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

    古玉儿立刻羞涩了起来,芳心也是一阵怦然乱跳。

    她羞涩的声音,和扭捏的模样儿,倒是很令人赏心悦目。

    “哼!”

    但这时候,丫鬟春梅,却心中不舒服了。

    如今,大小姐还没能和大少爷亲近几分呢,这狐媚子,就蹬鼻子上脸了,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轻哼一声,气呼呼的将头偏向一边。

    其实,明明是周若辰的话语挑起来的事儿,但她却没想过周若辰的不是,反而觉得是古玉儿天生狐媚的性子导致。

    这般,却也是令人哭笑不得了。

    周若辰的魂气韵意逸散四方,这魂气的气韵,是无色无形的,他人似乎都感知不到,但周若辰自己,却可以通过这些,感知到身边人的情绪变化。

    他还处于立道、悟道的收尾阶段,因而春梅这丫头的心思,立刻便被捕捉到了。

    也因而,周若辰心中苦笑不已。

    她们,都不懂。

    不懂,他曾经的妹妹,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动人,多么的令人怜惜。

    “若辰师兄,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古玉儿下意识的看了春梅一眼,然后收敛了几分羞涩和惭愧之意,解释说道。

    随后,古玉儿才将她当年落魄,然后被古箫言带上九剑宗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随后,九剑宗接到了古族的谕令,要夺取战魂剑道,她其实也是并不赞同的,但是古箫言却很热心这件事。

    在九剑宗,她没有其余的什么朋友,所以论道和交流,都是和古箫言一起的,古箫言被周若辰杀死,那一刻,她真的很愤怒,很想杀死周若辰,但是后来,她便也渐渐的平静了。

    古玉儿才发现,她没有她想的那么悲伤难过,那些愤怒和恐惧,仅仅,只是源自于对古箫洪的恐惧而已。

    当即,古玉儿也没有迟疑,将自己被古箫洪以冥光长弓抽了脸,甚至于差点儿侵犯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事情,立刻吸引了周聆夜、春梅和秋竹三名少女的同仇敌忾之心。

    之前还心中暗骂古玉儿是狐媚子的春梅,此时更是最为愤怒。

    “该死的古箫洪,别让我遇到!我强大起来,要狠狠的折磨这古箫洪这个禽|兽、变|态!”

    春梅气得脸都红了,呼哧呼哧的喘着气,酥|胸起伏。

    那一脸‘彪悍’的模样,搭配着小姑娘这个身形儿,的确是令人忍俊不禁。

    “不错,这古箫洪,简直是疯子,如此凶残狠辣,笑里藏刀,一定要早些杀死!不然,我们大周家族,只怕是不得安宁!”

    秋竹也沉吟着说道。

    她倒是性子炽烈,却很安静。

    周聆夜之前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她也只是轻声叹息了一声,怅然道:“古玉儿师姐和我们并无仇怨,如今既然脱离了古族宗门,又亲自道歉,这件事我们自然不会再计较了。之前,算是周聆夜误解古玉儿师姐了。”

    “没事的,不过既然误会解开了,我也就放心了。我也不想刚刚拜师,就为师傅招惹下这样的天大的麻烦。”

    “而且将心比心,是非对错,其实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也可以判断出来的。以前的我,终究是没有考虑太多,仅仅只是想着修炼,强大,然后跟着古箫言师兄一起修炼,一起交流而已。”

    古玉儿想起过去,也不由唏嘘感叹了一声。

    “还好的是,你自己洁身自好,没有和那古箫言有感情上的纠缠,不然的话,如今……”

    长月仙子松了口气,以玩笑一般的语气说道。

    这话,就略微有些露骨了。

    不过,这话,其实不仅是长月仙子松了口气,如古玉儿自己,也是颇为感慨的。

    如春梅周聆夜三人,则因为古玉儿从一个敌人,变成了‘受害者’,因而也同样的松了口气。

    如古玉儿这样的娇美人儿,就是要被非礼,那也只能是被自己家的大少爷非礼的,怎么能让那该死的古箫洪得逞呢!

    春梅心中想到。

    她却没想过,先前是谁心中愤愤然的骂着别人是狐媚子的。

    ……

    气氛很好。

    长月仙子没有架子,这不仅是看在周若辰的面子上,实际上,她本身对大周家族感官就不差。

    她和离家的离苍澜关系莫逆,与离家的苍月仙子关系更是匪浅。离家,与大周家族的渊源,从先祖的太古时代,就已经有延续。

    大周家族看似没有底蕴,却处处都是底蕴。

    不了解太古时代的历史的人,才会觉得,大周家族要垮了。

    长月仙子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和周若辰一起论道。

    两人交流,古玉儿和周聆夜等人都听不懂。周聆夜和古玉儿、春梅秋竹四人,都在虚丹境的境界,因而四名少女从陌生,也开始熟悉,然后开始交流讨论、甚至于开始比试了起来。

    她们回到了浮月庭院,那里,不时传来如银铃般的欢声笑语,这欢声笑语,是大周家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

    而周若辰,则手持‘天邪剑’,与长月仙子交流着剑道的理论。

    “你的剑道,已经剑心通明,剑道通神了啊!简直是,无法想象。周若辰公子,不,周若辰师兄,不久以后,你必定是师兄了!”

