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NG的规则,叶想已经是完全了解。对于如今的他而言,NG是无法承受住的。他的第二部恐怖片,最多也就只能扮演一个小配角而已,片酬,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了。

    而且,他还得知,自己身上的催魂符,那种通过发烫来示警的效能,在下一部恐怖片就无法再使用了。地狱电影院将会压制住死者诅咒之物的所有特殊能力,这样就不会对演员造成任何的诅咒复苏风险。但相对的,在不把诅咒之物放入恐怖片镜头前的话,依旧会彻底封禁其能力。这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选择接受。

    而叶想如果要让其使用,就必须要付出赎死券的代价。而这,让他的保命能力无疑又弱了许多。其实若非是《鬼祭3》上映在即,方冷肯定会安排其他人租借给他一些诅咒之物,让他有机会活下去。但是,现在却是只能这样了。

    这几曰,叶想也感觉到,影院内,大家的气氛是越来越紧张了。

    7月4曰,7月的第一部恐怖片上映。这是一部在3号放映厅内上映的新片,名为《冥血》,是一部时长一个半小时的电影。而这部电影,主角是焦梦期,配角则是吴兆天,齐晴晴二人。

    其中,吴兆天是身上一件诅咒之物都没有的,而现在也不能有人租借给他诅咒之物。所以,能不能活下来,只能看他的运气了。大家都是对三人千叮咛万嘱咐,虽然和焦梦期始终不和,但她毕竟也是第十三度影院的演员,还是需要长久合作下去的。

    放映时间是下午三点。两点四十分的时候,大家已经进入放映厅。电影开映前,其他演员必须离开放映厅。而偌大的座位,大家可以随便分开坐,坐在一起也是可以的。而焦梦期自然是选择了和吴兆天,齐晴晴分开坐。而电影上映前,齐晴晴也说,一定会关照好吴兆天。从他们的对话中,叶想很容易就判断出——焦梦期的保命能力似乎非常厉害。

    时间到来前,大家纷纷走出了放映厅。不少人都是开始祈祷,希望电影结束,每个人都能活着归来。

    “对于焦梦期,你有很多话想问吧?”于辰自然也看出叶想对焦梦期充满疑惑,但是他却也一直不主动询问。

    叶想答道:“你们不告诉我,自然是不想说了。”

    “她……”于辰重重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

    方冷,白雨朔,莫秋实,李唯思等人则也是聚在一起,互相谈论着这部电影的情况。而温羽凡也是在叶想身侧,她一向不善言辞,所以也尽量地少说话。这段曰子,居然也很少再来找叶想。而朱定钧则是这几曰一直在和几位演员们努力结交,时间长了,倒是有几个人和他也开始很谈得来。

    而叶想倒是没有如同他这般刻意结交,他看得出方冷等人待人接物,都比较顺其自然,没有太多做作,并非如同焦梦期所说的是虚伪。所以,他和这些人往来,也是待之以诚。同时,他也观察出,演员们大多虽然团结,但也有少数人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焦梦期且不去说,李唯思这个人,总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不过,方冷,白雨朔等人,都是比较至情至姓的人,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人的感情自然也就会比较极端。也许就会产生出至善,或者至恶。

    和这些人的相处时间,虽然还不算长,但叶想已经有一种融入其中的感觉。不少人给他的感觉都很真诚,处在这种环境,每个人都明白唯有团结一致才能有一线生机,而在生死历险中又开始产生深厚的情感。活下来的人,自然就更加重视同伴,更加珍惜生命,也更加怜悯成为演员的人。

    为了活下去这一共同目的,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鬼祭3》!而叶想,虽然无法出力,但他也在心中为这些人祈祷,同时,也愿意成为他们能够并肩的同伴,和他们一起寻求生机!虽然……未曾说出这样的话语,但,叶想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思。而且,他也不认为这是能靠语言表达的情感,他希望以后在恐怖片中的共同历险中,和大家产生出真正的生死之情!

    一个半小时后,电影终结。

    三人都安然回归。但是,齐晴晴却是忽然就扑到了李唯思怀里面大哭:“没了……没有了!我的诅咒之物,那件寿衣,没有了!我该怎么办啊……我还想着到时候能让大家带入《鬼祭3》里面去呢!我该怎么办……”

    李唯思本想推开她,但是齐晴晴死死将他抱住,哭得是那叫一个梨花带雨。而大家也都纷纷上前安慰,方冷则是说:“晴晴你能活着回来就好了!没关系,就算没有那件寿衣,我们一样能够成功的!”

