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又一名老者有些犹豫。

    “这一次帮了,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你们,莫非忘记了曾经的大周家族?曾经,大周家族荣耀一方,给族中弟子们的政策宽松,但出的都是废物,次次比试、试炼之中屈辱死亡、受辱含冤、颜面尊严尽失!而且,一代更是不如一代。越是天才,保护得越是好,最终越是废物!”

    “曾经,甚至于一些天才,家族举整个家族之力培养,最终却沦为别人的走狗,反叛家族,还指责家族对他不够好。这种蜜糖规则之中成长起来的天才,要之何用?一千,一万乃至于百万,都终究振兴不了大周家族。”

    “规则已经定下,索性,以后都这般严厉,死在家族里,总好过死在外面,遭受屈辱而死!再说,死于我辈修士而言,不是最大的解脱吗?!”

    那萧索的声音里,压抑着无形的怒意、不甘,失望之意。

    “唉……只是,如此,这周若辰,可惜了。好不容易崛起,虚丹一重,如今,废了。周聆夜这丫头,也……被废了。”

    那鹤发童颜的老人又怅然叹息一声,话语之中,有着浓浓的惋惜之意。

    “或许,会有转机。若是没有,就准备将那些外放的血脉收回吧,秘密培养第四代,然后,大周家族,开始封山。二十年后,再次出世。”

    那萧索的声音沉默了许久,给出了一个颇为沉重的回答。

    这个回答,使得在场的三名老者,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

    许久。

    许久之后,黑夜之中,只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叹息声。

    ……

    黎明的曙光,悄然而至。

    天色明亮了起来,浮月庭院里,传来了清泉潺潺的流淌声和清悦的鸟鸣声。

    鸟鸣山更幽。

    鸟鸣声,让这美丽的庭院,更显得静寂。

    早晨的露水,染湿了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也染湿了地面上三名美丽少女的纱裙。

    她们的身材无比曼妙,因露水湿润,而使得她们身上的衣裙,都黏在了身上,显出了修长而雪白的大腿,以及无比妖娆的身材来。

    浸润了露水的少女,尽管失去了生命本源潜能,但是她们的生命力透支,并不那么严重,因而也并不显得苍老。

    她们的境界太低,当武脉破碎之后,生命本源,也无法顺利流淌出来,损害因而也就不严重。

    此时,周若辰只觉得头痛欲裂。

    但他还是苏醒了过来。

    过去的记忆,近乎于一片空白,彷佛岁月,都已经全然被他遗忘。

    他努力的回想,却无法记起什么,只是,心中彷佛总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响起,让他进入灵魂的世界之中。

    周若辰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的身体虽然变得极为强横有力,但四肢的僵硬和不协调的感觉,强烈的充斥着他的身心,这让他一度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他自己了。

    站起来,周若辰才发现,身边躺着三个美丽清秀、充满了极限诱|惑力的美丽少女。

    其中,一名身材略显成熟风韵的美丽少女,更是衣裙被风掀开,露出了接近底线部位的一片白|花|花的大腿来。

    那修长的大腿,光洁如凝脂,柔嫩得如要滴出水来了一般。

    “这——”

    这三名少女,周若辰记忆之中很熟悉,但他却无法回忆起来。

    当下,周若辰汇聚自己的思想,集中到眉心,他听从了心中那一直呈现出的未知的声音的指导。

    思想汇聚眉心,周若辰只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吸引了过来。

    然后,天地豁然一变,周若辰便已经出现在一片美丽动人的莲花水池旁。

    说是水池,这里更像是一片巨大的湖泊,海洋。

    因为这里看不到边界,无边无际。

    “灵荷秘境?”

    周若辰若有所思,似乎,有些基本的记忆,因此而松动了起来。

    “我是周若辰,大周家族的那个每天都会失去记忆的周若辰,也是……父王为疼爱的儿子之一,对了,父王,父王是谁……”

    “父王似乎来自于……地球?”

    周若辰思索着。

    他的记忆之中,立刻呈现出了地球上的生活画面,那只是属于真虚天禁里的经历。

    渐渐地,周若辰发现,思考到这方面的记忆的时候,记忆竟是如流水一样的流淌了回来。

    曾经历经过的地球生活,竟是很自然的呈现而出。

    在地球上,他父王让他体会文明的结晶,运用真虚天禁,让他成为了一个凡夫俗子。他也在这样的普通生活之中,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就拿下了六个领域里的博士学位。

