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才十五岁而已,还小。也是为了大周家族着想,我又怎么会怪你们呢?若不是你们的呵斥和责怪,如今,大少爷我,还苏醒不了呢!”

    周若辰走近春梅和秋竹,伸手抚|摸了一下两人的头部,像是一个长辈,抚|摸着晚辈一样,充满了慈爱之意。

    当然,因为是少年心态,这般举动做出,周若辰也略微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抛却过去的部分习惯。

    春梅和秋竹心中温暖,感动得都要哭了。

    “大少爷,你真好!”

    春梅和秋竹几乎忍不住想投身周若辰的怀抱,却又因为少女的矜持和羞涩,没有这样的勇气。

    周若辰微微一笑,道:“你们为了大周家族,也吃苦受累了,之后,大周家族的事情,交给大少爷好了,大少爷保证,那什么古族圣地的族人,真敢来犯,来多少,死多少!”

    这一次,周若辰话语依然很轻,依然很平静,甚至于因为是和春梅秋竹说话,声音还很温柔。

    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包括非常遥远地方的那些御剑飞过的修士们,都浑身发冷,如坠冰窟。

    没有任何人敢小觑这个少年如今的这句话的力量。

    这是一位即将崛起的少年至尊,将来,这个小地方,甚至于是更大的大城、大府,都必定无人能与之撄锋。

    如今,初步觉醒,都可以以剑道之力,打穿天地,虽然这或许有借助于天道之力,但这其中表现出来的绝世妖孽能力、造诣,显然是震惊万古的!

    而这打破天地的剑道,这惊世的场景,少年血脉觉醒而引动天道显化神性之力的道则霞光的可怕异象事迹,也在此时,如风暴一样的传扬而出,席卷天下。

    顿时,整个天枯镇、整个天泣城麾下的百余古镇,甚至于是整个天兆府的百余个大城之中,都开始流传着关于少年周若辰初步觉醒、剑道通神破碎天穹的可怕事迹。

    一时间,周若辰,名动各大领地,震惊天下!

    帝血传承者,少年至尊的名头,立刻响彻这一片莽荒之地!

    ……

    “大少爷。”

    春梅和秋竹,两名少女眼中含泪,俏丽的脸蛋儿白里透红,感动,激动,也觉得全所未有的值得。

    是的,所有受过的苦,所有遭过的罪,有了如今这样的理解,有了大少爷如此情真意切的呵护与安慰,那,便是现在立刻死去,也都值得了。

    少女的心,很是敏|感,也很是多情。

    一旦被真正的感动,深入心灵,她们便是在骨子里,在灵魂深处,都会感恩,都会永远牢记。

    “好了,有客人来了,别让人看了笑话。”

    周若辰伸手,轻轻的擦拭掉两名少女眼角的泪水,这般亲昵举动,让两名杏黄|色纱裙的少女,都无比的羞涩难耐。

    但是,她们偷偷的观看周若辰的时候,才发现,他俊逸如闪烁着星辉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温暖与呵护之色,目光又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真诚。

    这样的大少爷,忽然之间,就从地上,飞升到了天上,便如神灵一样,让她们迷恋,让她们崇拜。

    少女火热的心,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周若辰轻轻的擦拭掉春梅和秋竹眼角的泪珠儿,那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小九九,那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小妹妹。

    其余兄弟姐妹,都在祭天域各大远古秘境之中历练,只有他和小九九,最为悠闲。

    可最终,小九九第一次前往祭天域深处的域海历练,便随着祭天域永远寂灭,消失。

    他擦拭泪水的时候,有那么一刻,彷佛看到了妹妹小九九的淘气、委屈又可爱的挂着泪珠儿的脸庞,因而那一刻,他说出的话,才格外的温暖。

    但,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刹那。

    周若辰收敛心情,有些原本遗忘的记忆,又恢复了一丝,功法、悟道以及涉及生死的记忆,终究是被封禁了,那是一片记忆的空白。

    除此之外,生活上的记忆,都还是存在的,而且还会随着他对于各种功法的理解、领悟,而逐渐苏醒更多的生活记忆。

    周若辰在祭天域活了十六年,似乎只有十六岁。

    但,那仅仅只是一个计算的方式。

    在他父亲的真虚天禁之中,一个呼吸,可以是一个轮回,他曾经,就在其中的一个真虚之中,历经了一次现代社会的人生。

    那是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

    那些生活的记忆,是都存在的。

    那,也是他父亲教导他们的一种方式。

    可惜,那些,终究成为了遥远的回忆。

    “小九九,你……在哪里?是否,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哥哥……很想你。”

    周若辰心中喃喃自语。

    有一刹那,他眼眸深处显出了沧桑之色,却又很快流逝而去。

    “仙子大驾光临,大周家族周若辰,有失远迎。”

    周若辰收敛繁杂的思绪,目光看向远方,随即微微抱拳,态度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个时候,周若辰身边,周聆夜、春梅和秋竹,则都目光诧异的看向了周若辰。

