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片刻之后,白衣女子脸上又带着冰冷的杀意,道:“大周家族,不知死活,不知好歹,竟是——今次,莫说你是少年至尊,便是少年神灵,也不过区区虚丹境四重而已,天地间规则,不到天丹,战力无法打破七禁,少年至尊,没成长起来,也不过蝼蚁!”

    “哼,放下那小杂种,交出战魂剑道传承,给你个好死!”

    古族男子黑衣,同样语气冰冷。

    他们瞬间就看出了这其中的端倪,知道少年至尊还未成长起来,那么,这时候,也是斩杀他的最好时机!

    他们没有了之前的忌惮之意,反而显出了凶戾、狰狞之色,妄图将这未来的隐患斩灭,将周若辰扼杀在摇篮之中。

    两人这般话语说出,远方不少修士,立刻显出了不忿之色。

    但如这般时刻,却也没有什么人敢站出来。

    古族,终究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势力,这样的势力,莫说是一些散修,便是如如今的无极圣地这样的圣地,只怕是也不愿意招惹。

    至少,红莲在瞧见这一幕之后,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是没有能说什么。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去得罪这‘古族双衣’,的确是不值得的。

    修士不怕麻烦,但凡事却也都喜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点,哪怕是之前的周若辰,面对那小云雀,也同样如此。

    “给我个好死?这么多年了,我还真的并未尝到,什么才是死亡的滋味。不妨,你们让我不好的死看看?”

    周若辰语气平静,他目光凝视着古族双衣二人,没有半点儿惧色。

    不仅不惧,甚至于,连半点儿忌惮之意都没有。

    周若辰知道他的战力并没有打破六禁。

    但他的战力不需要依靠虚丹境四重的境界去计算。

    他光是肉身的强度,便已经堪比真丹灵器。肉身的肉|体战力,并不完全是战力,肉身,就是纯粹的血肉之力,这是不可以用战力来形容的。

    就像是一件神兵利器不会被战力的六禁、七禁所禁锢一样。

    以周若辰对于战力的领悟,对于肉身的强大的底蕴的掌控力,他单纯的以肉身的能力要斩杀真丹境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境界,或许对于这个世界的所有修士而言,都非常了不得,但,他却是例外。

    他的心,比境界更加高深莫测。

    他心中的沟壑,比天道也更加的复杂!

    他乃是曾经一代绝世王者、立道者大帝的儿子,一代邪尊大帝的儿子,比任何天道更懂天道。

    那么,他,又岂会在肉身拥有堪比真丹灵器的能力的时候,惧怕区区两位真丹境三重四重左右的古族修士?

    哪怕是这两名修士血脉非同一般,拥有特殊的魔血灵魂气息,拥有着强大的功法底蕴、拥有着颇为强大的宝物真丹灵器!

    “苍古杀道!抵彻通天!”

    这时候,那名为‘白衣’的女子忽然冷喝一声,手中的宝物衍化出一柄修长的暗黑色的长剑。

    长剑如一条毒蛇,冰冷的剑尖像是毒蛇的恶毒的眼神,释放出一股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长剑如狂,豁然之间杀出一道寂灭之光。

    “万兽天河,血脉如狂!”

    这时候,那名为‘黑衣’的男子,脸色一顿,顿时杀出了一道血色的杀戮之光,杀戮光芒如一道利剑,刺杀而出,显化出了一片暗红色的杀戮剑意。

    同样是剑,后发先至,与那寂灭长剑汇聚一体,形成如一只凶残而恶毒的手,陡然朝着周若辰杀来。

    这是绝杀,战力惊人,震荡天地之间,战力近乎于打破了四的极限,战力,近乎于近五。

    这种杀机,即便是面对真丹境七重八重的普通修士,那普通修士,都要立刻毙命,葬送于剑下。

    这杀机,不仅拥有心灵的杀意,杀戮的压迫之力,更拥有着灵魂的压迫之力,拥有着阴冷凶残的嗜血、阴邪气息,令人心神颤栗,灵魂不安。

    这种杀机,一般没有阅历、心性不够强大的修士,会瞬间中招,然后束手待毙。

    但,面对周若辰施展这般手段,却不啻于是班门弄斧。

    周若辰心性坚定,从小历经何等强横的大域栽培,又岂会畏惧这等浅显之物?这等肤浅浅陋的心灵冲击,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周若辰面色不变,他的手,甚至于没有施展天邪剑,没有逸散出半分剑意。

    仅仅,只是拳。

    简单的拳。

    无敌的拳。

    镇魂的拳。

    也是破道的拳。

    “破!”

    周若辰的手伸出,手中的拳握住,然后汇聚一缕灵魂意志,汇聚一点血脉之力,释放出了苍古的拳意。

    战力。

    拳意。

    战魂。

    也是杀戮之灵魂。

    若是剑道,便是剑意剑心剑灵之后的剑魂!

