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元池,是一处秘境。

    也是淬炼剑道的剑祖之地。

    周若辰进入的剑元池,并不是充满了灵性和神性的地方,也不是风景如画的美丽仙境之地。

    恰恰相反,那是一片枯寂、萧索之地。

    一地荒凉与萧索。

    天地间,已经无比残破,天地,千疮百孔。

    那些破裂的地方,混乱的气流吹拂而来,气流发出一阵阵低沉的爆鸣声。

    风声呜咽,天气干冷,呼气而成冰。

    周若辰并不冷。

    他的肉身很强大,而这里也是他曾经存在的地方。

    一个人近乎于出生的地方,往往反而是最安详也最温暖的地方。

    安详与温暖,与荒芜、寒冷都没有直接的关系。

    周若辰回到这里,却如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熟悉,亲近。

    只是,家,如此萧索的家,和曾经的美丽、如玉宇琼楼、无上宫阙的家,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周若辰一路穿行,来到了一处残破的峡谷之地。

    那里,是剑元池的核心之地——剑元天池。

    天池早已经干涸。

    池中,土地变得焦黑而龟裂,一丝丝的裂纹都有大腿粗,其中的深度,深不见底。

    看不见,感应不到。

    周若辰踏步在这焦黑的土地上,坚|硬的土地,硬邦邦的,比之周若辰如今强大防御力的肉身,都要更坚|硬许多。

    这是不知名的材料,哪怕是见识还在,周若辰也不觉得他能认出这片土地形成这般状态的原因。

    黑土中间,有一座残破的丰碑。

    如倒塌的琼楼的壁柱子被风化了一样,斑驳、古老,残缺不堪,却又携带着苍古的意蕴。

    “这里,找寻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

    周若辰观看四方,心情安定、自然,但也逐渐被这样的悲凉而萧索的气氛影响。

    来回穿行,搜寻、感应,体悟,周若辰什么都没有找到,耗费了将近六个时辰,在这片空间来回许多次。

    空间不大,避开了千疮百孔的虚空破裂之地之后,能找寻的地方,也就那么多。

    最终,周若辰回到了那断壁残垣的丰碑面前。

    他的目光,落在了这断壁残垣上。

    “剑元池……莫非……”

    周若辰思索许久,随后,他在这断壁残垣旁边盘坐了下来,然后,以他自身的灵魂,逸散四方。

    以灵魂,观看剑元池。

    剑元天池,淬炼剑道。

    周若辰便以自己的灵魂,成就剑灵之意,汇聚剑意,剑心,剑灵,显化出对应的效果。

    那一刻,以剑道驾驭灵魂,彷佛瞬息之间洞彻到了魂印的奥义,周若辰灵魂为之一震,顿时想到了灵魂变化的形态衍化。

    他的灵魂,很自然的从体内溢出,然后在虚空之中汇聚了起来。

    无色无形,却又可以在变化之中,如流水流淌,如水流汇聚。

    水无常形。

    水利万物而不争。

    上善若水。

    周若辰的灵魂,飞上了那断壁残垣,随后,他的灵魂,清晰的‘看’到,那断壁残垣上,蕴含着惊世的剑意。

    那是岿然不动的巨山,那是震惊万古的沉沦。

    那也是,绝世的剑道底蕴与传承。

    “这是……邪尊剑!”

    “怎么可能……怎么会……”

    “它,竟如此残破,毁于一旦,破灭于此。”

    “那是曾经,父王征战万古的圣灵兵器,是真正的主宰大域生死的至道兵器啊!”

    周若辰的心,猛然颤栗了起来,灵魂,都无法稳定。

    形成虚影的灵魂,化作流水,流淌而回到了周若辰的肉身之中。

    那一刻,周若辰的身心,都受到了强力的震撼。

    他所有的镇定,在这一刻全然崩灭。

    他的镇定,其实并不是镇定,那只是因为见到的场景很浩大,甚至于已经习惯。

    可见到更浩荡、更震撼的事情,他曾经、如今的少年心性,才会完全呈现出来。

    邪尊剑,这是碎片。

    碎片,化作了断壁残垣,埋没于曾经的大周家族的剑元池祖地。

    这是逝去?还是归来?

    这是从这里开始?还是从这里终结?

    无力?悲哀?痛苦?难过?抑或者,是茫然?

    “父王……您究竟如何了?您,现在还好吗?”

    周若辰的灵魂苏醒,肉身苏醒,他站了起来。

    他的双眼之中,流淌出了无法控制的泪水。

    那是泪水,但那是红色的泪水。

    泪水,若是红色,那便已经不是泪水,而是鲜血了。

    鲜血,流淌而出,却飞出了虚空,落入那断壁残垣之中。

    或许,也唯有这样的鲜血,传承的嫡系帝血鲜血,源自于本命灵魂的灵魂鲜血,才可以开启那断壁残垣的古老不朽神性。

    “嗡——”

    邪尊剑化作的断壁残垣,如一道血光,化作元磁光柱一般的光柱身影,没入到了周若辰的眉心之中,然后一路穿刺,沉浸到了周若辰的肉身与灵魂交接的丹田之地,沉沦其中,丝毫不动。