    原本,春梅和秋竹还想说些什么话儿,以和周若辰亲近几分,这般,她们也立刻不好意思说了。

    这是有人来了,若是让人听见,那该是多么羞人的事儿呀。

    “周若辰……周公子,少年至尊,立道创道,显化神性的道韵……当真是年少不凡,天赋惊人啊!”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无比清悦的感叹声,接着,一名紫衣纱裙女子,携带着一名浅绿色纱裙的少女,脚踏深紫色魂气之云,从远方飞行而来。

    但,她们在靠近大周家族的范围上空的时候,很自然的降落了下来,然后低空飞行而来。

    这方面,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

    她的话语说完,人,便已经来到了周若辰所在的庭院之内。

    大周家族人丁稀薄,如今这般场景的萧索,立刻呈现了出来。

    “仙子谬赞了,仙子前来,想来,应该不是为了大周家族的传承而来的了。”

    周若辰微微笑道。

    周若辰身边,周聆夜、春梅和秋竹三名少女,此时已经再次激动了起来。

    因为,这紫衣纱裙的美丽女子,是在天枯镇乃至于天泣城名气极为庞大的长月仙子。

    那是真正的高高在上的圣女级的仙子!那也是归蝶圣地这种古老的圣地里的真正天之骄女!

    如今,却来到了大周家族,而且,说话还无比客气。

    不论是周聆夜,还是春梅秋竹,其实她们都将归蝶圣地的长月仙子、正统传承至道的传道人苍月仙子等人,视为真正的偶像,一直也在朝着那样的方向努力。

    如今,忽然看到,心中的激动,已经难以压抑。

    周聆夜还能保持镇定,春梅和秋竹两名丫鬟,则是已经完全恍若如梦一般,有些懵懵懂懂了起来。

    “当然不是。不仅不是,这次,我蝶长月这一次,带着弟子古玉儿,是来赔礼道歉的。之前小徒孟浪无知,放出了一些不良之言,还请周若辰周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紫衣女子蝶长月说完,随即深深的鞠躬一次,态度无比真诚。

    周若辰倒是没有阻止,反而坦然的接受了。

    这不是拿捏架子,而是他知道,对方是真的有心道歉。

    以周若辰如今的灵魂底蕴而言,在这样的场景里,对方是否真心,是逃不出他的能力感应的。

    周若辰承受了,等蝶长月鞠躬之后,他才回了一个抱拳之礼,并微微躬身行礼,道:“长月仙子此次,为了你身边的这位女弟子的事情而来,足显诚意,周若辰也并不是不懂是非之人。虽然之前略微有些不满,但既然诚意到了,在没有什么损失的情况下,这件事,便就此揭过好了。”

    周若辰说着,目光看向了蝶长月身边的古玉儿,微微笑道:“古玉儿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古玉儿闻言,俏脸微微一红,脸上显出颇为不好意思之色,惭愧道:“若辰师兄,那么……那么黑,你都看清了。”

    “嗯,古玉儿你如此美丽,即便是黑暗,也遮蔽不了你的容颜。周若辰不仅看清了,而且还听清了呢。”

    周若辰见古玉儿羞涩而惭愧的模样,颇为有点儿意思,忍不住打趣道。

    他在祭天域的时候,最喜欢的,也是和妹妹小九九一起,然后如此打趣妹妹。

    这,只是习惯性的举动,却不想,近乎于没有思考,就对一个外人说出了。

    轻浮?

    放浪形骸?

    或者是不自重?

    大抵上,也只有周若辰自己知晓原因。

    说出之后,周若辰才知道,人族之人,有时候,会热血上涌,忽然作出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出冲动的话,作出冲动的事情,下达冲动的决定等等。

    感情用事。

    这就是人族的性情,人族的特征。

    这,应该很尴尬,但周若辰话语随意,态度淡然,目光清澈,气质温暖如阳光普照、和风拂面,所以,也并不真的令人觉得轻浮。

    他本就是少年。

    少年热血,年少气盛。

    况且,他的语气,也仅仅只是亲切、玩闹的语气。

    这样的语气,其实是很切近人的心灵的。

    古玉儿没有尴尬,没有羞涩,反而忽然心中不由一暖,那份惭愧,竟是去了大半。

    “这人,没个正经,却是,真的挺好的。”

    古玉儿心中生出这般想法来。

    “觉得我弟子出色,那你们以后,要多多亲近呀。周若辰公子,我看好你们哟。”

    长月仙子笑了。

    周若辰没有想象的那么难相处,但她知道,那是她放下了颜面和尊严前来主动道歉的原因,也是古玉儿并没有亲自动手伤过任何一名周家人的原因。

    不然,周若辰这样的‘少年至尊’,绝不会那么好说话的。

    能成为少年至尊的,即便是一个称号,从来没有出过废物,那每一位,都是真惊天地的绝世人物。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