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时分。

    周若辰从灵荷秘境飞出,灵魂没入肉身之中。

    他站了起来,身体微微一震,神力的骨骼立刻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如虎啸龙吟般的骨音!

    无尽杂质化作粉碎的气流,很自然没入混沌虚丹之中。

    周若辰的境界,维持在了虚丹境三重,肉身强度,堪比强大的真丹灵器的防御强度,而若是论战力,周若辰有自信,单纯运转肉身的能力,一般真丹境的修士,他完全有能力撄锋。

    但他不会骄傲,也不会轻敌。这对于他而言,仅仅,只是追上了同龄人将近十年的苦修结果而已。

    路,还依然漫长。

    周若辰呼出一口长气,气流如烟,汹涌出十余米的范围,足足持续了将近三分钟。

    呼出心中的气流,周若辰身体沉重感觉立时消失,身轻如燕,如可随意虚空踏步,毫无拘束感和压力感。

    随后,周若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用一根粗布衣带,将如瀑的黑发随意的束缚了起来,披在了肩后。

    他身体修长丰硕,魁梧而高大,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再不是之前那般枯瘦如柴、脸色蜡黄营养不|良的枯骨邋遢形象。

    周若辰按照周家老祖周碧月的指引,来到了天沐庭院。

    庭院之中,并没有人,只有一株非常古老的巨大古松树。

    古松树苍郁繁茂,老而弥坚,挺拔遒劲,充满了生命力。

    “这是天沐古树,他的树干被斩断之后,会逐渐凝固,化作苍郁寒铁,又名‘天沐寒铁’,可以用以雕刻。”

    “曾经,大周家族,出过很多立道的人物,每一种道,都有一种神性的力量,有一份荣耀和传承,也有一种不朽的灵性与神性在延续。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但立道者,却在那之后,再没有出现。”

    “你出现了,你是希望,但也有可能,是真正的毁灭。大周家族,本已经风雨飘摇,但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是决定,背水一战,拼一下看看,看一看最终的结果!你既然清醒了,那么,是时候,该去那里看看了。”

    “或许,那里,还会有着属于你的东西。”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他在天沐古树之中烙印出了身影,那是身影,也是灵魂。

    “你——谁能伤你如此严重!”

    周若辰目光一凛,心中立刻生出了心悸之色。

    “不要问原因,我受创如此,分魂受损,主魂毁灭已经是最好的结局。能依靠天沐古树而活,本就是幸运。

    大周家族,或许你觉得只是政策苛刻,但,其实真的无路可走,真要灭亡了!

    我无法真正的动手做什么,只能守护最后的底蕴,这最后的底蕴,不是战魂剑道,道,功法,那都不用守护。该传承的,夺不走。能夺走的,也终究会断掉传承。

    最后的底蕴,是剑元池,那是先祖立道之地,也是最后的底蕴。你进去,然后,如果可以,想方设法带走剑元池,或者是让剑元池这一方太古秘境认主,那么,我便死而无憾了。”

    这苍老的灵魂叹息说道。

    “我尽力!”

    周若辰回答道。

    “尽力就好!大周家族,还有三大秩序守护者,那是护道者,但也都行将就木,虽然实力强大,但是能力施展一次,生命本源,就会折损一些。他们已经苍老,能活到这个年代,本就不容易。”

    周碧月又说道。

    他的声音依然沉重、沙哑。

    但这时候,周若辰却隐约发现,周碧月,一个老人,是一名老妪!

    她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执念不灭,分魂犹存,仅仅,是为了一个落寞家族的守护与传承。

    这是什么样呕心沥血的付出?!

    这又是何等值得尊重和敬畏的情操?

    周若辰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如此说来,之前,我孟浪了。古族圣地,若真出动强者前来,结果,不堪设想。”

    周若辰心中颇为惭愧。

    他不了解事实,却做出了一定的判断,并基于这些,做出了应对之法,以为真要是大劫来临,族中三大长老一定会出面制止,并威震那些来犯者。

    他却没有想过,三名护道者本身,可以施展的能力并不多,而敌人,却是古族圣地这样的古老圣地,拥有着无比可怕的底蕴。

    大周家族一旦暴露了这最后的战力,积弱的弊端,将无所遁形。

    周若辰明白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智慧与能力,终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终究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和真正生活之中的睿智与智慧,还差距甚远。

    “年轻,年少气盛,孟浪更好。不像是我们这些老人,早已经失去了锋锐,如行将就木的腐朽之物。”

    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

    她话语很自然,随意,但其中自嘲之意,却让周若辰的心,微微颤栗。

    很多时候,默默无闻的付出,才是最真挚也最冲击灵魂的。

    就像是他周若辰的父亲,母亲,虽然从来没有言说什么,但他周若辰能在死去无尽岁月之后,如今复活归来,这本身,就是不可想象的付出。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付出更加的感人至深,更加的情真意切。

