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庭院。

    剑气如云。

    剑气,剑意,剑心,环绕在一起,如最听话的精灵,显化出丝丝道则气息,在周若辰的手心之中、在周若辰的身边,翱翔着。

    如绿树绕堤沙,如浪涛卷风雪。

    时而清风拂面,时而浩浩汤汤。

    该有的气势,都有。

    该有的柔韧,也都有。

    剑道,在周若辰手中,便如他的左臂右膀,很快,便已经化境,入微,化灵,入魂。

    这是可怕的天赋,若是任何人看见剑道可以这样修炼,都必定会无比震惊。

    但于周若辰而言,这,终究算不得什么。

    没有修炼的记忆,但当专注于情,便可极情于道。

    极情于剑道,剑道就会显化出极为惊世骇俗的领悟能力和领悟速度。

    “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专气致柔,化道生一,是为初。初九,潜龙勿用。上九,见龙在田。”

    周若辰喃喃自语,他的手指,比划出一道道无形的轨迹。

    这轨迹流淌而过,片刻之后,虚空之中,恍若生出了翩翩起舞的剑灵精灵。

    如小蜻蜓一样,在虚空之中专注而认真的飞舞着,如拥有了他们独特的、单一的生命。

    它们,为剑道而生,也为剑道而死。

    一辈子,只有在被创作出来才会有刹那的辉煌,然后又会走向湮灭。

    “大周家族的战魂剑道……其实真的可以舍弃了。”

    “传承许久,其实真的该终结掉,再重新来过。”

    周若辰心中思量着,这些话,他却不会说出来。

    但,他却没有修炼战魂剑道。

    虽然周家的传承功法《战魂剑道》,的确在他的手中,被他存放在了灵荷秘境内。而且,他还看过,并完全的记忆了下来,能做到倒背如流。

    要走以后的路,修炼之法,就要汇聚百家之长,踏出自己的道,立自己的规则,这,才会拥有真正的以后。

    “或许,研究父王曾经没有研究透彻、来不及创立的魂印剑道,更适合我。”

    周若辰思虑许久,再三权衡之后,终于有了方向。

    有了方向,周若辰便拥有了修炼的核心。

    因而,战魂剑道,他也就更为用心的钻研了起来。

    剑道之心,剑心归位。无尽的剑意汇聚一体,呈现在周若辰的意志之中,威凛之中。

    无尽的意志,逐渐的凝聚,拥有了独特的灵性。

    心随意动,言出法随。

    这种修炼,仅仅一个时辰左右,便已经有了明显的效果。

    战魂,是十二图腾战兽剑魂,源自于古老的形意拳的蜕变。但,十三魂印,却是超脱于形意的图腾,不再拘泥于神形变化,不再拘泥于图腾显化。

    这其中,第十三道魂印,也同样是独立的,是属于周若辰的父亲的道。

    这种道,在祭天域毁灭崩塌的时候,还并没有完成。

    周若辰要重新立魂印之道,就只能以十二魂印为主。

    “周天星辰,十二轮回。岁月甲子,年月盈亏。生为道法,论生死无常;肖为时空,论有穷与无穷变化。”

    “不拘泥于形态变化,那我便以十二生肖立道,创‘生肖魂印’,在‘十二战魂剑道’的基础上,立道全新的‘十二魂印战魂剑道’!”

    “如此,可为!”

    有了目标,确定了方向。

    前路,就不会难走。

    即便磕磕绊绊,但只要在向前,离着目标,就会越来越近。

    收回剑意,周若辰对于记忆之中的各种凶兽、蛮荒野兽的记忆,都搜索了出来,然后整理分析。

    生肖魂印,首相为鼠。

    鼠,有寻宝鼠,吞天鼠,噬魂鼠,飞天鼠等等种类。

    每一种,都有着对应的特殊能力,要选择哪一种入手,暂时还未知。

    但每一种,都足以值得研究。

    周若辰知道这种修炼,不是一朝一夕,因而也并不心急。

    周若辰原本有些尝试的想法,正打算进入灵荷秘境之中,但,就在此时,他的耳朵微微一动。

    “周若辰,凌晨时分,踏入天沐庭院,我带你再入大周家族祖地剑元池,有话与你说。”

    这个时候,一个长老的声音,传音给了周若辰。

    这,是老祖周碧月的声音。

    一如周若辰分析的结论那般,周家老祖周碧月,一直都在,从未离开过。

    重症当用猛药,大周家族积弱已久、病入膏肓,只能壮士断腕,刮骨疗毒。

    周若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凌晨时分,周若辰一定前往。”

    周若辰的话语带着尊重之意,但也没有更恭敬的举动,虽然已经和过去告别,但尚有部分生活记忆存留。

    按照辈分,周若辰要比周碧月古老太多太多,周若辰暂时,还没有完全脱离那种影响。

    周碧月对这一幕,也丝毫不介意,他早已经默许两人之间平辈论交。得到了周若辰的答复,周碧月没有显化的声音,便直接消散了。

    周若辰在庭院之中的古松树下盘坐了下来,他抱元守一,立刻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灵荷秘境,是一处如灵魂世界一样的灵魂空间,但,也是一处逆天的秘境。

