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到正午。

    天气依然很好,阳光也正浓。

    灵荷秘境里,可以看到外面的阳光,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

    但外面的阳光,却进入不到这里。

    这里,也没有阳光。

    可周若辰并不失望。

    他知道,这世界,不是所有的美丽的地方,都一定会有阳光笼罩;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一定可以见到阳光的。

    灵荷秘境,若不蜕变,也永远见不到阳光,就像是他之前若不蜕变,也绝不会踏入全新的征途一样。

    周若辰深呼吸一口气,踏出了灵荷秘境。

    阳光,晒在了他的身上,让如今身强力壮的他,恍若拥有了极致的底蕴,如披上了一件光芒四溢的战甲。

    周若辰的虚丹境一重的境界丢失了。

    但他的战力,却没有丢失。

    虚丹凝练,那却是曾经的虚丹,境界的起步,还需要他自己的累积。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如今,周若辰的肉身战力,足以一拳打死虚丹境七重的古箫言,比之之前更加轻松。

    但他的境界,才只有真元境五重。

    不过这个境界,他才修炼了一上午。

    一个上午,两个时辰而已。

    若是在灵荷秘境之中继续修炼,即便是重新踏入虚丹境,损耗十余天时间,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但,他不能让这三名少女如此暴露的躺在这里。

    时间持续下去,本源损耗的她们,会成为以后难以抹除的道伤。

    他出现,便是为了这三名少女治疗。

    周若辰先站在了周聆夜身边,然后,他以真元境五重的境界,汇聚出一泓清泉流水,化作一道水剑,飞向了周聆夜的眉心。

    那水剑,如一道无形杀机,陡然之间,便没入了周聆夜的眉心。

    拥有了这种灵性的泉水洗涤,拥有了生命古树的树叶的力量的泉水,没入周聆夜眉心之后,周聆夜,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很直接,也很全面。

    如洗筋伐髓,淬炼肉身,也淬炼灵魂。

    这样的力量,算不得很庞大,但,那只是相对于周若辰的看法而言。

    对于周聆夜三人而言,这就是无比浩瀚的能量,足以,让三名少女一步虚丹境,战力,也在虚丹境之中,远远超过普通修士。

    周若辰等待了片刻,灵魂的力量感应到了周聆夜的变化之后,便也释然了许多。

    随即,他连连拍出两道水剑,杀向了春梅和秋竹的眉心。

    也是在这刹那,秋竹莫名的苏醒,然后看到了那一幕。

    她先是惊喜,然后是激动,接着是怔然和匪夷所思的惊讶——似乎,她认为那水剑,是斩杀手段。

    但随即,水剑没入眉心,无法控制的蜕变开始,她才恍然,原来,那是一种拯救的手段。

    秋竹因此,而心中更加惭愧。

    但她却主动的配合水剑的效果,开始凝练。

    同时,在状态刚刚稳定之后,她也立刻唤醒春梅和大小姐周聆夜。

    如此一来,三名少女都苏醒了,便也立刻发现了自身这般春|光外泄的尴尬情况,但在偷看周若辰的时候,发现周若辰并无关注她们、而是在思考什么的时候,心中又难免有些莫名的失落。

    不过,她们都无比放心的是,最起码,周若辰,如今已经不像是过去那样,在血月之后,继续变得呆傻了。

    ……

    “虚丹境!我终于虚丹境了!”

    “我,我也虚丹境了!”

    “我也是!”

    三个喜极而泣的声音,带着颤栗之意,带着无比激动的情绪,呈现在了浮月庭院里。

    这一切,在即将落幕的阳光下,是那么的美好。

    时间,又逝去了一下午。

    远处,重新修炼、境界已经踏入了天元境五重的周若辰,也只是淡然的笑了笑,有少年的情怀,但是也有些特殊的镇定和稳重。

    “周若辰,我们都虚丹境一重了!我甚至于已经达到虚丹境一重中期接近后期了!战力,也起码在近三的层次!周若辰,谢谢你,谢谢你的帮助!”

    周聆夜带着春梅和秋竹,来到了周若辰的身边,无比感激的说道。

    当然,三名少女如今的目光,也非常的热切。

    周若辰如今依然只是一身白色的粗布长袍。

    但是他身形修长高大,那曾经的长袍,明显短了很大一截,却丝毫不影响他那种独特的气质与风韵魅力。

    他站在这里,本身就是这里的一道俊逸超凡的风景。

    他化作了普通人,但哪怕是携带了一缕最强者的气质,那也依然拥有无可匹敌的绝世魅力。

    “恭喜,这下子,大周家族,就有希望了。你们的肉身,已经很强,底蕴很足,比你们自己苦修要来得更坚实。但,以后,却需要你们更艰苦努力去修炼了,因为底蕴强大,使得你们也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周若辰微微一笑,很随和的说道。

    他的笑容,无比温暖人心。

    三名少女,全部芳心乱跳,心如鹿撞,激动得一时间竟是紧张了起来,都不会说话了。

    特别是春梅和秋竹这两名少女,定力远远不如周聆夜,因而在这一刻,曾经的不喜甚至于是厌恶的心情,全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仰慕之心,她们,完全被周若辰的绝世魅力,秒杀了。

    如此一来,回想过去,两名少女都恨不得自己打死自己——当时那么好的机会,自己,竟是没有抓住,如今……却是再没有机会了。

    两名少女在芳心火热之后,便也逐渐的清醒了过来,因而目光也颇为黯然了几分。

    不过,若是一直可以陪伴着大小姐,或许,也是有机会陪伴在大少爷身边的……

    春梅和秋竹,又忍不住生出这般希望的念想来。

    “嗯,我们会更加努力的,绝不会因此而骄傲自大,因为这些能力,都是周若辰你赋予的,而不是我们自己修炼得来,若是我们不努力吃透这实力,今后的成长,只怕是会非常的有限!”

