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对这七个人,尤其是新人演员,绝对是个不眠之夜。

    而对叶想而言,这也仅仅是他的第二部恐怖片。第二幕剧本出来后,却依旧难以把握接下来的剧情走向。而且,如果演员是分开而没有对手戏的情况下,只能看到本人要演的部分。其他人会遭遇什么事情,却是一时间无法知道。甚至,自身的经历也未必能完全知晓,毕竟剧本的时间空白期内,也不代表就是绝对的安全时间。

    不过,对现在的叶想而言,唯有先等待了。

    此时,所有的演员们,都在猜测一件事情。

    被关在地下室房间中的,到底是什么?

    虽然看起来是被牢牢封锁在了里面,但是,没有一个演员会因此而感觉到安心。而对于资深演员于辰而言,也同样是感觉到了揪心。

    有一件事情,他不得不承认……地狱电影院的所有恐怖片,剧本实在是相当出色。中国国内的那些所谓恐怖片与其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如果这些恐怖片放到现实中上映,必定是收获巨大好评的经典恐怖巨作。然而,对于他们这些演员来说,却是每时每刻都要经历生死磨难。

    即使是这种低难度恐怖片,于辰也无法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回去。所以,他一直在内心反复告诫自己,万万不能大意,尽可能节省赎死券的扣减,无论任何时候,赎死券都相当于演员的生命!

    最终,大家都是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叶想最终是在凌晨四点多才终于入睡的。而即使如此,也仅仅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就醒来了。

    在这个没有任何窗户和通风口的密封建筑内,能判断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的,只有墙上的钟表了。

    “才六点刚过啊……”

    因为必须在八点的时候准备好早餐送下去,所以闹钟是设置在了六点半。然而现在却先于闹钟的时间醒了。

    然而他却毫无倦意,毕竟,谁能在恐怖片里面真正地安眠呢?即使根据剧本,现在还是安全期。

    从现在到八点,准备好早餐是绰绰有余的事情。而主要负责烹饪的还是于辰,他只要帮忙打打下手就可以了。无论如何,暂时……还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暂时……

    又睡了一会,等快接近六点半的时候,依旧是毫无倦意,叶想也就索姓起身了。他走出房门,开始朝着楼梯处走去。来到一楼后,穿过一条走廊就到达厅堂内。

    只见到客厅内,苏寒正在那里抽着烟,看他的黑眼圈,就知道昨晚同样是没有睡好了。此时,看到叶想走下来,说道:“来了?”

    “嗯。”

    目前还处在剧本空白期,等到了七点半,就需要按照剧本拍戏了。

    苏寒吐出几个烟圈来,并抖了抖烟灰。他此刻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愁苦,远没有于辰来得从容。叶想知道,苏寒拍摄的恐怖片不算太多,相比起其他的资深演员来,自然稚嫩许多,也是靠运气才获得了诅咒之物。他以前和扮演康雪妍的唐海兰演过一次情侣,结果反而有一点假戏真做了。而现在唐海兰一死,他也变得有些消沉起来。

    沉默了许久后,他才将烟彻底掐灭在了烟灰缸内,说道:“好了,都收了钱,不能不做事。不管那下面关的是什么,我们老老实实做三天饭就是了。张先生,我们就先开始吧……”

    “不用称呼我张先生,叫我张华就可以了。”

    苏寒这才想起,后面的剧本中,大家几乎对是直呼本名。只不过现在不是在说台词,所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由此可见,叶想虽说是个新人,但倒的确是非常注重细节。

    “好,随便,你也就叫我的本名好了。”

    这时候,那个马尾少女刘莹也走了下来。那个绿衣女人赵小雅也是紧随其后。

    “你……你们两个都醒了啊。”刘莹也同样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眼袋都有些下垂。

    对于新人演员而已,只要联想到进入恐怖片以前往往身体被肢解撕裂,种种生不如死的场景,就算再恐惧也只能硬着头皮演戏。不过,毕竟现在不是在说台词,所以刘莹的演技已经是比较自然的了。相对而言,那绿衣女人赵小雅的表现也很是可圈可点,虽然同样看得出相当局促不安,但是至少表面上并未太明显地表露而出。

    “吴君,杭青书还有那个柳……柳什么来着的?”刘莹记得两个配角的名字,却把主角的名字给完全忘记了。

    “柳海平。”叶想提醒道。

    “对,就是他!”刘莹急着说道:“他昨天……分析得像模像样的,怎么现在都还没过来啊!我们……到底怎么办?就这样做一曰三餐?我们就真的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赵小雅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该确定了吧?这个地方的墙壁根本敲不开。你昨天撕开墙纸都确认过了。”

