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非常刺目的流光。

    流光如云,流光之上,站立着两道人影。

    一男,一女。

    那男子,气息深邃厚重,身材挺拔而魁梧,气势万钧,气质出尘。

    而那女子,容貌绝美,一身紫色纱裙高贵典雅,充满了神性的可怕气息与力量。

    她的身边,荡漾着一圈圈道纹一般的涟漪,所到之处,天地如都在合道一般。

    那两道身影出现的刹那,古箫洪的脸色立刻发白,但随即,他发白的狰狞表情,立刻开始变了。

    他忽然收回了冥光长弓,瞬息之间将其没入乾坤戒指之中,藏得妥妥帖帖的。

    不仅如此,他狰狞的表情也已经消失了,脸上,立刻堆满了无比谦卑恭敬的笑容,就像是一个最为风度翩翩的君子。

    他转过身来,朝着远方的虚空立刻虔诚的朝拜,态度恭敬而专注。

    “弟子古箫洪,拜见宗主和长月仙子大人。”

    他说话之间,那般气质和态度,又岂是之前那个无比桀骜狰狞的凶魔形象?

    “嗯,你起来吧。”

    那身材魁梧的男子、九剑宗的宗主当即语气温和说道。

    “古玉儿,你的脸为何受创如此之重,是什么人伤你如此?”

    那紫色纱裙女子,却并未搭理古箫洪,反而忽然出声询问古玉儿。

    “长月仙子大人,古玉儿这是被那大周家族周若辰所伤!那个传言之中降临在大周家族禁地剑元池之中的血婴胎儿周若辰!”

    古箫洪愤怒的道。

    他说着,又悲戚无比的道:“我弟弟,古箫言,也被其一拳打爆。他还口出狂言,我九剑宗乃至我古族圣地,去那里多少人,就要死多少人!我一时愤怒,几近发狂,无法控制。幸好长月仙子大人您和宗主一起到来,那熟悉而亲切的气息,唤醒了弟子的愤怒与理智。”

    古箫洪的话,真真假假,却无比令人信服。

    对于不知真相的九剑宗宗主和长月仙子,这无疑就是真相。

    “现在,的确是不适宜前往大周家族。那周若辰若是苏醒,崛起,那么他这么说,也不为过。”

    长月仙子淡然看了古箫洪一眼,语气平静,目光随意,并未给予什么重视。

    这,让古箫洪的心,不由微微一冷,一种无形的怒意与疯狂,立刻就要滋生。

    但,他很好的控制住了。

    “不错,我也是知晓此事之后,担心你迁怒长月仙子看中的弟子古玉儿,因而前来关照一二,如此看来,你不仅没有冲动,还表现出了难得的包容之心,还能为她考虑,你成长的很不错。”

    九剑宗宗主夸赞道。

    “这本是我应该做的,弟弟不在,弟弟的亲人,便是我古箫洪的亲人,亲人,又怎能让她受委屈?!”

    古箫洪立刻唏嘘感叹,怅然叹息。

    这时候,古玉儿望着那古箫洪脸上情真意切的表情,看着他痛心疾首的那种表现,古玉儿手心,已经沁出了大片的冷汗。

    这人,在她心中,已经不啻于是最可怕的人物,最可怕的存在了。

    古玉儿心中警惕不已,不觉之间,就要拉开与古箫洪的距离。

    便在此时,古箫洪却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怅然道:“我也算因弟弟的事情,而不够冷静。但古玉儿师妹,更是无法隐忍,就想杀向大周家族。其实在我看来,大周家族看似风雨飘摇,但可能真的不那么简单。毕竟,曾轰动一时的三大活化石级别的长老,以及那位神秘莫测的周碧月,都绝不是一般的存在。

    可惜,之前被仇恨蒙蔽了心,以至于差点儿做出疯狂的报复举动,那时候,我即便死了也没什么,可若是连累了古玉儿师妹,定然只会让离去的弟弟,都无法瞑目。”

    古箫洪的声音情真意切,而且还明显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若非是之前亲自历经了那一幕,古玉儿一定会相信古箫洪的话。

    只是,如今古玉儿非但没有半点儿相信,反而浑身更加冰冷彻骨。

    此人,简直已经不能称作是人,他太可怕了!

    原本已经很是忌惮,此时古玉儿更是加深了好几重的忌惮之意!以后,哪怕是任何情况下,她都绝不会再与这古箫洪有所牵连了。

    古箫洪这么说,自然赢得了九剑宗宗主的好感。

    即便之前态度不善的长月仙子,此时也明显的态度缓和了几分。

    “古玉儿,以后,莫要如此冲动。”

    长月仙子轻声说道。

    古玉儿深呼吸一口气,心中苦笑连连,却目含感激之色,答允了下来。

    长月仙子这才道:“嗯,这次前来,主要还是收徒的问题。古玉儿,你可愿意拜我长月为师,成为我座下的亲传弟子?”