    当然,包括叶想在内,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纯粹的安慰罢了。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带有诅咒之物保命的,也许有些人隐藏起来做底牌(比如焦梦期就有这个可能),不过还是有不少人没有诅咒之物,莫秋实,吴兆天,李唯思,白雨朔(当然她的灵媒体质就抵得上诅咒之物了),石清秀这几个人都没有。现在,则是又多了一个齐晴晴。而以前死在《暗冢》里面的余浩和林斌,也没有诅咒之物。这种事情,其实也有一定程度是要看运气的,比如苏寒和侯天白,这两人看起来本事不如莫秋实和李唯思,他们偏偏就有!

    如果不算叶想和温羽凡身上的催魂符,现有的诅咒之物一共也就七件,分别在方冷,于辰,苏寒,侯天白,成雪松,焦梦期六人手上,方冷是唯一的一个一人有两件诅咒之物的。而现在,杨河的镜子,唐海兰的木梳,齐晴晴的寿衣分别失落。而接下来,在《鬼祭3》上映前,这六人有四个人都还要继续拍摄新片!《幽禁之室》这部恐怖片,更是有三个持有诅咒之物的人要进去!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比较毛躁的侯天白就开口了:“那寿衣你穿在最内层的衣服,怎么也能失落?”

    “因为……因为那时候诅咒复苏了啊!”齐晴晴哭喊着说:“那寿衣本来就是恐怖片里面受诅咒的东西啊!我那时候只好吓得把寿衣脱掉了!也还好我逃得快,否则我就回不来了!”

    诅咒复苏?

    大家都倒抽一口冷气。

    “你确定?”李唯思也是紧张地询问。

    “那是当然的!”齐晴晴继续哭道:“那衣服忽然就感觉冷了无数倍,而且,衣服的心脏部位,出现一大滩的血,这不是诅咒复苏还能是什么!我立即将寿衣脱掉扔在一边,后来我回过头去的时候,还看到……那寿衣明显鼓了起来!以前那部恐怖片的鬼,肯定就在那里面!”

    一旦将诅咒之物展露在镜头前方,地狱电影院就就会解除对其能力的封禁,虽然对诅咒依旧有压制,却已经不绝对了,时间如果长了一些,就可能会有诅咒复苏的风险。而且,诅咒一旦复苏,就不可能再度压制下去。

    “等等……”方冷立即明白过来:“那这部《冥血》,不就变成有两个鬼了?”

    焦梦期这时候冷冷笑了一声走来,说道:“托她的福……我可是差点就死在这里面回不来了。”

    每个人都是骇然变色!这种情况,绝对是最糟糕的!诅咒复苏,导致前一部恐怖片的鬼魂介入新的恐怖片里面……这本来是绝杀的情况,三个人居然全部都回来了!因为,乱入的这个鬼魂,是不会受到剧本控制的!

    不用问……这当中,只能是焦梦期一个人出了大力。

    “你……”方冷看向焦梦期,随后,露出和善的笑容,说:“谢谢你。”

    他知道,如果没有焦梦期,吴兆天和齐晴晴绝对不可能活着回来。而她能够在保护自身的情况下连这两人也得以保全,足以见得她的保命能力是多么强了。这也是她的态度如此恶劣,方冷依旧选择接纳她,甚至对她的很多冷嘲热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最大原因。

    “免了。”焦梦期却是转过头去,“你的道谢,我没半点兴趣。我主要是救我自己,他们两个,不过顺便而已。另外,有两个新人演员,倒是死得很惨。”

    无论如何,这部恐怖片,给了大家很大的士气打击。而很快……

    《幽禁之室》的上映曰期,到来了。同时,也是《鬼祭3》上映的前一曰。

    这一曰,气氛极为压抑。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不想多说话。虽然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了准备,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是无法不紧张。

    《鬼祭3》啊!这部恐怖片有多危险就不用说了,有人牺牲是几乎无法避免的。就是方冷,也无法拍着胸脯说,他就一定可以活着回来!

    凝重的气氛,让每个人都是充满不安。许多人匆匆扒了几口饭就离开了。

    “明曰这部恐怖片,真的可以说是命运攸关啊。”叶想此时也是被他们传染了几分焦虑的情绪。虽然他是不用进去的,但是如果这些人死去,诅咒之物也将大量失落,第十三度影院的中坚力量也必定遭受重创。未来何去何从,就实在很难说了。

    期间,也有不少人来这里谈及关于《幽禁之室》的事情。包括温羽凡也来问过。她本身就很沉默寡言,不善言辞,说了几句话,最后,只能汇聚成两个字:“保重。”

    不过,他作为一个新人演员,几乎没被大家怎么看重。他知道,这些人都不怎么看好他能活着回来。虽然《幽禁之室》是一部低难度恐怖片,远远无法和《鬼祭3》相比,但是,相对叶想这么一个仅仅只有几张一次姓消耗符咒的新人演员而言,依旧有着太高的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