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这个小家伙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李汉蹲在花圃边,细细的观察浇了空间泉水的花草,一天半工夫变化真不小,草叶肥厚三分之一水嫩水嫩,花朵大了有两指颜色更加艳丽了,真是了不起的奇迹啊。

    空间泉水不仅仅空间里有效果,空间外竟然也有不错效果,虽然不如空间效果明显,即使如此让人惊叹不已。李汉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切还不能完全说明,李汉想了想找来一个花盆,提着铁铲来到草场,挖了一块连着牧场土壤放到花盆里端会小院。

    李汉打算做几个实验,玉米,大麦,牧草分别装在三个花盆,对比装了三个花盆,同样玉米,大麦,牧草,牧草选了两种黑麦草和苜蓿草。添加了土壤,废料,撒了种子,分别用空间泉水和普通的河水浇灌。对比效果更加明显,李汉做好这一切,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刚刚观察花圃时候,李汉心砰砰跳,太激动,太兴奋。

    李汉回到客厅喝了一大杯冰水,靠坐在沙发,大口喘息几次,总算让自己平静下来了。如是实验效果明显,李汉可就真正发了,有着几年经营农场经验的他当然能看出这里边巨大财富。“不行,一定要冷静,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了,嘟嘟在哪里,回来一定要好好交代交代。”

    与此同时,小嘟嘟正坐在大椅子上,优哉游哉晃悠两只小马靴,一只小手抓着装饰讲究的小蛋糕吧嗒吧嗒啃着,一手指着婆罗门牛小白和金毛犬小米莉介绍。“蛋糕爷爷,这是牛牛小白,小白跑的可快乐,小狗狗小米莉很乖很乖,小白,小米莉,这是白胡子蛋糕爷爷。”

    嘟嘟见过爸爸向着威力叔叔这么介绍过黛娜阿姨和休顿爷爷,嘟嘟学会了,很有礼貌介绍自己牛牛和小狗狗给白胡子老爷爷认识。“你们好。”老人微微弯腰,伸手和伸出小爪子小米莉握握,婆罗门小牛小白,牛叫了几声,不太理着,嘟嘟生气撅着小嘴小手拍了牛牛一下。“牛牛要懂礼貌。”说着抓着牛蹄子塞到老人手里,老人微微一顿,笑着握了一下牛蹄子。

    “Pandora,还需要再来一些吗?”格拉瑟曼擦了擦手接过管家递给来一壶牛奶,给嘟嘟倒了热牛奶。“嗯。”嘟嘟一点不客气,刚刚小家伙拖着一条德国牧羊犬突然出现在格拉瑟曼眼前,可是吓坏了远处管家和仆人,主人姓格,一众的管家和仆人可是十分清楚。只是没想到,格拉瑟曼竟然没有赶走突然闯入小女孩,训斥众人。

    嘟嘟吃了两大块蛋糕抱着杯子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热牛奶,肚皮鼓鼓,吃饱了,咯咯笑着跳下椅子从牛牛身上袋子里摸出两个大西红柿。“蛋糕爷爷,送你吃。”

    “谢谢。”格拉瑟曼笑着接过西红柿递给边上的管家,嘟嘟撅起小嘴,格拉瑟曼对着管家招了招手。“去洗一下,切好送过来。”“是,老爷。”

    管家维萨有些意外,格拉瑟曼很少这样和蔼对人,多半严肃,固执,甚至偏执。洗好西红柿送上来,格拉瑟曼接过叉子尝尝,有些意外。“维萨,奥拓太太处理过的吗?”

    “不,老爷,我按着您的吩咐,只是清洗切了一下。”维萨有着英国管家的严谨,甚至有点古板,格拉瑟曼点了点头。“这里不需要你,过去吧。”“是老爷。”

    Pandora,格拉瑟曼第一眼见到感觉十分亲切,有些小调皮嘟嘟拿到格拉瑟曼眼镜细细的打量格拉瑟曼,可爱小声嘀咕,小手比划着,白胡子,白头发,老爷爷,大眼睛不时瞄着桌上蛋糕,手里托着自己的看门犬,格拉瑟曼第一次见这么一个可爱,又满是惊奇的女孩,格拉瑟曼竟然少有动了心思逗一逗小家伙,这才有了现在的场景。“真是不错西红柿,谢谢你Pandora。”

