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的餐厅,大家也开始谈及关于新恐怖片的排片发布。不少人的谈话焦点都集中在成雪松身上,而《1404号房间》的主演焦梦期……大家对她就没什么指望了。而且,大家也是希望从这些恐怖片里面,多拿到一些死者诅咒之物,让《鬼祭3》之行更加顺利。

    《鬼祭3》的难度,即使在整个地狱电影院的恐怖片里面,也可以算是最可怕的。这种恐怖片几乎不可能会拉新人演员进来,而且多半是联合其他电影院的演员一起进行拍摄。要知道,在这种恐怖片里面,你往往会遇到很多莫名其妙的诅咒,先前还好好说着的话,说不定下一刻你就会死得无比凄惨,而且死了以后,都还未必能发现自己已经死了!叶想目前的这点保命手段如果进去,死亡率几乎是100%。

    接着,《幽禁之室》的“剧组”,于辰,侯天白,苏寒和叶想四个人,开始聚集到了一起。聚集的场所,是在餐厅内的包厢,相当清净,很适合进行会议。

    “叶想,”于辰对这个刚进来的新人演员极为关照:“听好了,虽然这次的这部《幽禁之室》也是很低难度的恐怖片,但你绝对不能大意,因为你现在的保命手段还太弱了。何况,你本身的赎死券数量也太少。到时候进入恐怖片,除非剧本的需要或者是不可抗力,否则尽可能紧跟着我。如果不能跟着我,也要紧跟天白或者苏寒。他们都比你要有经验得多。”

    “我知道。”此时的叶想很是谦逊,他知道,自己完全还是个菜鸟新手,不能和他们这些资深演员相提并论。

    《幽禁之室》这部恐怖片,已经出现了宣传海报,不过,海报数量非常少。只是,多数海报都是大同小异。海报上,是一扇紧紧关闭的门扉。门扉后方是什么,完全不得而知。而恐怖片的简介也是有的,总体还算详细,也了解了剧情主线,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这是属于典型的悬疑类恐怖片。”于辰表现出了经验老道的样子,“这类片子在电影院的电影中占据了非常高的比例,悬疑类恐怖片的一个特点就是,往往要解谜会很困难。而且,比较容易拓展原有的剧本。虽然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在封闭的别墅内,大家宁可多耗费一点赎死券,也尽可能不要分开。不要因为对自己的保命手段有信心,就轻易地单独行动。海兰的死,是很大的教训,对低难度恐怖片也绝不可掉以轻心!”

    “这……有必要吗?”侯天白露出不满的神色来,“就为这个耗费赎死券?叶想是新人,跟着你是自然的,我们可不是!我知道,《鬼祭3》上映在即,于辰你很患得患失,但是也不必那么紧张吧?”

    于辰虽然也是资深演员,但论及威信,和方冷,白雨朔二人比,还是要逊上一筹的。

    苏寒也是附和着侯天白的话:“就是。你也该知道,于辰,一味想要求安全,就算活了下来,赎死券也必定少得可怜。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不冒风险,是不可能赚取更多赎死券的。你该知道,唯有具备更多赎死券,才能提高自身的保命能力。”

    于辰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一会后,他才说道:“好,随便你们。你们的命是你们自己的,为自己负责就好。我也不强迫你们。不过,叶想,你尽可能跟着我吧。”

    “我明白了,前辈。”叶想也是对于辰产生出很强的好感。

    于辰接着说道:“还有,这一次就是在《鬼祭3》上映前一曰进入恐怖片内,向他人租借诅咒之物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一旦失落在恐怖片内是对我而言很大的损失。你们也该清楚,这很可能是《鬼祭》系列的最后一部恐怖片,换言之……这次进入的演员,要全数生还,是很困难的。”

    这句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极为沉重起来。

    这一点,每一个演员都知道,只是,大家都不怎么敢说出口来。每一部恐怖片都有很大的危险,保命手段强的演员进入,全数生还也并非不可能,但是如果是一些高难度恐怖片,假如进入的时候手段和准备不充足,最恶劣的状态,就是团灭!

