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梦想票,小a拜谢了~)

    少时,来到近处,借着大厅顶部垂下的幽蓝灯光,只见那尊雕像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手腕一对光刃已经消失,就连眸子里的赤色火焰也完全熄灭,看样子是真的死了。

    至于豪森,整个人压在雕像身上,体外的动力装甲已经摔的严重变形,唯一完好的部位,就是经过特殊防护处理的头盔了。

    “豪森,豪森。”唐方不敢轻动,低声唤了两声。

    半晌不闻回应,就在他心中生出一股悲意的时候,阿罗斯忽然指着豪森身下露出的一线灰褐道:“那是什么?”

    唐方低头一瞧,不觉愣了下:“小狗?一条狗尸?”

    阿罗斯微微一怔,急切间好像想到什么似得,弯下腰,打开手臂上的扫描设备,对着豪森的身体从下而上扫过。

    “没死透,还有生命波动!”

    这厮还真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愣是没有命丧当场,而夹在中间的那条狗尸,业已被压成一坨花花绿绿的肉酱。

    看样子是雕像与狗尸缓冲了部分力道,再加上动力装甲减震系统的帮助,他这才吊住一口气,没有当场身死。

    “呼……”唐方长出一口气,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按下豪森颈下解锁按钮,听到“咔”的一声轻响后,怀揣十二万分小心,缓缓摘掉他的头盔。

    “豪森,豪森,你怎么样?醒醒……快醒醒……”

    豪森的脸异常苍白,嘴角还有一丝殷红的血迹,唐方与阿罗斯叫了大半天,却才见他嘴角抽搐几下,慢慢睁开眼来。

    “我……我……这是。”

    虚弱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但是话才说到一半,喉头一阵蠕动,嘴角溢出一道血水。

    “别再说话了。”唐方大惊,赶紧出言制止他,并扭头对阿罗斯道:“快,检查他的身体,确认伤势情况。”

    还没等阿罗斯有所行动,豪森惨然一笑:“不……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的内脏在刚刚的撞击中……已……已经震碎了,眼……眼下不过是靠着一针肾上腺素支撑才……才没有……”

    唐方扭头看向阿罗斯,只见他一脸悲伤的点点头。

    “呵……”阿罗斯嘴角又淌出一道血水:“还……还好,那大块头终于死了,我……我也算还清你的救命之恩了。”

    “你他ma能不能闭嘴。”唐方一拳捶在地上。

    悲愤之余,心思电转,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想死,没那么容易,这条命我要你一直欠下去。”说完,扭头朝着阿罗斯大声喊道:“快,脱掉他的动力装甲。”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阿罗斯还是依言照办,小心翼翼的将各个模块解锁拆卸。

    “你……你们要干什么?别……别拆我的棺材啊!咱……咱们怎么说也算得上朋友吧,不能入土为安,你们好歹也别让我暴尸荒野啊。”

    “蠢货,你不说话会活得更久一些。”阿罗斯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不行,趁着还能……说话,我……我一定要尽量多说几句。”

    阿罗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随着“咔”的一声响,最后一块腿甲终于被卸了下来,望着豪森已经摔得血肉模糊的下半身,唐方深吸一口气,手一挥,两只虫后出现在豪森头前脚后。

    “咦,它们……它们的伤怎么……”

    不等阿罗斯说完,唐方心念一动,两只虫后突然张开锯齿嶙峋的大嘴,迎着豪森惊骇欲绝的目光,“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墨绿色粘液。

    冰冷黏糊的液体迎头浇下,直接在他脸上涂成一团,豪森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它……它吐我口水!”