    “碧月老祖,或许,有一天,我会找来不死神药,为你延续全新的生机,让你返老还童,重新活出绚丽的一世。”

    周若辰轻声说道。

    这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夙愿,但,却也是周若辰的心中所想。

    如果可以,如周碧月、周家三大护道者这样忠心耿耿、历经了岁月证明的核心人物,不改逝去。

    “生命如尘埃,运行的轨迹即将终结,便会自然化道,这是自然规则,不可改变。至于境界,短时间,几乎完全没有可能。所以,你有心就好,其余,就不要怀上太大的希望,以免失望的时候,无法承受。”

    周碧月莫名的看了周若辰一眼,目光略显复杂。

    但她却也很是欣慰。

    那苍老而略显浑浊的眼神,明显有温暖之色流淌而过。

    “有希望,哪怕是一点点,总比没有希望好!我会全力去拼搏!”

    周若辰语气凝重。

    他不是一个喜欢许下承诺之人,这一点,传承了他的父亲那坚强而倔强的性格。

    可如今,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这,已经是他许下的第二个承诺。

    人,只有做不到一件事,才会寄希望于承诺,如他父亲所说,这,是弱者无能的表现。

    只有弱者,才会将这些,挂在嘴边。

    而强者,从来都不是说,而是在做。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顺其自然就好!好了,别耽误,你去剑元池吧,踏入天沐古树之中,其中,有通往剑元池的通道。”

    周碧月怅然轻叹,又露出了一缕欣慰的笑容来,语气温和说道。

    她的声音,依然沙哑而低沉,苍老得不像样子,带着萧索的底蕴和气息。

    但,这声音,却是那么的温暖人心,让周若辰心中,再难以忘记。

    或许,在这之前,大周家族生死,那又如何?见过了大域的崩灭,区区一个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的小家族,生死又能如何?他绝不会放在心上。

    他,也和周聆夜、周碧月等人,没有任何关系。

    可如今,周若辰将这个大周家族,这个天枯镇的、如今仅仅只有十余人的家族,当成了是如自己的祭天域里的家一样的地方。

    有情,极情于道,极道于情,守护,担当,传承!

    这,是他如今认识到的。

    若今天,他放弃了大周家族。

    明天,他就可以放弃灵荷秘境。

    后天,或许,他可以漠视到祭天域崩灭,都不为之动容。

    见微知著,以小看大,小事尚且不作为,就谈不上大事。

    周若辰一点点的学习、认识到自己的为人处世之法,还有极多的欠缺。

    纸上得来终觉浅。

    生活,万象红尘的阅历,终究是要亲身经历,亲力亲为去体验,才可深入人心,透彻灵魂深处。

    周若辰呆滞了片刻,心中五味尘杂,感触极多。

    但随即,他收敛了所有的杂念,目光专注的凝视着眼前那极致美丽的一片恍若墓碑一般的光幕。

    光幕是紫青色的,像是碧绿的生命本源灵液化作的氤氲气体,又像是在星空之中开启的时空之门,显化出了紫青色的绚烂流光。

    流光潋滟,波纹闪烁而扭曲。

    光影之中,人影彷佛水流一样在流淌着。

    周碧月的身影没入其中,波荡着消失。

    最后,她的身影凝聚到了其中,化作了一圈圈起伏的涟漪。

    涟漪又很快的平静了下来,一圈圈的波纹,化作了一枚枚的符文,符文呈现出浩然紫气的气息,弥漫在光幕深处,形成了一条通往远方的甬道。

    甬道不长,却在更遥远的黑暗里,点亮了一道又一道的横杠。

    每一道横杠,都是一道紫青色的线条,以符文精灵和紫气汇聚而成的线条。

    像是乾坤八卦上的各种乾坤坎位的分布与组合,充满了复杂难明的奥义。

    周若辰简单的看了一眼,立刻有种深深的晕厥感生出。

    没有了对应的知识体系,接触这样的东西,他有印象,却想不出,认不清,因而思想也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九宫阵道——若是拥有《符文炼阵纲要》之类的基础书籍,仔细推衍分析,多多体悟,就可以解开《九宫阵道》的入门奥义,逐渐寻回封禁的知识体系了。”

    周若辰想到了崛起之法,但他没有迟疑,没有深思,而是直接踏入了那一道符文光幕衍化的通道之中。

    周若辰踏入之后,那一片光幕立刻开始缩小,开始收敛。

    很快,这一株苍郁的古树,便完全的恢复了正常,一切,彷佛没有任何的异常。

    但,该发生的事情,却在另外一片强大而神秘的区域里,发生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