    作为灵魂空间,周若辰的灵魂平素就存在于此地。

    而作为秘境,只要周若辰愿意,他的肉身,也是可以进入此地的。

    再次进入灵荷秘境之中,周若辰的心情很宁静,也很释然。

    他先是在这个美丽的世界里的虚空之中飞行了一圈,随后,才开始重新修炼境界。

    重新立道,对于自身的要求,也更高。

    虽没有打算顺应这种道修炼下去,但既然要立道,就要熟悉万法、明悟万道。因而,战魂剑道不仅又要学,还要青出于蓝。

    要学习,思考,反思,借鉴,再遗忘。

    这,便比简单的学习,要求更加苛刻,更加艰难。

    路既然是自己选的,周若辰也没有什么难易之心,他只需要一步步的顺应去做,就行了。

    “或许,我不该拘泥于一种形态,形意变化形神兼备的深层次奥义,应该是在于洒脱不羁的不拘一格……”

    “那么最基础的变化,就需要身体的各种能力应对,这其中,幽冥之法却是可以进行辅助。”

    “可惜,这些,都遗忘了,要开启禁止,需要寻找功法根源,重新参悟,通过道的理解,一点点的‘顺藤摸瓜’的开启。”

    周若辰在灵荷秘境之中悟道,效果来得更好,更深刻,也更精准。

    随后,他便开始放下心思,开始修炼境界。

    灵荷秘境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能量。

    灵荷秘境,一泓灵泉如使之不尽用之不绝,蕴含着滔天的能量。

    能量方面,短时间,周若辰是不缺的。

    他的身体,需要最根源性的历练和磨砺。

    而灵荷秘境,彷佛的确拥有这样的能力,但,秘境的能力,暂时,并没有全然呈现,其很多地方,也和他记忆之中的场景,有极大的不同。

    周若辰一次次的祭炼血脉,境界反而一路开始降低,但是肉身的强度,却一直在提升。

    虚丹境七重的强度在一点点的蜕变着。

    很快,肉身的强度,便已经达到了堪比一般的真丹灵器的强度,而这种强度,依然还在继续。

    只是,当肉身强度再次有了将近三成增幅的时候,周若辰便感觉到肉身无比沉重,灵魂似乎有些无法支撑起肉身的重量。

    这时候,周若辰已经明白,肉身和灵魂的差距,拉到了极致。

    当下,周若辰这才开始修炼境界。

    境界方面,之前有一步虚丹境的体验,如今,周若辰重新反复修炼,境界的提升并不快,但是也依然逐渐逼近虚丹境一重。

    这一次,周若辰重新祭炼虚丹,便以灵魂为引,以宇宙混沌为模板,创立了一个别样的虚丹——混沌虚丹。

    周若辰思考过多次,当然,这也有曾经他父亲的设想在其中——创立类似于混沌一样的灵魂本源世界,让灵魂的世界生出肉身,直接让肉身永生……那当然是设想。

    在当时的规则下,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之前,周若辰便有如此想法,但是他凝练虚丹,却凝练了宇宙虚丹。以宇宙为虚丹,以虚丹为宇宙!

    虚丹一成,大道浮生!

    可宇宙,也会殒灭,大域,也会崩塌。

    那一步,其实不算极致。

    极致是什么?

    极致,就是无,是混沌!

    如今,重新开始,周若辰凝练的虚丹,没有结构,没有框架,仅仅只是一团混沌,像是最差劲的虚丹一样,浑浊、一片漆黑混乱,不堪入目。

    但,这样的虚丹成功之后,混沌四方,似乎有清气和浊气上升下沉,恍若开始契合了天地间的最基本的至道。

    世间万物,都是能量,不论是任何形态,都可以归结为能量。

    那么,能量纯净,就是清气,能量浑浊,就是浊气。

    除无形无色的纯粹能量之外,其余任何能量,都可以是混沌浊气。

    清浊相生,体内便无垢无尘,这般体质,便是永恒的无垢大道体体质。

    简单的立道,其蕴含的是整个灵荷秘境的底蕴,也是周若辰在他的父亲那十六年的悉心栽培下的累积。

    厚积而薄发,便是如此。

    立道之后,创立的混沌虚丹逐渐稳定,大量能量涌入,周若辰的境界再次提升两重,踏入虚丹境三重之境。

    他的肉身,有清气的柔,有浊气的煞,也有着相互之间的平衡,肉身强大之时,拳如能粉碎真空。肉身柔弱之时,肌肤恍若吹弹可破,充满了极致的弹性。

    这种蜕变,于周若辰而言,是他全新新生的全新蜕变。

    这之后的他,才算是真正摆脱了过去的枷锁和囚牢。

    “啊——”

    处于一种巅峰状态的周若辰,在灵荷秘境之中,没有掩饰心中的热血与信念,他放声大呼,声音震荡天地,震撼苍穹。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