    可怜的家伙从700米高的地方栽下来摔了个奄奄一息不说,眼下居然又吃了一对丑陋爬虫的口水。阿罗斯愣了,想不明白唐方这么做是为什么。

    “唐方,我已经把命还给你了,你干嘛还要这么侮辱我。”

    这句话一说完,豪森就傻住了,回光返照还是怎么地?为什么说话便流畅了?连气力也足了。

    跟他的表情所不同的是,此时阿罗斯正大睁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豪森的身体。

    随着虫后喷出的粘液慢慢渗透至皮下,创口处忽然生出无数粉红肉芽,互相纠结着,慢慢拉伸结合,形成新的筋肉组织。而本来摔得粉碎的骨骼也在一阵律动后,慢慢聚合在一起,恢复至原来的形态。

    唐方在旁边越看越高兴,只觉胸中有股难以言喻的畅快感。

    在游戏中,虫后乃是刀锋女王结合人类、神族、虫族三个种族的dna所制造出来的全新异虫单位,既然它的哺液对虫族单位有用,那或许对人类也有所帮助。

    事实证明了他的猜测,在哺液的作用下,豪森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痊愈。

    此时豪森也发现了身体的异常,原本麻木无觉的身体突然感到一阵阵锥心刺骨的疼痛,这是好事,代表着脊柱的伤正在逐渐愈合,又能收集身体各部位的生物电讯号了。

    “这……这真是神迹啊!”阿罗斯呆了好一阵,却才咕嘟一声,咽下一口口水。

    虫后能够喷吐哺液疗伤这件事他知道,也见过,但却从没想到除了治愈那些异形,竟然还能作用于人体。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这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唐方就能把人从死神的手里给抢回来,这简直就是神技!

    他这愣神的功夫,豪森在吐出几口腹腔淤血后,伤势渐渐痊愈,竟似没受伤一般,一个翻身坐起来:“我……我好了?没死?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内脏震碎了居然都能活过来了?”

    抬起头打量一眼唐方,又看看身前脑后的两只虫后,再瞧瞧身上黑人jy一般的粘稠哺液,他彻底迷茫了。

    好半晌却才回过神来,扭头看了眼唐方,脸上露出一个比死了爹还难看的表情,小声嘟囔道:“这么说,我又欠了你一条命。”

    这货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没死居然还这么不乐意。唐方脸皮抽搐两下,冷着脸道:“想死?那容易,你重新跳一次吧,这回我保证不再救你。”

    “这么麻烦啊,算了,我还是先活着吧。”

    唐方在一旁恨得牙根痒,原以为这人就是个彪货,没想到还是个棒槌。

    阿罗斯在一边儿看不过,对着豪森冷冷一笑,指着一只虫后道:“乖儿子,快叫妈。”

    豪森一歪脑袋:“阿罗斯,你啥意思?”

    “啥意思?”阿罗斯笑盈盈的看着他:“你原该死掉,是这家伙一口哺液把你奶活了,怎么?让你喊它声妈不应该吗?”

    豪森眨巴眨巴两只眼,仔细打量一眼眉目可憎的虫后,又瞧瞧身上羊水似得黏液,不觉脸色一青:“老家伙,你耍我。”

    “废话。”阿罗斯正眼看都没看他一眼,捏出一根雪茄,用匕首切去茄头,引火点燃,狠狠嘬了一口,然后将烟气喷的豪森满脸都是。

    唐方并未在意二人的斗嘴,他已经将注意力转到系统界面。

    召唤出那名断了一条手臂的劫掠者,指挥一只虫后对准伤口喷出哺液,肉芽耸动,骨骼塑型,无数血脉筋络翻卷蔓延,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一条新生的手臂便出现在三人面前。

    异虫具有很强的自愈能力,只要不是一击致命,哪怕还剩一丝血,回到菌毯上便能慢慢恢复伤势,而人类的生化部队必须要有医疗船的支撑才可复原伤势。很显然,眼下他是没有医疗船的,不过虫后的存在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狗.娘养的,险些害老子丢了性命。”一声闷响将唐方惊醒,原来是豪森一脚踹在雕像身上。

    撒气似得踢了两脚,视线在雕像左腹扫过,他忽然发现原本在虫后、劫掠者等作战单元合力攻击下已经有了破碎迹象的鳞甲,在坠落的过程中受到二度冲击,直接碎成无数破片,露出了内部器官,一簇行将就木的幽蓝火苗。

    “都摔成这样了,它居然还没死透?”豪森脸上戾色一闪,伸手朝着那团火焰抓去,他要给它来个剜心掏肺绝户计,报之前的一箭之仇。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