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沐古树依然枝繁叶茂。

    在午后的阳光下,每一片树叶,都拥有着浓郁的生机气息。

    它一直存在于这里,也一直绿树成荫,福泽这个庭院,也福泽整个大周家族。

    就像是周碧月的灵魂,在闪耀着生命的光泽,照耀着家族里的每一个弟子一样。

    周碧月沉寂到了古树之中,天沐古树,依然是曾经的天沐古树,但它,已经仅仅是一棵古树了。

    周若辰站在这里许久,心中感叹,唏嘘,像是历经了一次全新的人生一样,他的心性,略微沉淀了一些,多了一缕真正的沉稳气息。

    随后,周若辰转过身来,就要离开这里。

    在,风声簌簌响起。

    天沐古树上,逸散出了一道剑意的流光。

    流光如水,在虚空荡漾了一圈,随后,其中显化出了三名苍老老人的虚影。

    虚影逐渐凝实,最后化作三名黑发童颜的老人。

    “这是‘天邪剑’,有着古老的来历,但却只是仿品,于家族传承,如过去荣耀一样,是一个见证。你确定主修剑道,如今踏入剑心层次的意境,便可以有资格使用这‘天邪剑’了。”

    一名鹤发童颜、满脸红光、身材矮小的老人拍出了一掌,如流水的剑,飞射而来,在虚空之中嗡嗡作响,颤栗不已。

    像是剑之欢愉的鸣叫,又像是一个见到了宝贝的孩子的撒娇一般。

    周若辰伸手接过,目光落在那柄剑上,他的眉头蹙起,道:“三位护道者,这是……”

    “天邪剑,成长品级,拥有无坚不摧的力量。原本,它是应该属于周聆夜的,但,周聆夜生性柔弱,不适合这种狂放不羁的剑,不适合这种跳脱的剑灵。”

    那红光满面的矮个子老人说道。

    “所以,你就将就用吧,以后会喜欢这柄剑的。当然,作为补偿,你可以将周聆夜娶了或者是给她一柄更好的剑。”

    又一名身形如猴般的消瘦老者,嘿嘿说道。

    “为老不尊,成何体统!”

    又是一声不满的呵斥声传出,那是最后的那名身形正常、脸色严肃的老人。

    “周聆夜不容易,不要辜负她。至于那不知羞耻的老儿的话,你就当是个屁放了就行!”

    这脸色严肃的老人又冷声说道。

    “呸,你才是放屁的!”

    那身形如猴的老者,颇为不满,反骂了一声。

    “哼!”

    脸色严肃的老人冷哼一声,却也没有多言。

    “周若辰,多谢三位护道者的帮助。”

    周若辰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你身份、血脉古老,辈分远远比我们高,不过目前我们实力比你强,这行礼这次我们和老祖就同样都接下,以后,就不必了。家族的危难,你沾惹了,我们不会出面,你,自己处理吧。”

    那面色严肃的老人语气严肃说道。

    说完,他目光扫了周若辰一眼,道:“以你之能,是否会炼器?”

    周若辰点了点头,道:“应该不难。”

    老人点了点头,道:“那就自己炼制几套战甲,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玷污先祖血脉威严吗?”

    老人说话非常不客气。

    但周若辰知道,这三名老人,也都只是刀子嘴豆腐心而已。

    “这是《炼器基础篇》,你好好看看。要修炼、战斗,各方面的能力,缺一不可!周家,炼丹、炼器、炼阵,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因为那些,都信不过。你,耽搁了许多年的修炼时间,但只要努力,就尚且不晚,以你之血脉,莫要妄自菲薄,莫要贪功冒进,扎扎实实踏出每一步就好!若是喜好女色,周家目前还有三名少女让你选,没得选,无极圣地多的是,若是能留下血脉,自是更好!当然,具体如何,你自己决定,好自为之吧!”

    这老人沉默了片刻,又讲述了许多话来。

    他语气很不善,像是周若辰欠了他如山一般的巨债似的。

    但是那些话语里的关心、叮嘱,呵护,却是那么的温暖人心。

    这就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却有怕晚辈不成器,因而话语表面,饱含着‘苛责’之意。

    “周家人,都是那么的可爱。那么,周若辰,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生活,努力的拼搏呢?”

    周若辰深深的点了点头,将这些叮嘱的话,烙印在了心中。

    叮嘱,唠叨,苛责,那些,都只是关心的表现而已。若是不在乎,就不需要任何的叨扰。

    这一点,周若辰失去了父母之后,早已经看透。

    所以,哪怕是话语再难听,周若辰心中依然温暖,面带笑容,无比谦卑的虚心接纳。

    他知道,他这般表现,是会让这三名老人老怀大慰的。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切,老大你还不是如此下流,说的话,莫非和我的意思有所差别?最讨厌你这种道貌岸然的虚伪之辈了!”

