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静寂。

    暮色早已经垂落,天也变得很黑。

    时间还尚早,但周家,却已经熄灭了照明的晶石光芒,陷入夜晚的沉寂。

    安详的夜,却无人能安详的入定。

    周聆夜伫立窗前,凝视着窗外的远方。

    那里,同样一片漆黑,也一如既往,没有半分能量气息波动。

    周聆夜很想过去看看。

    但她害怕。

    她从未如此害怕的去做一件事情,也从未如此的犹豫不决。

    造化丹送过去了,那是周家最后的底蕴。

    周若辰,真的可以一步虚丹境吗?还是说,在炼化造化丹之前,他要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周聆夜一直等待着,从傍晚时分,一直持续到如今。

    她一直想去看看,却一直不敢。

    她本已经没有希望,准备背水一战,可周若辰又给了她希望。

    想到那冷静得令人心颤的眼神,周聆夜不安的心,又逐渐的安定了下来。

    周聆夜深吸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美丽的双眸之中,不由盈满了晶莹的水雾。

    但,水雾的双眸之中,似乎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身影,是那么的清晰,却又是那么的突然。

    “周若辰……”

    周聆夜惊呼出声,同时又下意识的双手捂住嘴儿,充满水雾的美丽双眼里,满是惊讶、惊喜之色。

    “你成功了!”

    周聆夜声音发颤。

    “嗯,成功了。”

    周若辰目光凝视着周聆夜,目光之中,蕴含着一缕无法言喻的亲切之意。

    这种目光,温暖人心,冲击心灵,令人灵魂,都为之温暖。

    周聆夜灵魂都略微颤栗,差点儿要融化在这样温暖的目光里。

    那一刻,她眼中的周若辰,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充满了守护的威凛与意志。

    “你……虚丹境了吗?”

    周聆夜声音哆嗦着,无法平静那激动的内心。

    “虚丹境一重,战力,大概已经濒临六禁壁垒吧,那里有一道规则,真丹以下,还是不打破这种战力的壁垒更好。不然,天道有损。”

    周若辰目光凝视着周聆夜,语气平静,却也温和。

    “六禁壁垒……还是不打破为好?若非是知道你是绝世血脉圣子级的人物,我真会怀疑,我自己陷入幻境了。六禁壁垒,于我而言,便是战力破三近四,都是奢望。”

    周聆夜唏嘘感叹,却也渐渐的从震惊之中平静了下来。

    她体内的热血,似因此而点燃,原本黯淡而憔悴的目光,也生出了别样的灵性光泽,充满了全新的生机与信念。

    “战力,其实在乎于心。心起于思,显化为意。心无敌,战力便不会差。心凝聚,汇聚灵智,成就灵魂,蜕变魂魄,成就生命,便是战力蜕变之法。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战力低,只是局限于你对于道的理解太少,也对于自身的执念看得太轻。”

    “万古生灵,若不逼迫一下自己,并不会知道,自身能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周若辰看了周聆夜一眼,解释道。

    他的话,让周聆夜娇躯一震,很多不明白的道理,似乎刹那之间,变得无比清晰明了。

    那原本还茫然的前路,彷佛因此而绽放出了明亮刺眼的光芒。

    “意志,心灵、灵魂、生命……这才是真正的战力!局限于战力的数据评分,终究只是末流。”

    周聆夜喃喃自语,那一瞬间,她彷佛痴了。

    周若辰微微点头,目光之中显出赞赏之色。

    有些道,并不是那么容易懂的。

    周聆夜能懂,也是一方机缘,与其天赋,也有很大的关系。

    周若辰刚想再指点周聆夜几句,便在此时,天地间,忽然吹来一股淡淡的清风。

    清风徐徐,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但,周若辰的眉头,忽然微微皱了起来。

    “咻!”

    忽然之间,一道银色的光束直接飞射而来,那方向,正对准了周若辰身边的周聆夜的头部。

    这一道光束箭矢,速度如电,带起一股罡风,开始还是无色无形的,但在杀近了周聆夜之后,便绽放出了一片携带着阴冷、惊悚气息的古老符文气息。

    这箭矢,一旦击中,足以洞穿周聆夜的后脑,从眉心穿透出来。

    周若辰的手一挥,身影飘然前行,近乎于要逼近周聆夜的身体,如要将周聆夜拥抱在怀中一般。

    周聆夜的娇躯微微窒息,似那刹那之间,她已经遗忘了顿悟,遗忘了时间,也遗忘了一切。

    她的眼瞳之中,周若辰淡然平静、却俊逸超凡的容貌,立刻被放大了起来。

    只不过,对方目光清澈得,如一泓清泉,熄灭了她忽然驿动起来、显得火热的芳心。

    周若辰的眼瞳之中,倒影出的,是一道光束箭矢的杀机,就彷佛,那一道箭矢烙印到了他清澈的眼瞳内部,如即将从双眼之中杀出,而击杀的对象,正是她周聆夜一样。

    这一刻,周聆夜浑身发冷,如坠冰窟,竟是毫无反抗之力,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但,此时,那一道光束箭矢,却在周若辰探出的手臂之中,忽然定格了。

    接着,才传来一声无比沉闷的声音来。

    “嘭!”

