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无尽的能量轰炸而下,乱流肆意,天地如要崩灭,大地震荡,惊天动地,日月无光。

    虚空之门消失了,天地乱流也消失了。

    四周的精灵符文,全部消失了。

    周若辰,却衣袂飘飘,站立虚空,举止随意。

    “嘶——”

    古箫洪浑身发冷,如被一盆冷水泼在了身上,一个哆嗦之中,立刻爆发出比来的时候的速度快了十倍以上的速度、连滚带爬的落荒而逃!

    那,已经不是人力的力量!

    那是圣主级强者也释放不出的力量!

    一剑,杀穿天地,毁灭天河,这不是人,这是神!

    虽然,这一定是借助了什么东西的力量,但是这样的力量,谁能阻挡?

    这片天地,只怕,已经无人能与之撄锋!

    什么仇恨,什么愤怒,什么不甘,那一刹那,都消失了。

    古箫洪甚至于已经吓得虚丹都差点儿破裂。

    仅仅是这样的一幕,足以成为古箫洪,乃至于很多修士心中的极致噩梦。

    “这……这是神灵的力量吧!”

    九剑宗宗主声音发冷,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而那长约仙子,秀眉蹙起,脸色极为凝重。

    “师傅……”

    那古玉儿此时也是娇躯发冷,哆嗦得厉害。

    她是真的吓惨了。

    这周若辰,怎会如此逆天,如此可怕!

    这是神灵再世吧?

    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强!

    “玉儿,随师傅,去道歉吧。从此,我们,与古族脱离关系,‘九师弟’,以后,古族若是针对大周家族,你莫要再参与了。大周家族,比想象的,更加可怕。”

    长月仙子深吸一口气,稳住悸动的心,叹息说道。

    “是,师傅。”

    古玉儿立刻恭敬的说道。

    “是,长月仙子。”

    九剑宗宗主,那之前无比俊逸潇洒的男子,顿时立刻答应道。

    即便是长月仙子不说,他也会这样选择。

    他也相信,任何只要看到了这一幕的修士,都绝不会再对周家有想法了。

    基于这般想法,九剑宗宗主觉得,他有必要,将这件事,反馈到古族圣地的总部去,毕竟,抢夺大周家族的传承功法《战魂剑道》,这本身,便是古族圣地总部的意思,九剑宗,仅仅只是接受了这个命令,在按照命令行事而已。

    当即,九剑宗宗主立刻打开了灵魂印记,然后开启了灵魂传讯。

    只不过,灵魂印记上,对应的熟悉的师兄弟们的灵魂印记,大多都是灰暗的,这说明,他们,都并不在眼下的这片区域。

    至少,不在古城的范围之内。

    收回灵魂印记,九剑宗宗主看了长月仙子一眼,道:“长月仙子,你可以去道歉,与大周家族的事情撇清关系,毕竟当初这件事你也是完全不赞同的,这一点上,古族也绝不会为难你。但我却不能先做这件事,况且古族麾下九剑宗虽然没有真正的动手过,但是却也多次挑衅,甚至于抓住一些小矛盾,故意斩杀过数名弟子,妄图从他们身上弄出战魂剑道,这件事,也不可能和解了。

    我若是去道歉了,就是给古族丢人现眼,上面,是绝不会原谅的。一切,等我请示之后,才有定论。

    但可以肯定,短时间,我们是不会对大周家族动手的了。”

    九剑宗宗主轻叹一声,说道。

    长月仙子大体上也已经判断出,九剑宗宗主应该是在灵魂传讯上,受到了阻碍。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那些顽固分子眼红心黑,早已经利益熏心,看不清形势了。

    而若非是亲见,长月仙子自己也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所以,将心比心,长月仙子其实不觉得九剑宗宗主能有多大的魄力和能耐,办好这件事。

    这件事,多半,还会招惹更多的麻烦,而如今,周若辰既然已经苏醒了血脉之力,除非是以极致的力量将其击毙,不然,那将会为古族圣地,招惹到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长月仙子尽管理解错误,但是她的决断和判断,却绝不会错。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她才非常果断的和古族圣地的这次行动撇清关系,毕竟她和古族圣地的圣主只是有些交情,但也仅仅是普通的交情而已。

