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沐古树上的生机,陡然爆发,形如巨浪,化作灵泉,渗透古树之中每一片,每一缕。

    古树之中,苍古的周碧月,被这股能量一道冲击,立刻浑身凝练,碧绿如洗。

    随即,她的身影,立刻凝聚了起来,与符文一样,拥有了精灵的气息,之前无法进入她体内的那些能量,此时竟全部的汇聚了起来,如化作一身美丽的碧绿色的纱裙,湛蓝色的氤氲流光,披在了她的身上。

    她从古树内部升起,显化出了神灵一般的出尘气息,美丽的黑发重新生出,替换了那干枯枯萎的白发。

    那点点的褶皱皱纹,也瞬息之间,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如吹弹可破一般的柔嫩肌肤。

    “这是……天地立道?周若辰,立道了?创道了?少年立道,当称至尊!”

    周碧月无比震撼,她喃喃自语,目光熠熠闪光,忽然之间,灵魂因此,再度落泪。

    而此时,被道光笼罩,天道洗涤,三大护道者,全部蜕变,身体之中苍老的气息全部被炼化,境界的壁垒被打开,境界得以无上蜕变,再次跨越一层。

    但,这种冲击力,吸引天地之力,全然被天道立道的规则之力锁定,无法宣泄,又被天沐古树吸收,所以,这是一次很失败的蜕变,但,失败的蜕变,也依然是蜕变,一次蜕变,如他们的底蕴,足足可以延寿五百年!

    五百年,又可以做很多事情了,甚至于,完全有能力再度蜕变,将寿元更进一步提升!

    这是一份天大的礼!

    三名护道者,几乎全部激动了起来,立刻就想出去,大声嘶吼咆哮。

    但,他们都忍住了,这个时候,他们绝不会破坏周若辰的立道过程。

    这时候,他们便只能去找老祖报喜了。

    只是,当他们三人来到老祖周碧月面前的时候,更是直接呆了,傻了。

    哪怕是最威严的那名老者,此时脸上也充满了匪夷所思、惊喜交加之色。

    他们,完全看傻眼了,完全的呆滞了。

    连呼吸,都已经停顿,甚至于,已经窒息!

    老祖周碧月,竟是化作了出尘的绝世仙子,就彷佛,曾经那个所向无敌的绝世奇女子周碧月,再次临尘了!

    “碧月仙子……”

    三名护道者一时间,老泪纵横,喜悦激动,甚至于痛哭流涕了起来。

    这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但是这份激动,他们根本不会去忍住,也根本,不可能忍住。

    “莫要激动。这件事,虽是好事,但……这件事,就不要让周若辰知道了。他若心中有了牵挂,会更努力。你们,都变回去吧,过去,是低调,如今,那就……藏拙吧。”

    周碧月若有所思,她目光关注外界,道:“或许,我要出山,成为他的护道者了。”

    “不然,少年至尊,也最容易殒灭!”

    周碧月喃喃自语,说道。

    “老祖,您,您要再次出山了?”

    三名护道者无比震惊。

    “天沐神剑已经觉醒剑魄与剑魂,与我一体,我乃分魂,如今完整恢复,以神剑为体,以自我为剑魂,便能尽力再次守护、护道了。

    这,将是大周家族最关键的一刻,不可大意。”

    周碧月改变了心态,也就改变了决定。

    之前不是她不想,而是无能。如今能,就一定要去做。

    责任,守护,也有,那一颗不羁之心。

    大周家族的人,从来,都该有一颗不羁之心!

    周碧月的话语,无比的镇定,声音清澈、悦耳,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老祖,您既然决定出山,那,大周家族,便由我们三兄弟护道好了,如今,我们三兄弟,足以让大周家族坚不可摧!”

    三名护道者,也几乎立刻同时恭声说道。

    “嗯。这一次的天道之力,我们只是受益,但即便如此,其底蕴,都如此浩荡,震天荡地,充满了神灵的气息!这是何等惊人的道?!周若辰,未来不可限量,少年至尊的名头,这是要坐实了!”

    “或许,必定会引出轩然大波,但那又如何?若是少年至尊那么容易夭折,那之前,他早该夭折了,也不会等到如今!”

    “我护道,不是保护,仅仅,只是关注,提供力所能及的方便。不在万不得已,绝不会给予他帮助。”

    “他,需要成长。”

    周碧月轻声说道。

    天道的力量,还在呈现,还在爆发。

    周碧月恢复之后,与天沐古树契合一体,却没有再继续吸纳天道之力,那,终究是属于周若辰的力量和机缘。

    虽然这些天道之力无比庞大,她就算是吸纳得再多,也不会对周若辰有半分影响。

    但她没有再那么做。

    周碧月没有,三大护道者,同样也没有。

    这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千百年难遭遇到的无比纯粹的天道之力,吸纳的好处,等同于夺取天地威凛与意志,堪比绝世的恐怖机缘!

