,可以随意被他揉|捏的蝼蚁!

    甚至,以此,警告无极圣地之中的众多弟子——哪怕是少年至尊,若是不服从管教,不顺从少年神明后宗延这正统传承、绝世神子,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普生心中所想,毫无隐藏,写在了脸上。

    “少年至尊?不过蝼蚁而已!在无极圣地,只有少年神灵,没有少年至尊!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绝不会有!”

    普生高声说道,他声音如雷,轰鸣响彻四方,余音不绝。

    这般话语,使得无极圣地诸多弟子纷纷变色。

    原本略显得有些纷扰的天地,立时一片静谧。

    风声更幽冷,天地,也更加死寂。

    “本不想与你这老东西多说什么,但,既然你说起,今次,便给你个回答,让你死而瞑目好了。”

    周若辰话语冷然。

    他双眸之中的道光逐渐的逸散,那如显化出道纹的韵意,也已经消失。

    他向前踏出了一步,手,轻轻的抬起,指向了普生,道:“天地万物,众生轮回。至尊为上。神明为蝼蚁。至尊,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依然会有!而神明,过去,现在,将来,都只会是蝼蚁!就像是你这蝼蚁一样。”

    “蝼蚁?哈哈哈,好一个蝼蚁。死到临前还嘴硬!”

    普生一声讽刺大笑,随即,浑身气血如一道惊世虹光。直接爆散而开。

    那一刻,他战甲加身,一身战甲化出一片血光神韵,他的手朝着虚空一捏。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柄极为厚实的巨剑。

    巨剑足有三米之长。剑尖吞吐出鲜红色的光晕,像是择人而噬的毒蛇的信子。

    那柄剑,就这么的指向周若辰,随即,一股毁灭的气息,席卷虚空的气流,形成了一股扭曲的风暴,直接镇压而来。

    “开始了?也好。”

    周若辰轻声说道。

    这一刻。他的手,在虚空极速的镌刻、勾勒出了符文的轨迹。

    一朵六芒星一般的符文花朵。在周若辰的手指下,如流淌着的雪花,瞬息之间已经显化。

    周若辰的手一点,这雪花飘然飞出,瞬息便已经化作一座小山。

    小山在周若辰身前忽然化作实质,不再虚无。

    “嗡——”

    这时,那巨剑的杀机,已经直接的攻杀而来,却被这六芒星符文衍化的小山,直接的阻挡在外。

    周若辰静静的站立着,他身前的六芒星的小山虚空悬浮着。

    而那风暴冲击之中,小山竟是纹丝不动。

    那一刻,普生的脸,陡然之间,已经涨红。

    “你可知道,我周若辰,剑道已经通神。”

    “神,在我眼中,只是蝼蚁。”

    周若辰说道。

    随即,他的手,又朝着虚空一点,哗哗哗,如流水的声音响起,那小山一般的六芒星符文上,立刻显化出一道道的符文,符文如笔走龙蛇,如有万古战魂在其中咆哮,躁动。

    “嗡——”

    陡然,那小山一震,虚空之中,顿时有无尽的造化之力汇聚,整个无极圣地,立刻震荡了起来,古老的法阵开始运转,彷佛生锈的机器发出了‘咔咔咔’的可怕的声音。

    同时,整个无极圣地,都在剧烈的震荡,就彷佛,有一股可怕的阴冷毁灭气息,开始在酝酿一样。

    天地间,道韵霞光,如五彩神韵一样汇聚而出,化作天地造化之力,夺天地造化一般,垂落而下,降临在了周若辰身前的那一片六芒星的小山之中。

    无尽的神性光芒,从无极圣地这腐朽之地,被抽离了出来,汇聚在了周若辰身前的小山上。

    小山,也在继续的蜕变着,但,却依然形态不变。

    而这一幕,却发生在瞬息之间,看似漫长,却不过呼吸之间而已!

    周若辰的目光看向了普生,如看着一只蝼蚁一般。

    甚至于,在他眼中,普生,连蝼蚁都算不上。

    周若辰的手伸出,直接朝着身前的小山抓了过去。

    “嗡——”

    小山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整个无极圣地,恍若崩塌一般,地动山摇。

    天地间的雪峰,全部开始崩塌,虚空之中无尽无极圣地的弟子们,全部骇然失色。

    “嗤嗤——”

    六芒星的小山,忽然飞起,在空中瞬息化作了一柄剑。

    一柄以神性汇聚而成的古剑。

    古剑透明,显化出了符文之力的气息,符文上,阵道复杂如道纹,如山川断裂的痕迹,如河流累积的波纹痕迹,也如万古古树的年轮的痕迹一样。

    古剑被周若辰瞬息抓在了手中,随即,他的手,朝着那普生挥了过去。

    这一刻,普生灵魂都为之骇然,整个人完全呆滞。

    不是发呆,而是被镇压了。

    被可怕的神性力量,镇压得境界都无法发挥出来。

    或者说,即便是境界可以发挥出来,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看似极为缓慢实则极为快捷的一剑,横向抽来。

    “噗——”

    这一剑,直接横着抽在了普生的脸上。

    如皮鞭抽出的效果一样,普生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片鲜艳的血痕。

    他身上的战甲还依然逸散着鲜红的光,但脸上的血痕。却完全压下了那鲜红的光晕,从而显得极为刺眼。

    普生惊怒之极,双眼之中。恐惧,愤怒等神色流转。

    周若辰,这是在辱他!

