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拂面,轻柔和煦。

    天气正好。

    这一如周若辰此时的信念与心情。

    魂师的能力天赋,抑或者是邪尊剑附带加持的能力,让周若辰,恍若如鱼得水一般,拥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掌控感、自信感。

    就彷佛,他从来都没有如此自信过。

    周若辰看着蝶长月,蝶长月也在此时目光无比的真诚的看着周若辰。

    她有许多话不能说出,只能尽本身点到为止,因而,她表现出的目光,则极为真挚,只希望,周若辰莫要踏出这错误的一步——于她而言,如周若辰这般绝世少年至尊,踏入无极圣地,之十八|九,天赋会被践踏,能力,会被毁于一旦。

    一山不能容二虎,更遑论,那后宗延,绝非是一个可以容人之人。

    “长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辈修道者,修炼依然逃不出道心,逃不出撄锋的生命历程。若因畏惧而不迎难而上,这只是退缩不前。你所言,那少年神灵,必定非同凡响,心胸狭隘必定好勇斗狠、睚眦必报。可若是因此我周若辰畏惧了,我周若辰,便不是周若辰了。

    周若辰前行之路,所有阻碍,都会被剪除,被斩灭。

    一人,一剑,杀戮九重天。”

    周若辰淡然一笑,话语随意。

    却掷地有声。

    这话语之中每一个字,都和霸气无关。

    他的语气也没有居高临下,没有盛气凌人,甚至于是那么的温柔,温和而轻盈。

    但是这样的话语,在这样温柔而轻盈的语气里,却是霸气得,令人迷醉,令人心神皆为之吸引。

    哪怕是蝶长月,此时也不由美目泛出美丽的霞彩,晶莹美丽的双眸眸光异彩涟涟,闪烁着惊人的迷恋之意。

    不得不说,她,动心了。

    但,蝶长月依然是蝶长月。

    她轻声呼吸了一口气,微微颔首,面带一缕令人心动的红晕,柔声道:“倒是……长月魔障了,忘记了,修士本心,便是与天地撄锋,与岁月争雄,与天才磨砺。

    没有磨砺,不可成长。若辰,你之选择,长月不会再妄加干涉了,是长月愚昧、糊涂了。”

    蝶长月姿态放得很低。

    与周若辰交流之后,彷佛时时刻刻,周若辰都拥有着一股独特的魔力,让她可以顿悟到深邃的道,触碰到顿悟、明悟、悟道的机缘。

    与周若辰相比,她的劣势,已经可见一斑。

    少年至尊,果真,名不虚传!

    蝶长月心中赞叹,因而,也更加的迷恋周若辰。

    这种迷恋,也是喜欢,是好感,暂时,与感情并无关系。

    这种心态,因蝶长月的情绪波荡,周若辰有所感应。

    他心中生出更为莫名的自信,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拒绝体会那种被绝世奇女子心仪、喜欢的感觉。

    那会令人心中生出飘飘然的美妙体会,感触。

    周若辰并无历经这般情况,此时体会到,心情便莫名的变得更好了几分。

    但周若辰同样的很好的镇定了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太过失态。

    “长月,你的出发点本是好的,既然是好的,又有什么过错?每个人,对于道的认知,对于事物的看法,都不尽相同。”

    周若辰笑道。

    蝶长月闻言,也笑了。

    很开心。

    她的笑容,像是月牙儿一样美丽,出尘,令人迷醉。

    ……

    夜晚来临。

    古剑庭院也再次恢复了宁静。

    傍晚之后,蝶长月带着她的弟子古玉儿愉快的离去。

    古玉儿,也与周聆夜、春梅和秋竹极为依依不舍。

    熟悉之后,相互之间的感情进步迅速,近乎亲密无间,因而离去,便会不舍。

    但,世间之事,喧嚣之后,终究会落寞。

    周聆夜带着春梅、秋竹在浮月庭院苦修。

    周若辰,则在古剑庭院里,仰视星空,思索着前行之路。

    大周家族,他已经不担心。

    既然境界稳定了下来,道心已经铸成,各种负面的状态也已经剔除,那么,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不舍弃,就好好守护。

    守护,从最小的守护开始,一点点的变大,然后,踏上那永恒的祭天域的征途。

    星空,恍若一片荒寂而冰冷的宇宙,如碾压而来,在周若辰的双眸之中,逐渐沉寂。

    他的双眼,也一如这一片天地的星空那样深邃,深不可测。

    记忆,该封禁的,大多已经封禁,流淌出来的记忆,只有丝丝缕缕,但于周若辰而言,也已经足够。

    强大,有时候仅仅是一缕心念,也足以,足以重新祭炼立道之心,磨砺绝世的恢弘意志。

    “周若辰。”

    一个声音轻柔传来,带着复杂之意,敬佩、羡慕、欢喜与忐忑等各种情绪。

    一个人的声音里,若是充满了这诸多情绪,那她的心,便是敏|感而又多情的,也是复杂而充满愁绪的。

    这声音,来自于周聆夜。

    “你来了。之前,你不是在教导春梅秋竹吗?”

