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那一名修士,是一名灰黑色长袍的耄耋老者。

    他身材瘦小,身体看起来颇为干枯,体内的气血仿佛早已经干涸。

    但是他容貌冷峻、严肃,一双鹰目十分有神,这和他浑身干枯、虚弱的气势完全不同。

    光看双眼,这绝不是一名普通的老者。

    这老修士,目光淡漠的看了身前的白衣少年一眼,随手朝着虚空一拍,顿时,五十块真丹魂石已经显化。

    那青铜色战甲男子目光微微凛然,却也二话不说,立刻躬身接过,躬身行礼,态度极为尊敬。

    “万化城。”

    老人声音沙哑,携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

    “好。”

    那青铜色战甲男子立刻答应,随即他立刻传讯了出去。

    片刻之后,老人向前踏出一步,身影没入到了那前方的光幕之中,一道炫彩的流光,包裹着老人,老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见到这一幕,那青铜色战甲男子这才释然了几分,如释重负。

    “肖护卫,那是何方高能,你竟是出了冷汗?你可是真丹境三重的天泣城核心护卫啊!”

    这时候,有一名红衣女子忍不住有些惊讶说道。

    “他?那是万化城万化祖地的一名护道者,实力深不可测。”

    名为‘肖护卫’的男子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什么,竟是他?!”

    那红衣女子吃了一惊,娇躯明显为之一抖。

    “嗯,可不就是他这位强大的护道者!只是,奇怪的是,他为何不直接使用阵盘传送,反而运用起此地的传送阵?”

    青铜色战甲男子似乎有些疑惑,却也没有深究,又道:“红莲师姐,你这是要回无极圣地吗?”

    “嗯,出门许久,再不会去,多半我那一方麾下又不宁静了。”

    那红衣女子说着,美目四顾,目光也扫过了周若辰和那先前的白衣少年,显然,她似乎也被那白衣少年的气魄所吸引,也被周若辰独特的气质所吸引。

    不过,她目光看向周若辰的时候,似乎隐约有些莫名的熟悉感,就彷佛,此人,略有所闻一般。

    “无极圣地。”

    肖护卫微微点头,然后朝着光幕之中直接传讯。

    光柱之地,有九大入口和出口,这里,只是其中之一,虽然往来修士众多,但没到虚丹境,是无法承受虚空阵法传送的力量的,所以能传送的,最低也是虚丹境界。

    而大多虚丹境之上的修士,都会有阵盘自主传送,只需在阵盘上记录契合的点,自行搭建传送阵台,便可传送。

    因而,在一些大型传送阵附近出现的修士,多半又是没什么来历的散修。

    也唯有散修之类的修士,才没什么底蕴,没有阵盘。

    可如如今这般,接二连三出现有来头的人物,是比较少见的。

    不然,区区肖护卫这真丹境三重的侍卫,哪怕是精英护卫,也是不敢太过于桀骜的。

    红衣女子‘红莲师姐’,此时转过身来,也立刻就要踏入那光阵范围。

    可,便在此时,虚空之中忽然射出一道流光,以极为可怕的速度,一举冲向了那传送阵所在之地。

    只要这一道流光先行进入了那传送阵的范围,这‘红莲’的传送资格,就会被别人窃取,她付出的‘五十块真丹魂石’的代价,就算是白废了。

    肖护卫此时目光也是微微一凛,立刻就要出手阻止。

    可,他要出手的时候,天地间,出现了一黑一白两道杀戮之光。

    杀戮之光恍若灭世的电弧,爆射出可怕的气息,笼罩了四方。

    这杀戮之光不仅笼罩了那之前的流光,更是笼罩了周若辰、红莲和那白衣少年、肖护卫,以及周若辰身后的诸多虚丹境的普通男女修士。

    此时,在这样的气息笼罩之中,即便是之前那白衣少年,此时脸色也都无比的凝重,无比的忌惮。

    “上古杀戮之光!”

    白衣少年沉声说道。

    他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为之一变,生出了极为忌惮之意。

    即便是那名为‘红莲’的女子,脸色也变得异常的冰冷和不忿了起来,但那不忿,也仅仅是不忿,像是敢怒不敢言一般。

    “噗嗤——”

    电弧杀出,笼罩四方,那之前的流光一震,释放出一片光幕,震散了这可怕的冲击。

    流光显化,一个浑身浴血的、只有不到五岁的小男孩,一身泥土、鲜血与灰尘夹杂,看起来极为狼狈。

    他浑身皮肤乌黑,却又沾染着血迹的暗红色,残破的衣服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小叫花子一样。

    他乌黑的头发上堆积满了各种脏污之物,看起来比鸟窝还乱一些。

    他的一条腿已经断了,双眼发红的瞪着虚空射来的两道杀戮之光,脸上显出了极为憎恨和恼怒之色。

    “两只狗,等大爷恢复了,一定破了你们古族的天脊之地,夺了其中的宝贝,叫你们欲哭无泪!”