    他一瞬间,心一沉,双眸如要喷火。

    但,这时候,又是一道光影抽来。

    “噗——”

    另外一边的脸上。再次被抽出了一道血痕。

    “周若辰,你找死!”

    普生被诸多弟子看到这一幕,本该显化威凛。如今却成为笑柄,顿时怒火攻心,完全忘记了恐惧。

    他暴怒而起,整个人直接冲出。自身境界对应的武魂。也立刻就要爆发出来,将周若辰活生生的震死!

    只是,周若辰手中的剑,这一次,却不再是抽,而是被周若辰合在了手心。

    “元磁,寂灭阵!”

    周若辰喃喃自语。

    随即,他手中的剑一震。顿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刹那之间,组合出六芒星的光圈,接着直接如被剑气喷射而出,直接杀向了普生。

    这一招,惊天动地,吸引万众瞩目。

    因,天地,都因这一剑,而黯然失色,黯淡无光。

    在所有人眼中,在所有人心里,天地间,有,且仅有这唯一的一剑!

    “咻——”

    剑光杀出,时间恍若被拉长。

    但,与此同时,一道古老的玄黄光芒,化作一口大钟,竟是直接将普生守护了起来。

    同时,一个声音极为仓促的传来。

    “手下留情!”

    声音如风雷之音,急促,却也充满威凛,具有压迫之力。

    “噗——”

    剑光杀出,那古钟护罩,直接被打穿,打成了筛子。

    剑光余威不减,激射而出,在那普生的眉心前方一毫米的距离,停顿了下来。

    恍若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普生的额头上,冷汗立刻流淌了下来,脸色惨白一片。

    “住手!”

    远方的声音显出怒意,一股恐怖的威凛气息,携带着武魂威能,如浩荡怒海,咆哮而来。

    随即,一名黑衣战袍的中年男子,凌空渡虚,瞬息之间,便在普生身前不远显化出身影。

    此人,正是无极圣地之主,后万存!

    后万存出现的刹那,他身边,再次显化出一道光影,光影之中,一名青年,白衣如雪,傲然站立。

    此人,浑身气血内敛,一身真丹之力,深不可测。

    境界虽不强,战意,却尤为惊人。

    他站在那里,就恍若一座大山站在那里一般,其威凛意志,竟是不弱后万存这无极圣地之主几分!

    此人,哪怕是之前并不认识,周若辰也知道,他,必定就是那号称‘少年神灵’的后宗延。

    “哦?”

    周若辰目光扫了后万存一眼,随即,落在了眸光冰冷的后宗延身上。

    后宗延容貌俊逸超凡,年龄并不大,身材修长,气血的确颇为不错。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他的气质,偏向阴冷阴柔,冷而充满邪气的双眼,使得他原本一些出色的气质,变得颇为刺眼,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多半是轻浮无礼、傲慢无知的低劣印象。

    这,或许是藏拙的手段,心机深沉的表现。

    可,一名修士,若藏拙,若满怀心机,那便说明,他能力,终究差了一些。

    周若辰一眼扫过,便收回了目光,并无在意后宗延眼眸深处的戏谑与挑衅之意。

    “周若辰?少年至尊?来我无极圣地逞威风?”

    后万存脸色不愉,冷声道。

    “无极圣地,逞威风?”

    周若辰反问,眼中携带不屑的笑意。

    后万存的脸色更为冰冷,但,也略有忌惮之意。

    那普生长老,实力如何,他深知。

    但,普生长老,竟是被一名虚丹境四重的少年,如此碾压!

    这,简直是崩坏了他的世界观!

    可即便是不信,眼前的这一幕,依然真实的发生着!

    更可怕的是,无极圣地的守护古阵、湮灭古阵,竟是如被触碰动了,已经在开始运转!

    这,莫非是说,这少年,有着威胁无极圣地的可怕力量,以至于,无极圣地生死存亡的守护古阵,都已经自然开启?

    “你意欲何为?!”

    后万存脸色微微一沉,见到周若辰的表情,他心中就生出不好的预感来。

    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极为的糟糕!

    “意欲何为?当然,是先杀了这普生,然后,再一点点的来与你们交流了!”

    周若辰说着,微微一笑,那临近普生长老的毁灭之光,如一道旋转的漩涡,陡然之间,直接打穿了普生的眉心。

    “噗——”

    一股血水直接从普生的后脑喷出。

    拳头大的血洞,立刻透出了血水和光芒来。

    普生的身体一震,竟是毫无反抗之力,就此轰然倒地!

    在无极圣地圣主守护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中,普生,这丹道大长老,竟是就此殒灭!

    这一刻,哪怕是关注着这一幕的后宗延,都不由心狠狠的一跳!

    而那些关注着这一幕的无极圣地的弟子们,则是瞬间哗然,所有人,都震惊得近乎傻眼!

    (大家多多投票吧~~多谢啦~)(。)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