    但,没有人这么做。

    只因,周若辰,是大周家族的希望,是弄出了堪比少年至尊的立道异象!

    ……

    周若辰感觉,自己的灵魂,得以释放。

    源自于血脉之中的力量,彷佛呈现出来了一缕,尽管,只有亿万分分之一,却也让他与这一片天地完全契合。

    就彷佛,他就是这一片天地一样。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很强大,很舒适,很不羁,也很逍遥。

    这样的状态下,再去思考因果,回味阵纹,领悟灵荷秘境,周若辰才恍若顿悟,知道了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

    之前的路,选对了,却还没有完全脱离出过去的影子。

    而如今,周若辰明悟了。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明悟,明悟之后,周若辰没有镇定,没有轻浮,没有虚伪,也没有扭捏。

    他想了,便忽然引吭高歌,声音如雷,震荡天地。

    “啊——”

    周若辰一声爆喝,声音如雷。

    雷音冲天而起,魂气从湛蓝色,蜕变成为深蓝色,蓝得,近乎发紫!

    蓝紫色的符文汇聚一起,形成灵性的整体,冲天而起,逸散四方。

    天道之力,法则之力,道韵霞光等等,汇聚一体,如一方翻滚如巨浪的烽火狼烟,冲天而起。

    声势骇人。

    这一刻,这一声咆哮声中,整个天枯镇所有人,全部被镇住了。

    很多人根本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跪在了地上,灵魂都在颤|抖。

    很多的修士,身心一震,从虚空之中坠落,差点儿活活摔死。

    御剑而行的诸多修士,也是浑身失|禁,差点儿做出了丢人现眼的凡夫俗子的事情儿。

    更多的凡俗之人,则被震撼得大小便失|禁,完全的屎尿横流。

    这一幕,在天枯镇甚至于天泣城,都瞬间发生了。

    这浩荡的声势,可怕的气息,还有那无尽的道则能量,在大周家族的上空,经久不息。

    周聆夜、春梅、秋竹三人,早已经在周若辰所在的天沐庭院之外看到了这一幕,她们也是最先被狠狠震撼的人。

    此时,她们完全瞧直了眼,看着那规则之中,如绝世的少年至尊一般的周若辰,顿时芳心彻底迷失。

    这,已经不是转世神灵一般的人物,而是绝世的奇男子,没有之一。

    这不是百年难得出一位的天才,也不是千年万年难得出一位的妖孽,而是百万年,都不见得会出现的绝世神人!

    传言之中,很多天才都会在各种领悟、悟道甚至于创道的时候,有异象。但是如如今这般,霞光冲天,紫气浩然、声势之中蕴含神灵乃至于更加可怕规则气息的异象,却从没有出现过。

    至少,在天泣城,这足有一百古镇的大城之中,从未听说过。

    天泣城邻近的大城,也同样如此。

    很多修士,目光看向大周家族的时候,看到了那虚空之中恍若神灵的周若辰被无尽的神性符文包裹着,如绝世神灵临尘一般的情况的时候,都不由悚然心惊。

    那个传言的来自于大周家族的‘帝血传承者周若辰’,看样子,真正的苏醒了血脉,真正的拥有了修炼者的底蕴!

    他,刚刚苏醒,魂气已经呈现出紫色,这明显是魂师的能力,是可怕的紫色魂师境!

    而且,他的体内蕴含的力量,便是一般的虚丹境的修士,都为之恐惧!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周若辰,这个帝血传承者,第一次的初步觉醒,就是一步虚丹境,拥有了可怕的底蕴和潜能。

    若是以后再次蜕变呢?那会突飞猛进到什么样的可怕程度?

    这简直是不敢想像的。

    没有人会怀疑,这样的周若辰,以后会平庸。

    “嗡——”

    就在此时,周若辰的身边,天邪剑显化,一缕古老的剑意,逸散四方,汇聚精灵,周若辰显化出了一种杀戮的姿态,施展自己的剑道,汇聚那没有逸散掉的不朽神性的力量,一剑刺向了天幕之中。

    也就是在此时,那古箫洪,终究是因为不忿,而心态不平,准备前往大周家族一探虚实,他也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不仅是古箫洪。

    实际上,便是那长月仙子,那古族的九剑宗的宗主以及一些古族的长老,因为一直关注大周家族,关注大周家族的战魂剑道的动向,所以在大周家族如此动荡的时候,也立刻有所察觉。

    因而,他们也在关注着。

    此时,周若辰手持天邪剑,释放出了不朽神性的一击。

    “噗——”

    那是不朽的魂印,那也是绝杀的杀戮之力。

    那一剑,恍若惊天动地,打穿星河。一剑直接刺穿了头顶的虚空。

    天地破裂,可怕的乱流陡然冲击而下,眼看就要将周若辰吞没。

    周若辰的手,虚空一拍,灵荷秘境直接开启一片虚无之门,像是一掌拍开了虚空之门一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