    这少年凶残的说道,显然,是极为生气。

    只是,他说出的话,却格外的令人哭笑不得。

    “小杂种,今次若是让你再逃了,我们古族‘双衣’的脸,该往哪里放?!给我死!”

    两道光芒之中,一道光芒在虚空显化,然后坠落落地,化作一名黑‘衣青年。

    他怒声呵斥道。

    说着,他一声怒喝,一串金色的剑刃立刻显化,剑刃显化出一连串的杀机,闪烁出暗黑色的光芒,如绝世的杀戮利器,杀出了可怕的轨迹。

    其中,蕴含着道韵的光芒,也蕴含着一缕杀戮意志的力量。

    “嗤嗤——”

    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缕光芒,其中都蕴含着古老的杀戮力量,彷佛其中蕴含着不可一世的毁灭能量,令人不可撄锋。

    杀机如打穿了这一片虚空,让杀机笼罩着的诸多修士,全部脸色惨白,受不住这样的冲击,而立刻心神颤|抖,灵魂震荡,吐血连连。

    杀机未到,便已经有修士受创。

    周若辰和红莲、白袍少年全部被笼罩其中。

    红莲和白袍少年略微施展守护宝物,宝物逸散出青色或者蓝色的光晕,守护了自己,因而他们并未受创。

    但是,他们的脸色略显苍白。

    周若辰没有抵挡,那杀机,渐渐是杀戮意志,于他这般剑道通神的杀戮境界而言,只是沧海一粟而已,不值一提。

    他身体堪比真丹灵器,防御力惊人,这样的杀机,只要不是直接杀在他的身上最脆弱的、如双眼这样的部位上,就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周若辰没有抵挡,也没有回应。

    他仅仅是微微皱眉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毁灭的杀机爆发,肖护卫等人立刻退避三舍,不参与纷争。

    “破!”

    这时候,那叫花子一般的小男孩忽然出声,他的稚嫩的手忽然伸出,朝着虚空一抓,他手中立刻逸散出金色的如闪电一样的力量。

    力量如渊,显化出了古老而庞大的气息。金色的光芒在虚空冲天而起,化作一片金色的火海。

    火海咆哮,席卷而出,竟是瞬间粉碎了那杀戮利刃的杀机。

    “轰!”

    与此同时,惊天的爆响爆发而出,可怕的混乱气息冲击天地,震动八荒。

    整个古老的天泣城,都如发生了七级地震一样,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双方,都仅仅只是真丹境三重左右,但爆发出的战力,惊人得堪比真丹境七八重的可怕境界的全力拼斗一般。

    一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金色火焰焚烧如血,天地如笼罩在血光之中。

    血光之中,另外一道光芒显化炽烈的光柱,光柱惊人,在其中显化出了白衣身影。

    那是另外一名古族女子。

    和那名男子容貌近乎相同,名为‘白衣’,是这黑衣男子‘黑夜’的师姐,但也是孪生的亲姐姐。

    两人经常一起战斗,心有灵犀,战力惊人。

    此时,这白衣女子脸色冷厉,杀意惊人。

    她手中直接祭出一道如念珠一样的宝物,宝物发光,化作光团,忽然如焚烧着的烈阳,朝着那小男孩杀去。

    “不就是摸了你的奶吗?有必要这么发疯?再说,你们妄图夺取我涅槃血脉是真,就不允许我夺你们的宝物?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那小男孩嘟哝着,一边说着乱七八糟的话,一边无比凝重的应对。

    小男孩释放出金色火焰,与光团的碰撞达到了一种极致。

    “轰”

    顿时,虚空又是一震。

    周若辰身边,诸多修士立刻要被震飞出去,身体破裂而死去。

    但周若辰一道灵魂力量蔓延而出,消散了这种可怕的力量冲击。

    同时,帝气化龙吞天神术的手段,他微微施展,吸纳了一小部分的能量,以维持自身的能量平衡,让这一片天地的力量保持稳定。

    这时候,天地间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光芒能量炸裂开来,在这一片光芒古阵之地飞舞肆虐。

    恍若被粉碎的雨水四散而开,气势紊乱却惊人。

    周若辰简单出手,让他后的诸多修士全部动容,这些修士脱离了那战斗的区域之后,全部二话不说的朝着周若辰鞠躬行礼,随即立刻退避出数百米范围,不敢有所异动。

    “那少年,实力惊人,被卷入其中,只怕是不知是福是祸。”

    有修士担忧说道。

    “不必担心,他如此冷静,还有那一位白袍少年,似乎来历惊人,想来他们没有离开,绝不会吃亏。”

    又有一名女修士仔细分析说道。

    随即,她的目光带着尊敬和感激之意,看着周若辰。

    “古族,如此嚣狂,莫非当真是以为可以天下无敌不成?天泣城,简直已经成为古族肆意疯狂之地!”

    又有一名老者非常不忿,他实力不弱,足有真丹境一重,却也被这样的气势碾压,防备不及,吃了暗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