    周若辰微微笑道。

    他转过身来,漆黑而明亮的双眼,凝视着周聆夜。

    周聆夜不再自信,抑或者说,在周若辰的光芒下,她有着少女的羞涩,因而下意识的避开了周若辰明亮而深邃的双眼,俏脸立刻生出了两朵美丽的红晕。

    “她们,她们很开心。记忆之中,她们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因为大周家族,终于有了希望。希望,就是我们生命之中的力量源泉。”

    周聆夜柔声说道。

    她的声音里,依然激动,但也感慨,感激。

    那些复杂的情绪,在少女的心里流淌,但,也在周若辰的心中流淌。

    越是复杂的心情,在周若辰的能力天赋范围内,越是无所遁形。即便周若辰没有施展这样的能力,也依然可以轻易的洞悉。

    “嗯,她们之前背负太多,肩膀,却太稚嫩,所以活得很累,很迷茫,也很悲哀。那,本就不该属于她们。现在的她们,回归天性,真的很好。之后,等我踏入无极圣地,联姻事情解决,我会将你们招入无极圣地的。”

    “到时候,你们,便能与我一起修炼,相互之间,也可有个照应。”

    周若辰笑了笑,这么害羞的少女,让他生出呵护之心。

    这种心情,情不自禁。

    这毕竟,是一个很像是小九九的少女,而小九九,在周若辰心中的份量,至少,占据了一半以上。

    他,不愿这个像是小九九的少女,有半点儿‘心情郁结’,纵然,周若辰知道他这般想法,极有可能有些一厢情愿,但即便是一个简单的慰藉,又如何呢?

    周聆夜,本身,也依然是周家嫡系血脉,是他的父王的家族的血脉传承者之一,也终究并不是外人。

    “周若辰,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周聆夜娇羞的头立刻抬起,美丽的双眼闪烁着明亮晶莹的光泽,看着周若辰的时候,格外的激动,惊喜。

    能与周若辰一起修炼了?

    一起……

    修炼了?

    就像是忽然之间降临的幸福,忽然砸在了她的心中,让她的娇躯,都莫名的颤栗了一下。

    “看样子,你是不相信我了。”

    周若辰故作严肃、失望的说道。

    “不不不,我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周若辰,你,你在戏弄我呢!”

    周聆夜立刻解释,急切不已,但见到周若辰看似严肃却柔和温暖的目光,不由立刻醒悟。

    因而,她美丽的俏脸上,更多了几分娇艳的红晕儿。

    说话之间,不觉也亲昵了许多,带着几分撒娇之意。

    周若辰飒然一笑,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周聆夜的漆黑如瀑的头发,道:“好了,别像是个孩子一样,好好在家族呆些日子,专注修炼。不论是在何地,我既然承诺了守护,又怎会抛弃?”

    “而且,你……于我而言,意义,终究是有些不同的。”

    周若辰伸手抚|摸着周聆夜的头,像是抚|摸小九九一样。

    只是,他意识到的时候,也很自然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这般动作,让周聆夜心如鹿撞,有点儿芳心乱跳不知所措,却又似乎有所感应,觉得那并非是男女之情。

    很多时候,少女在这样的事情上,其实心中如明镜一般。

    但,更多的时候,哪怕是明白,却也依然会装作糊涂,一厢情愿。

    周聆夜,便是这样的少女。

    她并未想太多,生命之中,有太多身不由己,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能保持如今这般亲近,已经殊为不易。

    还能奢求更多吗?

    周若辰的话很温暖,周聆夜也很满足。

    她看到了周若辰的清澈目光,羞涩也逐渐散去了一些,心灵却更靠近了周若辰一些。

    “周若辰,那我在家族之中,等你回来,等你,带我去无极圣地。”

    周聆夜微微仰头,看着周若辰道。

    她不再回避周若辰的目光,因为周若辰的目光并不具备侵犯性,不仅温和迷人,而且百看不厌,令人心神安宁,灵魂安详。

    她愿长醉不复醒,沉迷在这样的美好而安详的目光里。

    “嗯,会的。短,则二十天左右,长,也不会超过四十天。”

    周若辰若有所思,判断说道。

    “好的。”

    周聆夜甜甜的答应着。

    “那,家族,便交给你了。”

    周若辰柔声道。

    “家族,一直都交给我了,不是吗?”

    周聆夜眨巴美丽的大眼睛,俏生生的说道。

    “是啊,家族,一直都交给你了。”

    周若辰感叹道,他话语里,充满了欣慰与赞扬。

    家族,交给周聆夜,他很放心,也很安心。

    明天,他将踏上全新的征程,踏上来到这世界之后,第一段修炼之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