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枯镇只是一个小地方。

    天泣城虽然是一座巨无霸的城池,但是在拥有百余城池组合而成的大府之中,也依然黯然无光。

    但这个声音,不仅仅是冲出了天枯镇、天泣城,更是冲出了天兆府。

    这是一个如绝世神灵的声音,古老、厚重,神秘,强横。

    那个声音响彻之后,又消失了,沉寂了。

    再没有任何气息呈现,没有任何道韵显化。

    许多不知情的修士,也因为这样的苍古神音,而开始了解内幕,也因而开始知道,在天兆府天泣城天枯镇之中的大周家族里,出现了一位‘少年至尊’,他创立了自我的道,剑道通神,奥义通天。

    如果说,之前,少年至尊的名头还不够响亮,那么这一次之后,少年至尊的名头,就是真正的名动天下了。

    消息传出,各大古城、古地,一片哗然。

    因修士之间,可以通过灵魂印记传讯,只要是在同样的规则领域之中,传讯,就不会被隔断。只要没有屏蔽天机,传讯,就不会被干扰。

    如此,如这样火爆的消息,自然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传得沸沸扬扬。

    一时间,原本轻视大周家族的家族、宗门,全部开始改变了态度。

    原本在一些小宗门之中,备受歧视的周家弟子们,也开始受到了额外的照顾和优待。

    核心弟子、真传弟子,也立刻拥有了他们的资格。

    ……

    周若辰看着那声音传出的地方,心中生出了莫名之意。

    那声音,源自于虚空,又彷佛源自于空寂的剑元池祖地。

    那个地方,还有谁,还会有谁拥有这样的声音?

    那声音,有些像是周碧月,但,周碧月已经濒死,状态奇差。

    更遑论,周碧月,哪怕是全盛时期,也绝不会有这么强大。

    周若辰终究是没有深究,只要大周家族,还拥有底蕴,那就够了。

    周若辰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的父亲,也多次曾如此提及。

    但,他更是知道,若是在林中不敢秀于林,那么在今后,也必定没有胆量和魄力迎接挑战。

    他,如今绝不会藏拙,若是如今都承受不住考验,接受不了强者的刺杀、迫害,打压、摧残,又何谈以后?

    “这是……”

    蝶长月震惊,花容失色,目光显出了敬畏之色。

    就像是凡人遭遇了神灵一样,生出了这样的表情。

    她的话语虔诚,言喻恭敬而谦卑。

    “这是大周家族守护底蕴的一位老人,一位护道者,从不出世——若是大周家族不灭亡的话。”

    周若辰平静的说道。

    他的话,有很多的余地,但,也一定就是事实。

    若是这老人出世,他如此之强,随意培养,都会有弟子踏入武魂天命的领域,堪比一些圣地分部领地的一方雄主。

    “原来如此,现在,我才觉得,我的决定,是何其正确。”

    蝶长月怅然叹息,随即,她歉意的看了周若辰一眼,道:“若辰,那九剑宗宗主,曾与我是师姐弟,他是我的九师弟,也是师尊的小师弟。师尊,是早已经隐匿多年的一方雄主鹤道人。他秉性不坏,这件事,我必须要通知他。”

    “但,我又不想背着你做这件事,所以,我……提前告诉你。若是你不愿,我只能在离开此地之后,再行通告他了。”

    “自古,忠义两难全,以前不觉得,如今,忽然便能体悟了。”

    蝶长月声音充满了歉意。

    “长月,你即便不说,如今,怕是也已经有人通知他了。古族圣地既然对大周家族动手了,这后续的事情,已经,无法避免了。道义上,我理解你也支持你的做法。当然,我也完全不介意你告诉他事实和大周家族的底蕴。

    周家人,又怎会惧怕敌人知晓了周家的底蕴呢?”

    周若辰不以为意。

    不在乎。

    真的不在乎。

    经不住摧残的,就守不住繁华。就像是一朝暴富之人最终必定贫穷一样。

    “你……”蝶长月无比感叹,随即也没有隐瞒周若辰,传讯给了九剑宗宗主古纤道,但,她仅仅只是提及,已经确定大周家族,拥有绝世神灵般的人物,做任何决定,一定要慎重再慎重。之后,她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该做的,已经仁至义尽。

    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今她在归蝶圣地,古纤道在古族圣地麾下九剑宗。

    两人,本已经分道扬镳,过去的情分,也算是已经用完。

    蝶长月传讯完毕之后,她脸上依然多了歉意之色,却也无比唏嘘,道:“若辰,你的确是胸襟广阔,心怀天地。一如你的体悟那样,当真惊世。我之前,当真依然还是小看了你。”

    周若辰闻言,飒然一笑,道:“长月,别再夸我了,我会骄傲的。”