    这次,她来到九剑宗,仅仅是因为,她受人所托,前来招收两名弟子而已。

    第一名,正是古玉儿,而第二名,目前,暂时并未找寻到。

    如今,长月仙子即便是直接带走古玉儿,以后一旦古族圣地和大周家族真正开战,也并不会波及到她们,但古玉儿,毕竟在之前一天,踏入了大周家族的领地,并放出过狠话。

    长月仙子考虑着,随即回应道:“如此,那我们后会有期吧。九师弟,你也多多保重。另外一名为‘古紫悦’的弟子,也已经被看上了,她若历练归来,你让她前往‘彩翼山归蝶圣地’,来找我吧。实话实说,不论是收古玉儿还是古紫悦为徒,其实不是我心血来潮想收徒,而是,受人所托。”

    “那人,其实,你也认识的,是离家一个很悲惨的人。”

    长月仙子略微迟疑,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九剑宗宗主吃了一惊,道:“他……他不是已经废了吗,已经再无崛起的机会,而且,他当初,差点儿斩杀了你,你为何,为何还要帮他?”

    “离苍澜是一个人物,他当初留手,也是给予我的一个机会,不然,当初不会是他受创被废,而应该是我。而她妹妹提出的要求是,我若是想让她哥哥原谅我,就好好的照顾好‘古玉儿’和‘古紫悦’。这两人,并非是离家血脉,却不知,和这两人,又有什么关系。”

    长月仙子轻声解释道。

    “这……倒是为难长月……仙子你了。如今,离苍月,已经成为正统的传道人,拥有绝世的天资,可惜她也无力为她哥哥恢复。她这么做,却不知用意何在……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长月师姐,忘记过去,忘记我们共同的师尊吧。以后,师姐你是长月仙子,而我,仅仅只是九剑宗的宗主。那个古纤道,已经死了。”

    九剑宗宗主迟疑了片刻,怅然叹息一声,萧索说道。

    长月仙子沉默了片刻,道:“也好,古族,终究不安定,若是什么时候,有想法了,归蝶圣地的同盟之地——乾坤圣地,会欢迎你的。”

    “若是归蝶圣地,我或许还会考虑,乾坤圣地,就算了。寄人篱下,终究不如在这古族圣地当个分部剑宗的宗主。不多言了,那些事情,我也不会去关注。古紫悦,我会帮你找的。我们后会有期吧。”

    九剑宗宗主,古纤道,便在此时,转身怅然离去。

    此时,也陆续有诸多御剑而行的修士,灰溜溜的转身离去,不敢再肆意的从大周家族的庭院上方傲然飞过了。

    他们,不想死。

    更不想因此而得罪一个未来极有可能成为帝王的可怕少年。

    ……

    天空,静寂了下来。

    一切,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天沐古树一如既往,但这株古树,看起来更加的平凡了,彷佛和一般的古树,已经毫无区别。

    古树,恍若丧失了独有的灵性和神韵。

    “仅仅是一缕神性的释放,当真是很强大的力量,不过,这种感觉,真好!”

    “父王,孩儿终于明白,自己该走什么路了。”

    “孩儿终于知道,自己该立什么道了!”

    “唯我独尊,有我无敌!”

    “我站在哪里,哪里,就是巅峰!”

    “我存在于哪里,哪里,就是至高无上!”

    周若辰心中喃喃自语。

    他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坚定,性格,也真正的走去了过去神性的气质笼罩,回归少年的帝王之心、帝王之意的性格,也恢复了少年该有的活力。

    他背负双手,不因为已经有些残破而春|光外泄的状态,而有半点儿不好意思。

    从虚空落下,神情清爽,信念坚定,心性豁达,周若辰迎来了真正的新生。

    “周聆夜,春梅,秋竹,你们都来了。”

    周若辰话语温和,面带笑容,像是一个无比阳光的美少年一样,亲热的打着招呼。

    “嗯嗯,来看看你,你竟是闹出如此巨大的动静,成为了紫色魂师这可怕的强大魂师,还掌握了超过五万的巨量符文!周若辰,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周聆夜立刻答应着,美丽的双眸里,晶晶亮亮,闪烁着激动的泪光,但更多的是强烈的崇拜之心,敬佩之意。

    当然,还有着少女春心萌动、懵懵懂懂的那份痴恋的情愫。

    “嗯,只是有些感触,毕竟,身负帝血,有些顿悟的觉醒机会,自然非同一般。”

    周若辰随意的笑了笑,说道。

    而这个时候,被周若辰呼唤了的春梅和秋竹,才怔然苏醒,然后,她们‘啊’了一声,俏脸通红,却都立刻躬身行礼,惭愧无比的道:“少爷,我们,婢子,我们知错了。”

    两名少女说着,脸上都显出了无比羞愧之色。

    那般忐忑、惭愧、羞愧的模样儿,倒是很令人怜惜。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