    彷佛携带着一座大山的力量,很明显的,周若辰的手持箭矢的手,忽然一沉,双腿,都直接踏入了地下三分的深度!

    周若辰的右手,抓住了那绝杀的一道箭矢。

    这是一道白色光柱衍化的箭矢,如一束光一样,光明而纯粹。

    但它并不是光,而是以光和符文、杀戮意志凝练出来的杀戮兵器。

    光束箭矢上,雕刻满了一个个诡异的如月亮形态的印记的符文,这些符文,在周若辰眼中,同样有些诡异难明。

    周若辰猛地将手后移,跨过了他自己的肩膀,然后手臂忽然向前爆发力量,瞬间将这光束箭矢甩了出去。

    光束箭矢的速度,比之之前的速度,快了十倍都不止。

    之前只是带起罡风,而这一次,却爆发出了尖锐的气流爆鸣声,那是速度太快,产生了音爆!

    箭矢如被轰出的炮弹,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其爆发出的力量和光泽,如点燃了天空一般。

    箭矢成为了真正的光束箭矢,那光芒,甚至于极为刺眼。

    “咚——”

    可怕的巨大响声陡然传来,随即,一个青铜色战甲身影一大口血水直接喷出,在虚空远方,喷出一片血雾。

    他的身影踉跄着倒退,他手中有一柄如银月一般的巨弓,可惜,这巨弓此时已经崩裂,断开。

    而他的身上,那一身青铜色的战甲,也早已经布满了蛛丝般的密集裂纹,裂纹之中,已经填满了鲜艳的血水。

    其惨烈状态,不言而喻。

    “你是什么人?大周家族已经要毁灭,我奉劝你,最好识趣点儿,早些退避,还尚且可保一条性命,若是再不知好歹,莫要怪我古箫言不客气!”

    于黑夜之中,古箫言脸上显出了惊疑不定之色,他看向周若辰的目光,明显的充满了忌惮之意。

    周若辰站在那里,哪怕是黑暗覆盖了天地,哪怕是周若辰看起来身形单薄如随时能被风吹倒,可古箫言的眼中,却是如山岳一般,高不可攀,神圣而不可侵犯。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气势,像是绝世人物所拥有的气势。

    这种气势,让古箫言这桀骜而不可一世的高傲之人,都心生畏惧。

    而每当心生畏惧,古箫言都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抑或者是遭遇到来历惊人的绝世人物。

    他招惹不起,便打算先探探虚实。

    “大周家族,血脉传承者,周若辰。”

    周若辰话语很轻,却如雷鸣之音,响彻古箫言的心灵之中,灵魂深处。

    “周,周若辰?那个剑元池的血胎婴儿周若辰?傻子周若辰?”

    古箫言眼中显出无比忌惮、骇然之色,声音,都变了频率,韵味。

    那,彷佛是惊悚之中,发出的身不由己、言不由衷的声音。

    “对,就是那个周若辰。”

    周若辰说道。

    他无喜无悲。

    尽管他曾经只活了十六岁,尽管曾经他正风华正茂,甚至于还并未来得及开始修炼,但他的阅历,他从小到十六岁的成长,是那最绝世的王者——他的父王一点点的教导的,就像是雕琢最美丽的璞玉一样,尽心的雕琢着。

    如今,他复活而来,哪怕是在最恶劣的环境里,最糟糕的境遇中,也绝不会有半点情绪上的波动。

    周若辰知道,要立道,适应全新的道,悟道,他必须进行封镇,封镇王者的思想,过去的、随时都可能会消逝的记忆,让实力一点点的解禁记忆的禁|区,才是成长的关键。

    但,目前,他做不到。

    之前,那一道回杀的箭矢,没有能斩杀这名虚丹境七重的古箫言,便已经是周若辰的失败。

    他只是并未表现出端倪而已,却不会不承认,出手的第一招,他便已经失算了。

    “你你你——你竟然苏醒了?竟然不傻了,竟然崛起了还变得这么强!这是一步虚丹境吗?还是快真丹境了?!”

    古箫言闻言,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了起来。忍不住的,他声音已经变得充满了寒意,说出的话,更像是从牙缝之中挤出般尖酸。

    他一步步的、小心的踏了出来,在黑夜之中,拉出一道消瘦而修长的身影。

    这时,周聆夜还无法看清古箫言的身影,但她知道,那古箫言,乃是古族圣地的一名内门弟子,拥有竞争圣子选召者的资格,将来,有希望成为圣子级的天才之中的一员。

    “不用太担心,虚丹境一重而已。你想动手,就快些动手吧。正好,我也看看,如今这般世界,战力的呈现,到底拥有几何变数。”

    周若辰话语随意,也根本没有隐瞒自己的情况,说话之间,已经给出了自己的信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