    断臂残墙消失了。

    而在混沌虚丹内部,有且仅有不到拇指指甲大小的一块紫青色的铁片。

    这紫青色,就像是天沐庭院里的那一株大树的紫青色一样。

    断壁残垣消失之后,剑元池开始缩小,然后化作一片剑元天池,就像是山顶中央的一个小小的天池湖泊一样。

    天地间的残破缺陷,该崩灭的,已经开始崩灭。

    而完好的,也逐渐的收敛岂会,汇聚一起。

    最终,周若辰亲见这一幕发生,他没有施展任何指令。

    但剑元池化作一方天池之后,很自然的飞入了周若辰的眉心之中。

    剑元天池,没有进入混沌虚丹内部,反而进入了灵荷秘境。

    和那一方莲池并列,在那古老的生命古树的另外一方,独立出一个区间,形成了一方剑元天池。

    天地间的水雾开始汇聚,自发拨入那干涸的天池之中。

    焦黑色的坚|硬土地,似乎吸纳了水雾之后,开始变得酥软而柔和,逐渐融化,形成平整而舒适的底层。

    剑元池,因此而开始极速的恢复。

    它利用了灵荷秘境里的强大灵气能量,形成了自我修复的过程。

    剑元池恢复了。

    拥有了淬炼剑意、剑心、乃至于剑灵的能力。

    周若辰有想过,将剑元池再释放出来,再为大周家族的弟子,进行蜕变、淬炼和磨砺而使用。

    但,当剑元池在周若辰的意念之中,降落而下的时候,那其中蕴含的灵性、淬炼能力等等,又很快的开始流逝、开始消散。

    这片天地的腐蚀能力,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而且,这一次,当这种流逝、消散呈现出来肉眼可见的端倪的时候,周若辰也有种无法言喻的难过之意。

    就彷佛,看着鲜活的生命,在遭受折磨、逐渐殒灭一样。

    下意识的,周若辰立刻回收了剑元池。

    剑元池如一道流光,飞入了灵荷秘境之中,再次生根、发芽。

    原本遭受到的腐蚀,出现那干涸和龟裂的变化,又立刻急速的恢复了起来。

    周若辰留意到,灵荷秘境里的能量,似乎略微有些减少,但并不明显。

    很快,灵荷秘境又开始自动吸纳天地间高层次的能量,进行弥补填充。

    那稀少了许多的能量,彷佛又在逐渐的填充回来。

    周若辰体悟、感应了片刻,终于确定了这几件事的真实性。

    剑元池他拿下了,而且已经在他的灵魂世界、或者说是他拥有的、与灵魂融合一体的秘境灵荷秘境里,已经真正的契合无间。

    剑元天池,便成为了云城秘境里独有的一种能力,像是被集成出来的能力一样。

    邪尊剑的碎片,则静静的躺在混沌虚丹之内,恍若沉寂的巨大山岳,一直在沉睡之中。

    周若辰可以隐约感受到这邪尊剑碎片的可怕。

    哪怕是残破的碎片,这邪尊剑的品质,已经无法判定。

    那是曾经的文明之中,最顶级的兵器,没有之一!

    如今,天道不同,划分不同、判定的标准也不同。但,那绝不影响邪尊剑碎片的极致品质。

    有此物镇守虚丹,周若辰如心有所持,再无任何忌惮与畏惧之心。

    剑元池被收走了,这片天地,便真正成为了一片枯竭之地。

    而原本剑元池存在的地方,那里,留下了一道简单的符文文字。

    文字高深莫测,却不需要懂。

    因为符文文字,仅仅只是传递信息的工具,而周若辰,拥有独特的灵魂,能开启灵魂,开启内心,以心灵,接受任何信息。

    “祭天魂……寂灭镇万方……无极归蝶红颜殇……”

    那是一句并不复杂的太初符文奥义。

    周若辰如今不懂太初符文,但他见到了,便略有认知阅历显化,因而便认识了。

    他的心,也明悟到了这句符文蕴含的奥义。

    “这是……在说无极圣地有……因果吗?这果然是父王的心血。父王,果然是为了我复活,而付出了所有。”

    “他失去了家人,子女,最后,也失去了他自己,失去了我。”

    “为了我,他必定历经万劫艰难,遭遇无尽苦难而有所建树,不然,这‘邪尊剑碎片’,就绝不会和剑元池、和这些传承的太初符文结合在一起,让如今的我得以获得。”

    周若辰喃喃自语。

    那一刻,他的目光,极为坚定。

    极为的热切。

    他甚至于想立刻就可以找寻到他的父亲,救出处于危难之中的父亲。

    可惜,他深深的明白,这些,都只是奢望而已。

    他没有任何的消息,如今的信息,只能证明,他的父亲,曾经出现过,并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甚至于还重新留下了剑元池的传承。

    第一次,周若辰忽然无比的渴望力量,渴望强大起来,渴望,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主宰自己的人生!

    “无极圣地——无极归蝶红颜殇……父王,这是指引我前往无极圣地吗?那里,拥有邪尊剑的其余碎片吗?”

    周若辰轻叹一声,明悟到了那句符文之中,后半句的大体意思。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