    所以,这一次,大家都是不遗余力地全力准备着。接下来的每一部恐怖片,都不可能再租借任何演员诅咒之物,以防止失落。尤其是出现了唐海兰这么一个前车之鉴,就更加对这个问题感觉到敏感了。

    于辰,侯天白,苏寒,这三个人的诅咒之物,叶想也已经有一个粗浅的了解。论保命能力,最强的自然是于辰,他最强的诅咒之物,是一根断指。那是以前某一部恐怖片中获取的,那断指的指甲,如果滴出血来,那么就能产生出很强烈的怨咒,令那“不干净的东西”无法接近他。这根断指的主人,在以前那部恐怖片里面,死后变成了一个厉鬼,那怨咒依旧残留在那断指中。当然,诅咒也很容易对于辰自身受到伤害,所以最好取出后不要超过十秒。否则,诅咒一旦复苏,于辰就死得太冤枉了。

    至于他其他的手段,因为认识他时间还比较短,所以只听他提起过这断指。至于侯天白和苏寒有何等保命之物,就不得而知了。

    “二位前辈,”叶想放低姿态对侯苏二人说道:“不知道你们各自的诅咒之物是?”

    “这声前辈倒是叫对了。”苏寒听着也算受用,“我的诅咒之物……是一幅画。”

    “还真好意思说,”旁边的侯天白却是嘟囔着:“谁不知道你是死了的演员身上拿过来的。”

    “是又怎么样!你侯天白以前不照样是还要到处租借诅咒之物!”苏寒却是不以为意:“嗯……这是一幅被诅咒的画,出自一部恐怖片,叫……”

    总而言之,后来大家大致谈了一下到时候具体如何行动的指示和注意事项。除了于辰特别关照叶想要跟着他以外,也说明了到时候在能力范围内,照顾一下新人演员们。电影内有七个打工者,而他们一共四个人,另外三人,不用问,自然就是新人了。

    “最后……叶想。我和你谈一下NG的问题。上次那部恐怖片,你运气不错,没有遇到NG的情况。”

    于辰提及了一个叶想这两天也时常想到的问题——NG。

    NG,是“nogood”的简写,一般是影视拍摄的专门术语,普通情况下一般是说错台词,表演不到位等情况。而在真实恐怖片内,说错台词是问题不大的,即使和剧本的意思差距很大,最多扣一点赎死券。但是,如果触及剧情底线,就会引发NG。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NG,分为两种。一种是失误造成的NG,一种是故意导致的NG。我先说一下后者,一般来说,如果演员被逼到了绝境,保命手段全部用光,眼看要死去的时候……演员就可能会考虑故意NG,来让这一幕重新拍摄。当然,这是有效的手段,这样一来,这一幕本身已经死了的演员,也可以重新复活。”

    叶想原本就在猜测NG是否能够让演员复活,现在一听,果不其然。但他并没有露出什么欣喜的神色,说道:“不过,故意NG,代价应该很高吧。否则,NG绝对是你们最大的保命手段,没有之一。”

    “对。虽然NG有最高三次的限制,但是NG一次就足够救人一命甚至让一个人复活,自然不可能限制不高。所以,故意NG,一旦发生,就必须扣除该部恐怖片固定片酬的……整整十倍!如果片酬是500赎死券,那么就要扣除5000张赎死券!要知道,就是方冷,他也没有那么高的赎死券!这么庞大的差距,几乎是不可能弥补的,所以故意NG几乎不存在可艹作姓。即使你真有那么多赎死券,不到生死关头,你也不舍得花出去吧?”

    5000张赎死券,已经达到最终可以离开的赎死券的一半了!如果本身片酬再高一些,那么十倍的数字就更加恐怖!那么即使故意NG换回一命,电影结束后,也会因为赎死券负数而死去。

    “那么,我们再来谈失误导致的NG。如果是单纯失误,那么,每一次NG,则需要扣除片酬三倍的赎死券!就说刚才那个例子,那么,你就需要扣除1500张赎死券,同样不是个小数目!稍微穷一点的演员,一样是分担不起的。而在怎样的情况下才会导致NG,你也该知道吧?”

    “嗯。”叶想对此虽然概念还有些模糊,不过还算了解:“必须按照角色的行为逻辑行事,这是不NG的首要条件。”

    “对。就是这个。譬如说,你知道眼前这个屋子里面有鬼,但是你有一个演你家人的演员在屋子里面,你因为害怕而逃走……那就是违背角色行为逻辑。那就不是扣除赎死券了事了,而是会直接NG。所以,你在进入恐怖片的时候,时时刻刻要铭记,你不是在扮演,你就是这个角色本身!代入到角色中,去考虑他所考虑的,感受他所感受的!唯有如此,才有可能避免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