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周若辰背负双手,凝视着清澈的灵荷湖水,喃喃自语。

    他的双眼,显化出了万分复杂的道韵法则。

    一条条的苍古符文,像是密集的经脉,一点点的显化。

    他的眼眸,彷佛与清澈的灵荷池水汇聚在一起,恍若天人合一。

    但,这般状态,仅仅只有片刻持续。

    他眼中的道光,迅速的崩灭、黯淡了下来。

    道韵的光芒与眼瞳的神采,也彷佛笼罩了密集的乌云,变得一片萧索与寂寥。

    灵荷湖水依然清澈,但周若辰的心,却并不宁静。

    他的记忆,每天都在丢失。

    伴随着记忆丢失的,是身边那些无比亲密的人的音容笑貌。

    那其中,不仅有父母,还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那些身影,占据了他的心,也占据了他的灵魂。

    当那些身影开始在记忆里失去的时候,他的心,他的灵魂,便也一同失去了。

    还活着的,大抵上,也只是行尸走肉罢了。

    ……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

    许久之后,周若辰一声长叹,声音寂寥而萧索。

    他的记忆,尽管依然在消散,但曾经的那一幕,却依然如铭心刻骨,如烙印在灵魂深处,无法遗忘。

    ……

    祭天域重新立道之后,周若辰和他的父母亲人生活在那里,与世无争,逍遥惬意。

    他的大伯开辟了立道的规则,却忽然失踪,音讯全无。那之后,生活便开始变得颇不宁静。

    直到有一天,周若辰跟随他的父王前往祭天域之外查探虚空未知的雷霆异象,才出事了。

    他们离开不过数个呼吸,整个祭天域,全部崩塌了。

    就彷佛被规则湮灭,就彷佛曾经的天地化道一样,一息之间,化作虚无。

    那出手之物,恍若曾经魂帝手中那一枚无比邪异的血色宝塔,在大域之中显化出了毁灭苍古的力量。

    周若辰和他的父王远远的看到这一幕,两人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的父亲用尽了所有力量,却根本无法改变这种结局。

    那一刻,他看到了他父亲眼中无比深邃的痛苦和悲哀。

    那一刻,周若辰的心,也无比的悲恸。

    “若辰孩儿,你心中崇拜、自豪的父亲,失败了。”

    “但这件事,让父王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这些,若辰孩儿,你一定要记忆到灵魂之中,永远,不要遗忘!”

    “没有真正的和平之前,所谓的安宁与自由,都只是痴人说梦。退缩不前,那就是逃避现实,终有一天会失败!”

    “当初,父王付出了绝大部分的能力帮助他的哥哥——也就是你的大伯重新立道,因而实力不进反退,已经没有巅峰时刻的无敌力量。其实,当初你大伯忽然离奇中断立道过程,并因此而消失开始,父王就应该警惕。

    只是,父王依然选择了安逸,选择了忽视,认为那一切,依然在你大伯的掌控之中。

    父王忽视了心中那份隐约的不安。当时,父王觉得,魂帝已经死去,诸多太古圣地种族的绝世圣灵帝王都已经湮灭,天地间已经重新立道……却没有想过,父王自己背负的传承,还并未传承下去。

    仙佛神族,人族乃至于妖族、言灵古族、生命古族等种族传承的薪火与责任,还依然在父王的身上背负着。”

    “没有将责任担当,却一心追求安逸。这世间的事情,又岂非如此美好?结果,彷佛在当初作出决定之时,便已经注定。”

    “只可惜,在如今,父王才幡然醒悟,悔恨不已。这份醒悟,终究太迟,太迟。”

    ……

    他父亲的声音,还犹在耳边回响。

    当时,他们亲眼看到祭天域整片区域,陷入未知的领地。

    那是一片连他的父亲——曾经的绝世王者都触摸不到、推衍不出之地。

    带着无尽悲恸之心,他们踏入了那片领域。

    只是,那里已经化作了一片虚无而黑暗的星空。

    “失败了,就殒灭吧,两次,都没有将你彻底斩杀,这一次,你没机会了。”

    “为了筹备这一次的成功,我可是耗尽了无尽的心血啊!”

    “你,如今还拿什么与我争呢?”

    无尽黑暗深处,彷佛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冷笑着说出这样的话语。

    那声音很冷,冷得如冰窟的寒气包裹着两人的身体。

    那声音也很毒辣,其一字一句的怨毒气息,毫不遮掩。

    这是什么人,竟是仇恨他父亲到了这样的地步?

    周若辰不知。

    他只知道,他的父亲近乎于所有的敌人,都已经殒灭。

    哪怕是万古的魂帝,也在之前被完全斩杀,炼化。

    可此时出现的,又会是谁呢?