    嘟嘟高兴了,骄傲挺起小胸脯,老爷爷又夸嘟嘟了。“嗯,嘟嘟种的哦。”“是吗?”“嗯,嘟嘟种菜。”嘟嘟用力点了点小脑袋,格拉瑟曼笑着站起身来,牵着嘟嘟来到一处菜园。

    嘟嘟竟然真的认识所有蔬菜,甚至会使用菜园里工具,整理土壤浇水。格拉瑟曼站在一边看着种菜种的极为开心嘟嘟,嘴角难得露出一丝微笑。Pandora如同初生一般纯洁,笑脸如此美丽,真是小天使。嘟嘟玩的可开心了,最爱种菜,乔治农场小楼四周种满蔬菜,李汉禁止嘟嘟再靠近种子房,禁止嘟嘟再小楼四周种蔬菜。

    嘟嘟和格拉瑟曼一小一老,蹲在一起,撅着屁股挖土,下种子,浇水,甚至格拉瑟曼成了嘟嘟的帮手。直到菜地所有种子种完,嘟嘟才一脸不舍离开了菜园,格拉瑟曼对维萨吩咐道。“再购买两袋蔬菜种子,这片草地开辟成菜园。”“是,老爷。”维萨已经很少见到格拉瑟曼露出笑容,自从小姐去世,这位老人变得越加的固执,越加沉闷。

    格拉瑟曼吩咐两位女仆跟着嘟嘟,小家伙要回家了,嘟嘟说好再来帮白胡子老爷爷种菜,格拉瑟曼送着嘟嘟出门,嘟嘟乖乖和格拉瑟曼和管家,仆人一一打完招呼,走的门口时候和狗狗们打招呼,拍拍,骑着小牛,带着小米莉沿着大路,维萨吩咐两个男仆骑着马跟着送着嘟嘟。格拉瑟曼站在门前,看了一眼门前的恶霸和牧羊犬。

    “老爷。”维萨小声喊道,格拉瑟曼点了点头。“真是可爱天使,维萨,回去吧。”“是,老爷。”维萨随着进入庄园,关上铁门。“维萨,大门开着。”

    “是的,老爷,可米星小农场公会打了电话,似乎有些事情要和您谈。”维萨站在格拉瑟曼身边,说道。

    “维萨,不用管这些,我的地税不会少交的,总统没有权利管到我的牧场。”格拉瑟曼根本连什么事请都没有问。

    “是,老爷。”维萨站直身体,可米星小农场公会电话以后不会再接听了。

    嘟嘟挺高兴,白胡子蛋糕爷爷蛋糕很好吃,还有好喝牛奶,嘟嘟还种了好多菜,白胡子爷爷还邀请嘟嘟再来种菜,嘟嘟高兴拍拍鼓鼓肚皮,骑着小牛带着小米莉回到路口。“哎呦呦,嘟嘟又迷路了。”

    嘟嘟摸出挂在胸口牌牌是李汉爸爸写的,嘟嘟挥挥小手,两个跟着嘟嘟男仆跳下马来。“嘟嘟家。”上面写着李汉地址,还有电话号码,名字,嘟嘟绿卡还没有办下来,李汉希望尽快办理,只是出生证明一些材料问题,一直没有办下来,李汉不能送嘟嘟去学校学习,李汉为此没少烦恼。

    农场这边,李汉看了几次的时钟,快十二点了,嘟嘟还没有回来,李汉有些着急,小楼四周四处找了找。“真是奇怪,嘟嘟这么晚还没有回来。”

    平时小嘟嘟十点都是要吃点心的,李汉平时一天吃四顿,如今加了一顿,上午十点点心时间,下午三点半下午茶时间,多顿少吃。“黛娜,你见到Pandora了吗?”

    “汉,真是很抱歉,我没有见到Pandora,需要我帮你找一下吗?”黛娜十分喜欢嘟嘟,免费为嘟嘟做了牛皮靴子和小牛马鞍,牛皮水袋和袋子。嘟嘟昨天早晨还帮着黛娜赶小牛过河呢,黛娜似乎见到十多年前自己,小女牛仔样子。

    “不用了,黛娜,你忙吧,我想嘟嘟一会就会回来的。”李汉话语刚落,嘟嘟笑声传了过来,咯咯清脆笑声独一无二。“Pandora。”“黛娜阿姨,爸爸。”

    嘟嘟从小牛跳扑进李汉怀里,李汉猛地被大力嘟嘟一扑,倒在草地上,苦笑揉了揉自己屁股,敲了敲嘟嘟小脑袋瓜子。“快起来。”黛娜笑着拉起李汉,嘟嘟咯咯笑着搂着李汉小腿。“调皮了,黛娜,我带嘟嘟回去了。”

    ;

    〖三七中文 .37zw.〗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