    周聆夜正色说道。

    她清晰悦耳的声音,让处于憧憬之中的春梅和秋竹,立刻清醒了过来。

    两名少女也心中凛然,同时也保持了镇定的心境,不再表现得那么不堪。

    “我们也会和大小姐一样,誓死追随在大小姐身边,不离不弃,苦修求道,矢志不渝。”

    春梅坚定的说道。

    秋竹虽然没有说,但在之前,她就一直是最努力的人,之后,她自信,自己也一定会更加努力。

    “你们能有这般想法就好。如今,你们崛起,大周家族有了希望,我周若辰,便是时候,该离开了。”

    周若辰目光之中呈现出赞赏之色,同时声音温和、亲切的说道。

    “啊——你你你要走了?”

    周聆夜心中一凛,立刻紧张的询问道。

    她眼中的关切之色,十分明显。那份不舍之意,也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她微微脸红,却无比镇定的正视了这份心境。

    这是她自己的心的表现,她不会去刻意否定,不会去那么虚伪的遮蔽。

    “嗯,要走了。该走的,终究是要走的。如今,周家没有你想的那么差,不用太担心。”

    周若辰笑道。

    他话语很随意,也很洒脱。

    少了之前的深不可测,变得更加阳光开朗,更加意气风发,但是也更加的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他似乎,并没有将大周家族放在心中,或者说,他对大周家族,并没有感情?

    这种表现,落在了周聆夜心中,让周聆夜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周若辰严格来说,他所背负的一切,都是家族放置上去的,而不是他自己该背负的。

    他只是剑元池之中的弃婴,被周家抚养大,是不是真的拥有周家古老的血脉,还不得而知。

    即便是真有,和大周家族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他在呆傻的时候,近乎于遭受到了曾经大周家族的所有人的鄙弃。

    便是连春梅和秋竹,也多有抱怨之言,不满之意。

    思及于此,周聆夜唯有一声叹息。

    “我若是希望你留下来,帮我们一起度过古族对家族的压迫和侵占,你愿意吗?”

    周聆夜开口道。

    “我境界已经丢失了,如今才天元境五重,有用吗?”

    周若辰反问道。

    “天元境五重的境界,也不低,你在,我们的核心就在!”

    周聆夜话语真诚。

    她的目光,也格外的凝聚,落在周若辰的脸上的时候,彷佛要倾注她所有的感情。

    那是一双充满了感情的双眼,也是一双充满了希望的双眼。

    这样的双眼,真的很难令人拒绝,也真的,很令人心动。

    周若辰的心,莫名的悸动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这种感觉,其实也很奇怪。

    因为大周家族的传承,其实也是周家的传承,是他父亲的传承,他这个儿子,尚且能置之不理、放任自流,反而这周聆夜,却不能。

    “这一次留下,以后呢?我终究是要离开此地的。大周家族,并不仅仅是天枯镇的大周家族。大周家族,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弱。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周若辰目光迎上了周聆夜的美丽双眸。

    没有拒绝,但也并不是答应。

    可这,却已经是周聆夜最满意的结果。

    “谢谢,谢谢。这次之后,以后,就绝不会这么被动了!”

    周聆夜话语坚定,目光也同样坚定。

    “希望,总是会被设立的美丽一些。不过我若在,这些忧虑,你的确可以不用背负,我们,也无需去想太多。”

    周若辰轻叹一声,说道。

    随即,他目光变得明亮了起来,笑道:“好了,我答应便是,你好好修炼。大周家族的事情,交给我。你联姻无极圣地的事情,也交给我。我会为你解决这两个最大的麻烦,然后,会尽力,让你们也有一个好的前途。”

    周若辰给出了承诺。

    这承诺,语气随意,像是玩笑。

    但周聆夜、春梅秋竹三人,都不认为这是玩笑。

    如今的周若辰,绝不是过去的周若辰了。

    他的承诺既然给出,他就一定会做到!

    这是一种无言的信念,也是一种无法诠释的信任。

    “嗯!周若辰,我们一起进步!不要,抛下我!”

    周聆夜声音激动,目光带着水雾之色,真挚的看着周若辰。

    周若辰彷佛看到了那名婉约、愁绪的少女,在黄昏之中,眼含泪水,一直默默的照顾着他的场景。

    那一刻,他的心,柔软了几分。

    “嗯。”

    他轻声答应。

    这声音,却是少女心中,最为美丽动听的音符。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