    长月仙子也不含糊,重要的事情,没有半点儿耽搁。

    愿意就收,不愿意她也绝不会勉强。

    在她看来,古玉儿资质不错,心性也很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离着优秀,还有着极大的差距。

    “弟子,愿意!弟子古玉儿,拜见师傅。”

    古玉儿娇躯微微一震,眼中立刻显出了希望的光芒,显出了解脱的意蕴!

    是的,只要成为了长月仙子的亲传弟子,就一定可以彻底脱离古箫洪的魔掌!

    古玉儿连连磕头,表示感谢。

    她也明显的表现出了激动之色,没有半分遮掩。

    她是真的激动,这份激动,远远超过了之前对古箫言死去的悲伤情绪。

    这一幕,落入了古箫洪眼中。

    他眼瞳深处,在这一刻显出了莫名仇恨之色,但,这仇恨之色,却隐藏得极深。

    哪怕是九剑宗宗主,也并未察觉异常。

    “嗯,愿意就好,那么,从今往后,你就是我长月的亲传弟子了,谁敢动你分毫,我长月,会灭他满门。”

    长月仙子话语随意,却掷地有声,霸气侧漏。

    但不论是九剑宗宗主还是古箫洪,都不觉得这是嚣狂的言论,因为他们知道,对方,有这个能力!

    古箫洪心中发冷,却也更显谦卑恭敬了。

    他无比和善的看着古玉儿,言语似极为真诚的道:“恭喜师妹,拜得一位绝世的师尊!”

    他说完之后,又恭敬的朝着长约仙子躬身一拜,恭声道:“恭喜长月仙子大人,收到一名天赋异禀的爱徒。”

    “嗯。你也不差。好好努力,很快,你也会拥有和九剑宗宗主一般无二的地位。”

    长月仙子话语平淡,但还是勉励了古箫洪一句。

    古箫洪再次深深鞠躬,然后恭敬的退下。

    “走吧,先随为师回洞府苦修。至于大周家族的事情,九剑宗宗主,自会有所处理。”

    长约仙子语气随和说道。

    她对古玉儿的态度,可是比对古箫洪的态度好了太多。

    “是,师傅。”古玉儿立刻无比恭敬的说道。

    尽管她此时依然模样凄惨,却也终于看到了全新的希望,因而气势并不颓败,反而气质更为出尘。

    长月仙子带走了古玉儿。

    九剑宗宗主和古箫洪则留在了山峦之地。

    “宗主,踏入真丹境什么境界,方可成为一宗之主?方可拥有话语权?”

    古箫洪忽然询问道。

    他狭长的双眼熠熠闪光,看向九剑宗宗主的时候,目光格外热切。

    这样的眼神,让九剑宗宗主,也为之凛然、心悸。

    “古箫洪,有野心是好事,但不要过激。你先踏入真丹境一重,凝练真正的大道真丹,战力力争打破四重战力的壁垒再说!其余其它,不要想太多,境界是没有止境的,知道得越多,修炼之路,就越是难走!”

    九剑宗宗主迟疑了片刻,语重心长的说道。

    古箫洪不甘心,却也知道,他问不出什么来。

    他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再次闭关!

    闭死关!

    因,大周家族,并不简单。

    贸然杀去,只怕当真是会凶多吉少!

    “古箫洪,你的修炼,暂时只需要记住三个境界就行了!第一个境界,是你现在的虚丹境!第二个境界,是虚丹境之后的真丹境!而第三个境界,则是玄丹境!

    从武者后天入门开始,修炼划分武者入门领域和武道真丹领域两大领域。

    入门领域,为后天武者境和先天紫气境!

    而武道真丹领域,则是真元境,天元境,虚丹境,真丹境,玄丹境等境界!

    更多的,你没必要知道,一步步的踏踏实实的走,当某一天你回头,才会知道,你究竟走了多远!”

    “若是率先知道,距离超出了极限,进步的路,你就不可能走远!很多时候,人不是有能力,而是被逼到了极致,才有了能力。”

    九剑宗宗主留下这一段话,转身便飞向了另外一方的主峰,跟随那长月仙子离去的身影而去。

    或许,遭遇到他,也仅仅只是两人从此地路过而已。

    “呵呵,我古箫洪,竟是没一个贱女人重要!”

    “这贱女人,攀上了一个骚|货,就立刻耀武扬威了起来,立刻忘记了弟弟死的痛苦和悲伤,那么兴奋和激动!实在是不可忍!该死!实在该死!”

    “还有那贱人长月,我对她如此恭敬,竟是完全不屑于与我交流!这是在践踏我的尊严吗?总有一天,我要把她踩在脚下,要狠狠蹂|躏她、凌|辱她,让她知道,如此轻慢我古箫洪,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给脸不要脸的贱人!”

    古箫洪心中怒骂不已,眼眸也变得疯狂而冰冷。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