    如今的拳,那就是拳之魂。

    血脉之力,衍化龙之图腾,便是龙魂。

    显化虎的威凛,便是虎魂。

    若是其余形意,便是其余战魂。

    那一刻,简单一拳打出,随意而出动的杀招,周若辰心中反而忽然有了一种主宰的力量。

    他毕竟是他父亲的孩子,最嫡系的血脉,最直接的传承,因而他父亲的形意邪魂剑道拳意,也自然有血脉里的传承。

    周若辰没有想过继承,对于大周家族的战魂剑道,他也仅仅只是领悟。

    可如今,简单一拳,却拥有着独特的领悟,彷佛忽然开启了战魂剑道的冰山一角,莫名的,记忆禁|区,便因此开启了一丝一缕。

    不多,但也不少。

    寂灭邪尊战魂印!

    那一刻,彷佛是源自于太古的古老岁月里的印记在心中流淌,他心中忽然拥有了这样的信念,这样的底蕴。

    这,是灵机一动的想法,却也是他立道的本心显化。

    “剑道,拳意,今后显化,化作‘寂灭邪尊战魂印’之武道传承,其融入剑道,拳道等一切杀戮之道之中。”

    周若辰喃喃自语。

    这一幕,只在万分之一的刹那,却又恍若历经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瞬间有所顿悟,打出的拳从初始的随意,到最后的刹那之间的化形、形神兼备,拥有着绝世的底蕴,也不过万分之一的呼吸之间。

    这,就是帝血的可怕,这,就是少年至尊的真正底蕴。

    战斗之中,磨砺之时,忽然顿悟,然后崛起。

    “形意龙形,雷光遁龙,擎天神龙舞!”

    “形意鸡形,凤凰涅槃,欲火九霄狂!”

    “形意虎形,风晨天碑,狂意动云霆!”

    “形意燕形,水浪翻云,高翔破天音!”

    “形意鹞形,收心入林,生息盖乾坤!”

    “形意熊形,厚重浑沉,天地归阳阴!”

    “形意鹰形,鹰啸苍穹,九阳圣光惊!”

    “形意马形,万马奔腾,杀戮百劫音!”

    “形意骀形,云翼空灵,方寸化乾坤!”

    “形意蛇形,苍龙无尽,洞虚知天命!”

    “形意猴形,真悟之痕,归羽碧凡尘!”

    “形意鼍形,万物为灵,一脉衍浮生!”

    ……

    那一刻,形意十二图腾,忽然在心中生出,流淌而过,化作一片云雾,化作一片紫气,又沉淀到了周若辰心底深处。

    那一刻,形意崩灭,所有的领悟消失,心灵一片沉寂。

    形意的道,彷佛在心底深处寂灭,而又如涅槃一般,迎来新生。

    同时,寂灭邪尊战魂印的立道功法,便因此拥有了根基。

    也是在那一个瞬间,周若辰才知道,他的底蕴,要远远比他自己想的更加深厚,也更加的深邃。

    拳意,蔓延而出,像是慢镜头一样,非常的缓慢,所有人,彷佛都可以看清拳意的轨迹。

    可,又在那一个瞬息之间,变得无比的极速,无比的快捷。

    那一刻,就彷佛是源自于雷霆之中的天劫,忽然一震,天地裂开紫色的沟壑,爆发出一片毁灭的流光。

    电弧闪现,万兽齐鸣!

    “轰!”

    十二道金色的光芒,忽然从周若辰的拳意之中迸发而出,汇聚一体,形成了一道极为可怕的金色力量图腾,显化出了一方宇宙的混沌形态。

    混沌的金色宇宙,忽然之间冲出,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光芒直接从这金色宇宙里膨胀了出来,击穿了白衣和黑衣两人联合的杀招,直接的轰击到了那女子白衣的身上。

    可怕的震荡的声音,惊动了天地,响彻了四方。

    巨大的爆裂的声音中,不知道又多少的闪电电弧光芒炸开,在天空之中恐怖的飞舞着。

    一道道可怕的电蛇恍若游龙,在虚空咆哮,嘶吼。

    “啊——”

    惨厉的声音忽然传递而出,那古族女子白衣惨叫,身体一震之后,横飞而起,一下子倒飞了出来,冲上了虚空。

    她一身白色的纱裙早已经一片漆黑,浑身逸散出大片的烟雾,身上的血肉早已经干涸,全部被打穿,骨骼都变得焦黑一片。

    整个丹田,化作一片空洞,那可怕的黑烟,则不断的逸散出来。

    同时,她的整个身体,近乎于全部被打碎了,已经化作一片焦黑的齑粉。

    她惨呼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在半空之中忽然一震,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坠落了下来。

    “嘭——”

    她的身体摔落在了地面上,顿时四分五裂,化作一片枯骨。

    半截残破的白衣纱裙,早已经斑驳褴褛,不堪入目。

    古族女子白衣,死了。

    被一拳打死,成为了劫灰。

    那一刻,天地都显得沉寂了。

    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都显出了极为惊恐之色。

    这,是什么战力!

    这,是什么能力!

    这,又是什么底蕴底牌?

    是法宝?是圣器?还是自身的真正战力!

    没有人知道。

    但是所有在场的修士都知道,少年至尊周若辰,绝非浪得虚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