    “你撕开墙纸看过了?”叶想追问。他当然不可能做这种多余的事情,电影里面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明显的BUG存在。换了现在的他,如果去拍摄《恐怖巴士》,也不会做离开巴士这种蠢事了。

    “嗯,看过了……我还拿了不少坚硬的东西去敲打……都失败了,连半点裂纹都没有。”

    叶想却是暗暗惊讶。他惊讶的不是墙壁敲打不开,那很正常,他惊讶的是……这别墅的隔音效果居然那么好,他完全没有听到这声音!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个地下室房间的墙壁,只怕也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如此一来,那里面不管有什么声音,都传不出来了。

    “好了,大家快去准备早饭吧。”

    一个很是稳健的声音传来,正是于辰。他的房间是在一楼选择的,而侯天白则是跟随在他身后。

    来到刘莹和赵小雅身旁,他看了她们一眼,用非常温和的口吻说道:“看你们的样子都没怎么睡好。无论如何,别太害怕,有什么事情,我们这些男人都会帮你们挡着。”

    于辰这句话,也是一语双关,有安慰这两名新人女演员的味道。这两句话一出,刘莹紧张的神色果然舒缓许多。

    接着,于辰让侯天白去帮大家冲了点咖啡。大家昨晚都没睡好,而等一会要好好拍戏,不能够没精神。同时,也帮每个人略微准备了一点早点,让大家先吃饱,好做事。

    于辰的思虑周到,让大家都是露出安心的神色,尤其是那新人演员刘莹,看着于辰的神色也缓和许多,捧着手中的咖啡,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说到:“柳大哥,你还真是贴心呢。”

    她不知道于辰的真名,现在只记住了他扮演的主角名字柳海平。

    “好了。”柳海平看大家都吃喝得差不多了,拍着手道:“大家准备工作了。不管怎样,我们收了那么多钱也是事实,做早饭也不能马虎了。根据之前研究的食谱,快点做准备吧。陆泽南,你去烧水。张华,你跟着我。”

    于辰的目光朝着叶想注视过来,他目前,打算将叶想带在身边,尽量照顾好他。

    冰箱内的食物很丰富,冻火腿,奶酪,黄油,德式香肠等,应有尽有。早饭打算做玉米果蔬沙拉,熏火腿三明治以及罗宋汤。

    “张华,将这香肠切片,还有这卷心菜和胡萝卜也切一下。”

    于辰同时还取出了番茄酱,出于小心还查看了一下保质期。

    “是不是做得太丰盛了点?对方吃得了那么多吗?”一旁正在烧水的陆泽南问道。

    “早饭其实是一曰三餐中最重要的。”不等于辰开口,叶想就代替他解释道:“一般人不太了解这个常识,甚至认为早餐是最不重要的,往往为了赶时间索姓不吃早餐,这是极为不良的饮食习惯。所以,早餐一定要好好地准备。”

    一群人忙忙碌碌,结果,很快一份精美的早餐就准备好了。

    罗宋汤是于辰亲手煮的,结果香气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等快到八点的时候,于辰打开了送菜电梯的门,将那份早餐放了进去。就在于辰准备关闭电梯门的时候,叶想忽然走上去一步,说道:“等一下,柳海平!”

    于辰一愣,不明白叶想要做什么。

    叶想将手机取出,进入了摄影状态,然后,将手机斜靠着罗宋汤的碗,说道:“好了,将早饭,送下去吧。”

    于辰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点了点头,关上了电梯门。

    “啊,原来是这样啊!”刘莹顿时明白过来,对叶想说道:“等手机上来,打开视频一看,就知道下面是什么人了!好办法!”

    叶想则是苦涩地一笑。刚才的行为,自然是要扣除赎死券的。而且,还居然直接扣掉了20张赎死券,现在的赎死券变为了161张。

    不过,如果真能拍到什么,这20张赎死券,花得也就值得了。

    然而,于辰的表情显然没有什么兴奋。虽然他不知道叶想扣掉了多少赎死券,但在他看来,这赎死券必定是白扣的。

    现在,也就只有等待了。

    叶想本人,当然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可是,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也只有试一试了,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大家继续打打牌吧。或者就这么聊聊天也成。”侯天白建议道:“就这么闷着也太难受了点。”

    “打牌我是没兴致了。”苏寒摆了摆手,“大家就随便瞎聊聊吧。毕竟聚集在这里也是有缘,顺便讨论一下——到底,那下面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