    周若辰不知,他的父亲,也不见得知道,因为他父亲的许多事迹,便是他儿时成长的传奇故事。

    周若辰不知道的事情,很少。

    那苍老声音的主人,似乎也没有想过让他们知道他的身份。

    只有冷笑,依然如故。

    冰冷的笑,以及那一片暗黑色的天空,一如先前祭天域的沉寂一样,忽然崩断,崩塌。

    接着,周若辰发现,他脑海之中,显化出了诸多的场景。

    一片黑暗,如囚牢笼罩,枷锁呈现,血光迸发。

    他的父亲被锁在了方形的囚牢之中,大量的血水通过血色的长发,逸散了出去。

    所有的天赋和潜能,就像是被炼化了一样,被吞噬一空。

    他父亲的身体倒下,躺在了无尽的黑暗里,化作了那一具无比巨大的古尸。

    随后,古尸的眉心处,彷佛有虫子爬出一样,有一条生命爬了出来。

    周若辰很想看清。

    这一幕,彷佛和某个未知的场景完成了深深的契合,就像是有一个鲜血铸就的生命,正在缓慢的从古尸的眉心里爬出一样。

    时间,空间,彷佛有所重叠。

    但,那是开始。

    如今,却是终结。

    周若辰什么,都已经看不到。

    但那般状态下,他感觉,事情远远不止那么简单。

    彷佛,周若辰看到了一个奇特的玄妙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他的父亲和母后,哥哥和姐姐,弟弟和妹妹,他们都带着期盼之色,目光从遥远的未知之地凝视着他,祈愿他可以拥有未来。

    那时候,那世界,并不是黑暗的。

    可惜,记忆,却因此,而陷入中断。

    时间,如陷入永恒沉寂。

    生命,如陷入永恒黑暗。

    ……

    周若辰再次苏醒的时候,他躺在了一朵紫色的莲花之中,年龄,约莫十五六岁,正是青春年少之时。

    他的体内,没有任何的力量。

    他的部分见识,还存在,但脑海之中的记忆,却终究无法存留,在一点点的消失。

    周若辰可以做到的,就是将那些还没有消失的修炼记忆、感悟记忆,全部的整理、封存起来,以便有机会的时候,能再次崛起。

    周若辰不知,他为何还活着。

    但他知道,那必定是他的父亲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结果。

    尽管不知真相,但周若辰心中,却已经无比认定。

    那未知的敌人,是何等的强大可怕!那失踪的亲人们,如今,又是否还安好?

    那……陷入苦难之中的父亲,又究竟去了何处?

    周若辰甚至于不敢去想。

    如今,他什么能力都没有,属于他自己创立的道,也在一点点的溃散,周若辰也无法掌控,无法改变这般现实。

    体内,是无比纯粹的先天紫气。

    而眼前的世界,则很明显是一处秘境之地,这秘境,周若辰也很熟悉,这里,正是灵荷秘境。

    只是,灵荷秘境又和曾经记忆之中的灵荷秘境,有许许多多的不同。

    灵荷秘境之中,流淌着的能量,和过去彷佛完全已经不同,虽同样是无比纯粹的灵气,但这种灵气,周若辰如今觉得,其蕴含着一种全新的能量规则体系。

    “呼——”

    周若辰呼出一口浊气,记忆因为回忆,又消散了一些。

    但一些铭心刻骨的记忆,却又烙印得深刻了一些。

    “灵荷秘境。”

    “却不知,离开此地之后,会是什么情况?”

    周若辰心中沉思着,目光也终究从黯然,变得坚定。

    这是他一直不愿意正视的事情。

    事实上,在灵荷秘境苏醒,已经三天了。

    三天,他一直觉得可以从这样的环境里出去,但,一直没有这么去做。

    因为,他会想到那个生命从古尸的眉心里爬出的过程,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他是那个生命,而古尸,是他的父王。

    如今,他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坚定了信念。

    该失去的,早已经失去。

    那,只要还活着,就已经没有什么不可面对的了。

    周若辰闭上双眼,呼唤自己,让自己离开灵荷秘境。

    果然,一股无形力量,恍若吞噬之力,将周若辰吸纳进无尽的黑暗里。

    灵荷秘境的美丽世界,也因此恍若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下一刻,周若辰感觉到了无比踏实的实在感。

    他睁开了双眼,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的房梁。

    房梁的木头,是深褐色,带着一缕生命古树的气息,但是气息并不浓。

    “你醒了?虽然你是个傻子,但以后也莫要当着大小姐解开裤子方便,行那龌龊之事,这是大小姐心好,不和你这傻子计较。不然,你早死很多回了……算了,与你说,你也不明白。”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带着颇为不满的语气说道。

    说完,周若辰只觉得他躺着的床微微一动,床边,一个身材修长的杏色剑服的少女,已经站了起来,转过身之后,便自行离去。

    周若辰目光投注到了那少女的后背上,一时间,他竟是有些莫名心酸,苦涩。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那么,这是敌人立道的世界?是父王或者是大伯立道的世界?还是天道轮回之后全新的世界?

    周若辰不知道。

    但他知道,他见到了人。

    见到了活生生的人。

    而且,还是使用最基本的人族通用语言的普通人!

    有人,人族的传承,就没有中断!

    传承没有中断,那就还有机会,那就还有未来!

    那么父王的心血,大伯的付出,也就没有白废!

    周若辰颇为激动,他的血,还依然未冷。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自己的心,随后,他准备坐起之时,才略微皱眉。

    他的肉身的情况,似乎,极为不妙。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