    他这话,让因之前的一幕,再次汇聚而来的春梅秋竹、古玉儿和周聆夜,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来。

    周若辰,就是那么的温暖人心,却又令人愉悦,令人喜欢。

    便是说出的话语,都显得那么的充满了气势,有着别具一格的魅力和气质。

    “不是夸,而是事实。若辰,你既然有如此好的天赋,之后,可有打算,前往何地?你这样的天赋,已经可以放弃一些普通的宗门圣地,选择上古、远古甚至于是太古的宗门圣地了。

    越是古老的宗门圣地,越是拥有极致的传承于资源,拥有着极好的待遇,这,可以让你前行之路,更加顺利。”

    蝶长月,已经生出了招揽之心。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绝世天才,即便是归蝶圣地从来不招男弟子,也一定可以破格的。

    这样的天才,没有任何宗门可以拒绝,也没有任何宗门会拒绝!

    “打算,自然是有的。我会在家族之中待几天之后,便前往无极圣地,找寻一些失落的传承,开启失落的天赋。”

    周若辰说道。

    “无极圣地?”

    蝶长月微微诧异,随即她莫名的看了周聆夜一眼,道:“若辰,若是周聆夜联姻的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那完全不是问题,你如今,就有这个资格,有这个面子。当然,或者我出面帮你,也是一样,举手之劳而已。”

    周若辰道:“长月,你的意思是,无极圣地,有问题?”

    “明人不说暗语,背后说其余圣地的坏话,也的确不是我之秉性。但,既然我们相谈甚欢,彼此交心,那有些话,我觉得,于道义上,我还是应该要提醒你一下的。”

    蝶长月迟疑了片刻,略微犹豫,说道。

    这种情况,倒是和之前蝶长月面对周家的情况而想和九剑宗宗主古纤道传讯一样。

    这,或许就是真正的忠义。

    “长月,请指教。”

    周若辰不会轻视敌人,因而,立刻神色凝重了起来。

    “无极圣地如今,规矩朝令夕改,其因一名独特的天才,而太过于放纵,已经到了宗门上下积怨的程度了。只可惜,那些弟子们,大多因地域、环境以及家族等因素,无法脱离无极圣地,反出宗门,便只能各种胡来了。

    宗门欺上瞒下、弟子们飞扬跋扈、虚浮狂躁、好大喜功,勾心斗角……那样的地方,已经完全成为了一方混乱之地。

    各种暴乱、反叛、阴谋、背叛等事情,层出不穷。”

    “乾坤无极,那无尽古老的传承,因此而彻底被蒙羞。乾坤圣地,因此一怒封山,与无极圣地彻底撇清关系。”

    “无极圣地,也只因那名独特的天才想鲸吞大周家族的战魂剑道,才说什么与周聆夜联姻,这其中,古族出力,未尝不是联系起来的一个整体的陷阱圈套。”

    “当然,这,那名天才的想法,仅仅是我个人的推断臆测……但,却不失为一个考虑的方向。”

    蝶长月若有所思,说出了一些心里话。

    那名少年神灵,她不仅见过,还接触过。

    对方,甚至于也因此而对她念念不忘,但归蝶圣地如今本就远远强过无极圣地,蝶长月,更是在武道真丹领域,踏出了非常遥远的距离。她的境界,目前,至少目前是需要那少年神灵仰望的!

    所以,那少年,也不敢对她如何。

    可,正因为了解,接触过,蝶长月对此人感官极差。

    和周若辰相比,那少年神灵,的确是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周若辰前往此地,周若辰的能力蝶长月不担心,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周若辰才刚刚崛起,而那少年神灵,孤高桀骜,小人之心,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这般,周若辰前往无极圣地,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这些,蝶长月没有全部说。

    但她心中,已经这么想。

    她不可能将别人的人品完全说出,这就是背后非议的言论大忌了。

    一些话,她只能点到而止,这是修士的品行的一种自我约束和体现。

    但周若辰不在乎,也不会有什么顾虑的。

    蝶长月如此思考,甚至于表现出了情绪,他要察觉到,便自然完全不是问题。正是如此,周若辰不仅了解了这少年神灵,知道了他其实名为‘后宗延’,还知晓此人各种可耻的行径。

    周若辰早已经发现,他魂气逸散出、笼罩的范围里,似乎任何生命体的心思,只要情绪波动比较明显,他就可以感知他人的心理活动的情况。

    可此时,清晰的感应到了蝶长月的这份心思,以及她记忆之中的那个小人的丑恶嘴脸的行径,周若辰也不由心中凛然。

    这,有可能是这个世间的‘魂师’的天赋能力,有可能是他自己的天赋,也,极有可能是立道蜕变之后带来的能力,或者,是邪尊剑碎片附带的能力。

    可,不论是哪一种,那都是一种无比绝世的能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