    见到周若辰随意施展剑意剑心,汇聚剑灵,虽然没有释放境界,但是那战力,完全超脱了极限,这,实在是太过于惊人。

    周若辰的天赋,就像是一团烈阳,太过于刺眼了。

    饶是以长月仙子的心境,竟是也无法保持镇定,不时捂住嘴儿,惊呼不已。

    “长月仙子说笑了。这只是一份感悟吧,毕竟,我沉睡了十六年,血脉传承已经很强,若是再弱了,就是丢了先祖的脸面了。”

    周若辰微微一笑,说道。

    “也对。不过,以后你也别喊我‘长月仙子’了,我名为‘蝶长月’,你称呼我为‘长月师妹’,或者是‘长月’即可。”

    蝶长月深以为然,同时语气无比真诚说道。

    “那,便称呼你为‘长月’吧,你称呼我‘若辰’即可。”

    周若辰体会到了蝶长月的诚意,也感受到,对方对他,的确是颇有好感。

    当然,蝶长月年龄的确也不大,而他周若辰,血脉天赋乃是他父亲的最直接的血脉传承,那是极致的魅力的关键因素,如今虽然呈现不过亿万分之一不到的分毫,但也依然惊人,吸引人心。

    他的父王,是曾经最绝世的王者,一代邪尊境的大帝。而母后,则是曾经的万界奇女子,是幽冥种族之中最无上、最神秘、也最美丽的女子!

    如此,他的崛起,完全应该是理所当然,而这样的血脉后代,嫡系传承,也不会有太多人在第一次见面,会对他感官太差。

    这不是自信,也是源自于血脉的呈现!就像是没有人会怀疑烈阳释放出的光芒会不够明亮一样!

    “嗯,这样便好。”

    蝶长月温柔一笑,双眸格外美丽,也格外明亮。她目光凝视着周若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片刻之后,她略微疑惑,道:“若辰,你的境界,怎么才……虚丹境三重?是在藏拙,还是隐匿了境界?”

    周若辰闻言,倒是没有隐瞒,道:“这是真实境界啊,不过于我而言,境界,其实并不重要。境界,只是一种能力、一种道的能力的一个证明,但并不是说,没有这个证明,我们就不懂道,不能创道,不能立道了。”

    周若辰说道。

    蝶长月疑惑了,因为她已经开始跟不上,听不懂周若辰说的道理。

    这,未免有些可怕。

    这,代表了,她的水平,很可能,已经开始落后周若辰了。

    这时候若是落后了周若辰,以后两人再处于同一个水准的可能性,就完全为零。

    周若辰的成长速度,那一定是会秒杀她的成长速度的,这,毫无疑问。

    “那……你对于剑道的领悟,也基于这样的理论,和认知吗?”

    蝶长月吃了一惊,随即下意识的询问道。

    “剑道?其实依然差不多。长月,你该明白,任何道,都是人心,都是意念的显化。那么剑道也是道,也是人心。”

    “有心,剑道就是剑心。有灵,剑道就可以通灵,成就剑灵。有魂,剑道就可以入魂,化魂,凝魂,破魂,乃至于杀魂。”

    “所以,剑心通明,是指剑心如人心,剑心与人心无比契合。剑道通神,只指剑道如神魂一样,可以共通,可以共鸣。但,我手中的剑,是我手中的一部分的话,剑就是我,我就是剑。那么我的心就是剑心,我的意就是剑意。我的灵就是剑灵,我的魂,就是剑魂!”

    “那么,我的胆魄,就是剑魄,我的生命,就是剑的生命。”

    “如此,境界,战力,有什么用呢?那只是衡量的数量,标准。当然,这是后续,基础的规则,还是要遵从的,立道不是直接立道,而是在原本的悟道的基础上,顿悟,通透,然后累积,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立道者,往往是真正的悟道者,比之一般的悟道者,还要领悟得更加深刻!”

    “就像是我没打算学大周家族的传承至道战魂剑道,但是我不仅学了,还学得无比的专注。我学,不是为了学,而是为了累积。只有了解,才可以超越。只有深入,才可以浅出。只有入世,才可以出世。也只有相信宿命,才可以征战宿命,逆转天命。”

    周若辰话语很轻,却说出了他对于道的全新理解。

    他的话,不仅震惊了蝶长月。

    便是那三名护道者,便是那周碧月,都完全的被震惊了。

    被彻底的震撼了。

    此时,便是隔壁不远处的欢声笑语,都停顿了下来,都被这样的一句很轻,却如雷鸣道音一样的话,所彻底震撼。

    这是道音,这是醍醐灌顶的声音,也是真正的天道规则一般的法则!

    这,给人以心灵的震撼,灵魂的洗礼,天道上的加持和守护。

    让人,一步看清了前方的黑暗,看清了修道上的荆棘和坎坷,知道了前行的路,该怎么去走!

    许久之后,一声声音感叹道:“不愧是少年至尊,不愧是剑道通神的水准,大周家族,终不会没落!”

    那声音,惊天动地,响彻云霄,经久不息!

    那声音,来自于大周家族,像是来自于太古时代的声音,彷佛穿透了时间和空间而来。

    那声音,再次震惊了天地,然后,所有修士才发现,大周家族之中,竟是还有如此充满了神灵气息的声音!

    那,必定是一尊远古的强者,沉睡到了现在,然后被少年至尊的剑道通神理论,所彻底的震惊苏醒,因而发出了如此感叹!

    大周家族,真的是孱弱的家族吗?

    过去,很多人都这么看。

    如今,却已经无人这么看,因为光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有着足够的力量,一念毁灭一座城池!

    当然,在天枯镇之外,在天泣城之外,于那些不知真相的修士们、那些没有历经这一幕和前一幕的修士们的眼中,或许会依然认定,大周家族要完蛋了,要没落了!

    可在知情|人的眼中,这样的家族,若是要没落了的话,那么,就让他们的家族,也都这样的‘没落’吧!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