    如今,这些记忆,竟是莫名苏醒了回来,以至于,周若辰反而颇为错愕。

    因为这段记忆,周若辰才忽然明白,他苏醒的,是普通的记忆,是不蕴含规则和法则奥义的记忆。

    而那些重要的修炼记忆,却被他自己和血月守护,所封禁了起来。

    他不再拥有悲天悯人之心,就彷佛是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重新复活一次一样。

    但,他又有着属于绝世强者该有的强者之心,强者意志。

    “记不起,终究会有一天可以记起。但我斩杀古箫言的所有经历,和周聆夜交流的所有经历,却历历在目,仅仅只是失去了法则守护、奥义追随的光环而已,便如从神灵,化作了普通人一般。”

    “若是之前的我,终究是无法承担这样的变化,会依然在今后,出现变故。而如今,却已经没有后顾之忧。”

    “这是大伯,还是父王对我的守护?但,这大抵上是最后的守护了。”

    周若辰喃喃自语,眼中含泪。

    他在这样的状态,其实察觉到了封禁的一丝漏洞,他可以通过之前周聆夜的记忆,思考他自己的心态,通过无数次的反复推衍逆向推衍,搜寻过去的记忆。

    但,他没有那么做,甚至于将那种漠视苍生、悲天悯人、冷静淡漠和源自于灵魂的威凛等记忆,全部的摒弃,彻底放弃。

    以此,断绝短时间搜寻记忆之中深层次封锁解封之法的可能。

    他不能。

    不能让父母亲人的最后守护,化为乌有。

    他就是他,在父母眼中,即便是可以逍遥自在的活一辈子,也都是赚的。

    所有记忆丢失,唯有真虚之中现代社会里、普通人生活的二十余年记忆,犹然存在,便是最好的诠释。

    有一种幸福,它的名字叫‘凡尘’。

    有一种守护,它的名字叫‘凡俗’。

    最简单的,往往也是最浩大的。世间万物的至道,也莫不都是如此。

    周若辰,在灵荷秘境之中跪了下来。

    面对无尽灵荷,面对清澈的湖水,他声音诚挚,如雷鸣之音,发下宏愿。

    “父王,母后。以后,孩子会随心而为,率性而活。不求闻达于天地,不求功名于万道,但求一生问道,一生逍遥。

    不拘泥于凡尘,不蔑视苍生,不轻慢虚浮,不凶狠霸道。”

    “万物有灵,父王母后在上,孩儿便踏出这逆转宿命的一世,征战自我,问道红尘万象。”

    “父王母后,若有可能,孩儿也会找寻到兄弟姐妹,与他们一起努力,一起,为曾经的布局、为消失的祭天域,而献上自己无悔的修道生涯。

    此生,无论何时,已无遗憾。”

    ……

    周若辰说完,又连连跪拜三次。

    “嗡——”

    顿时,天地间垂下千丝万缕道霞彩神韵光泽,灵荷之水流淌而飞上虚空,又从高空落下,浇灌周若辰之身心。

    同时,一枚枚的莲花竞相争艳一般,全部绽放开来,并开始快速的生出莲蓬,生出莲子。

    莲子黝黑,却蕴含着恍若不朽的灵性与生机。

    “嗡——”

    一枚莲子飞出莲蓬,在虚空之中炸开,化出一道黑光,衍化出一片紫色的火焰,焚烧着,没入到了周若辰的眉心。

    “嘭——”

    随后,又是一枚莲子如此。

    每一颗莲子,都如此飞出,没入周若辰的眉心深处。

    就彷佛,莲花、莲子和紫色火焰,在开始锻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

    这一幕,很快。

    当天地间的莲子形成了密密麻麻的紫色花朵飞射而出的时候,那一幕,更显得繁华和浩大。

    这种场面,即便是曾经的经历征途之中,都没有见过。

    在这般过程之中,曾经的部分见识阅历,又逐渐苏醒而来,但很快,又被莫名的整理、不受控制的储存了起来。

    就彷佛,拥有特殊的智能,在处理着这些纷杂的记忆一般。

    时间流逝。

    转眼之间,半个时辰,便已经流逝而过。

    灵荷秘境的空间,多出了美丽的陆地,荷花池,缩小了许多,化作了正常的湖泊大小。

    湖泊之中的莲花,不多不少,正好拥有两百一十六株。

    岸边不远处,有一泓清泉,充满了灵性。

    那是灵荷泉水,化出的灵荷灵泉。

    灵泉处于一片氤氲天池之中,天池四周,生长出了美丽的古树。

    古树已经充满了生机,无比高大,充满了灵性的力量。

    “生命古树。”

    “悟道莲。”

    “洗魂泉。”

    周若辰看到这三大场景,顿时目光一凛,惊呼出声。

    少年的心性,因此而得以呈现出来。

    在这之前,他即便会惊讶,但历经大起大落,也往往会无比镇定。

    但,这种蜕变、改变,加上记忆封存之后,他,依然是一个全新的他,一如诸多热血而充满活力的少年。

    少年血脉,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寄情于天道万物,极情于剑心剑道,这,不正是少年修士该有的热血与潇洒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