    那身形如猴的老人,不屑的嗤道。

    那面色威严的老人,直接瞪了身形如猴的老人一眼,这一眼,让那身形如猴的老人,和那红光满面的老人,顿时都立刻噤若寒蝉,不再说话了。

    三人说完,便同样的消失在了天沐古树之中。

    周若辰知道,护道者的任务,在这一代,算是已经终结。

    若是不出意外,他们会在天沐古树之中,和周家的老祖周碧月一样,一直到坐化为止。

    除非,在这期间,有强敌上门,毁灭宗门的天沐古树,不然,他们是绝不会再出现的。

    周若辰手持天邪剑,他伸手将天邪剑扛在肩膀上,目光注视着天沐古树再次恢复正常,他的心情,一片宁静。

    “人族,真是一个奇怪的种族,但是,我却忽然开始喜欢这个种族了。”

    周若辰喃喃自语。

    随即,他拿出了那一本泛黄的古老绢帛古书,然后直接打开,开始阅读了起来。

    阅读,只需要用心即可。

    灵魂的气息逸散而出,周若辰以自己的心灵,契合古书的意蕴,逐渐的触碰到了其中的奥义的呈现。

    很快,周若辰便通过奥义,掌握了这本书的内容,又从这本书的内容,反过来学会了书中的所有符文。

    这是最基本的阵纹,阵纹,也是炼器、炼丹的需要需要镌刻的一种符文,可以用以加持炼丹、炼器的效果。

    这一本古书,并不是非常的庞大,但是其中解说的奥义,却多达三万余种。

    刨除重复的符文和不同奥义的相同的符文的情况,其中,没有重合的符文,足足有一万三千七百余颗。

    再结合之前周若辰在大周家族藏书阁看到的《符文炼阵纲要》等古书,周若辰已经可以从中提取出将近五万的阵纹符号来。

    用心看,可以理解。

    但理解之后,反过来用双眼去看,却可以更契合创作者的心态。

    以创作者的心态去观看古籍,那么就可以感同身受的体会创作者创作时候的‘感悟’。

    这份感悟,就可以是传承,可以是经验,在这样的传承和经验之中,再领悟出自己的道,就会更强一些。

    这是周若辰的体会。

    此时,将近五万的阵纹的掌握,让周若辰对于阵法,立刻从一个门外汉,踏入了入门的层次。

    入门的层次踏入,脑海之中,立刻显化出了那《九宫阵道》的入门法诀。

    九宫。第一宫。

    如交织成的秩序的网,在周若辰的心中、脑海之中、灵魂之中显化。

    那一刻,周若辰陷入了一种无法言喻的体悟之中。

    他的目光,越发明亮,就像是记忆打开了一扇亘古时代的大门,看到了辽阔的天幕,看到了天幕上无尽的星辰一样。

    周若辰知道,这就是他解禁的方式,也知道,他的记忆,拥有无比可怕的底蕴。

    但,此时豁然之间顿悟出九宫阵道的入门,同时牵扯出来大量的细腻知识体系,周若辰依然无比震撼。

    除了震撼,还有惊喜!

    因为,一些不属于曾经该有的,或者说,一些曾经丢失的记忆,也跟随着,被天地认可,与法则契合而彻底归来。

    许久之后,周若辰闭上了双眼,静静的体悟着。

    他的手,很随意的在虚空之中书写。

    书写出,那令人心颤的符文,那美丽得令人窒息的符文。

    这般过程,美丽如画,周若辰的身边,很快,便飞满了无尽的符文,符文的数量,被周若辰的灵魂气息衍化了出来,开始是无色的,接着逐渐化作了浅绿色,然后绿色加深,又转化成为了湛蓝色。

    湛蓝色的灵魂魂气化出的符文,更加强大,带着古老的气息和韵意,拥有着多人心魂的力量。

    符文如美丽的精灵,翩翩飞舞着,数量,越来越多,气息,越来越可怕。

    符文环绕着天沐古树,翩翩起舞,如远古时代的生命古树复活,如精灵种族的美丽精灵在生命古地出生一样。

    这一幕,甚至于吸引了天地间的道则霞光降临,在大周家族,引出了极为巨大的轰动。

    天地间,垂落下一道可怕的七彩道光。

    这像是有人在立道,开辟出了无上伟岸的规则之力。

    天道之光,豁然之间降临,笼罩在符文上,笼罩在天沐古树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