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下梦想票~~)

    平台中央的空洞边沿,豪森如同一颗人形炮弹,直接撞在雕像的腿弯上。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整尊雕像连同豪森一起,就那么翻进了中央空洞里。

    “豪森!”

    唐方发出一声怒吼,瞬间血气上涌,脑海里“嗡”的一声。

    整座遗迹高达200多米,那类似发射井一般,负责升降空天飞行器的空洞少说也有300多米深,豪森就这样摔下去还能有活路?

    一路走来,即使面对苏鲁帝国压倒性的力量豪森都没有后退过哪怕半步,一直坚定的站在自己身边。

    他唐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尽管豪森一直唠叨着要还他的救命之恩,其实俩人早已将对方当成了朋友,可以共进退的战友。

    豪森或许是个莽夫,行事也够混蛋,不过骨子里却很单纯,欠了别人一命,他就会拿自己的命补上,他就是这么个傻得近乎神经病的偏执狂。

    三名劫掠者在他眼前死的只剩一名,机枪兵全灭,狗群全灭,虫后被削掉了半截脑袋,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再战。而唐方那边更是陷入苦战。

    豪森不是什么英雄,他也不想做什么英雄。只是,他欠唐方的,欠他一条命。而现在,正是他还的时候,就像站在拳台上,只要心还在跳,血仍在流,嘴里还有一口气在,也要挣扎着爬起来一样,他豪森,可以很混蛋,却绝不在生死存亡的时候当孬种。

    “这狗.日的王八蛋。”阿罗斯狠狠吐出一口唾沫,翻身站起,疾步朝着中央空洞跑去,而唐方亦是紧随其后。

    空洞深不见底,借着头盔上的深度扫描功能,得出一个令唐方、阿罗斯二人手脚冰冷的数值,533米,足足533米。

    以动力装甲的缓冲效果,能保住从50米高处摔下的使用者一条命已经是极限了,像这种500米高度,豪森活下来的希望无限接近于0。

    “王八蛋,王八蛋,逞你mb的能。”阿罗斯气的直跺脚。

    唐方默不作声的看着空洞底部,石壁周遭每间隔十米就有一圈泛着幽蓝光泽的圆形闪光点,偶有星芒闪现,将整个空洞映的微光盈盈。

    “下去。”他一脸凝重的说道。

    “下去?”阿罗斯扫了一眼身后伤痕累累的散兵游勇,不禁有些犹豫。两头半死不活的虫后,一只脊针爬虫,十条小狗,一名断臂劫掠者,一名收割者。一场战斗下来,兵力损失过半,如果下去以后再碰到敌人怎么办?

    “对,下去。活见人,死见尸,除非看到他冰冷的尸体,否则我是不会放弃的。人何以待我,我何以待人,这是我的为人准则。”

    “要知道这篓子可是他捅的,损失掉那么多兵力,你就不心疼?对他就没有一点怨气?”

    平台上光波一闪,那些作战单位不见了踪影,等他回过神来,扭头向着对面看去时,唐方已经走到空洞另一侧刚刚发现的小型升降平台上。

    “在我眼里,它们就是一堆数据,至于你们,一旦真的死了,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一堆数据?”阿罗斯愣了一下,这还是唐方第一次解释那些傀儡一般的作战单位的来历。

    “还愣着干什么?你想一个人留在上面?”

    “哦,来了。”眼见他不打算做详细说明,阿罗斯也不强求,脚步一动,快速向着升降平台跑去。

    很显然,唐方已经彻底把他当成了可以信任的战友,至于那些令人惊叹的神秘异形与陌生兵种到底是何来历,又为什么受他所支配,了解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知道他们是友非敌,这就够了。

    刚刚发现的这个小型升降平台距离中央空洞只有五米左右距离,相信二者的目的地即便不是同一个房间,应该也间隔不远。

    控制面板与遗迹脚下的升降平台一般无二,待得阿罗斯迈步走近,唐方将手按在闪动着流光的天蓝色控制面板上。

    只听脚底一声轻响,轻微的震动传来,平台载着二人由缓而急,向着遗迹底部快速降落。

    升降井内的布局与运输空天飞行器的中央空洞类似,都是每隔十米有一圈幽蓝色的光点。

    一路向下,看着那一道道蓝色光圈往头顶方向越去越远,唐方忽然有种身陷梦幻般的感觉,伊普西龙一族的科技较之人类实在是先进太多了,就拿那两尊雕像来说,从内部构造来看,分明就是一种具有高智能的守卫机器人。

    超强装甲,能够聚合成刃的极高温光束,空间瞬移,类似念动力的神秘力量,这些科技简直闻所未闻。

    纵观人类历史,以往发掘的伊普西龙遗迹中从未出现过如此高等级的科技。这娜美星对伊普西龙一族而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遗迹里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随着升降平台一路下行,唐方的脸色也变得愈见阴沉,已经542米了,升降台每下降一米,豪森生还的几率就少一分。

    阿罗斯两条眉毛拧成一团,脸色同样阴的可怕。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凝重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大约过了两分钟,身体陡然一沉,脚底传来一阵震动,升降平台总算是到了井底。

    这是一间下宽上窄的圆形大厅,半径大约在六米左右,洞顶和墙壁上是一圈一圈的幽蓝光点,亮度较升降井壁上的要高不少。

    唐方与阿罗斯脸色阴沉得如同5号行星的雷暴夜,756米,从这样的高度摔下来,除非他是神仙,否则,死定了。

    “走哪边?”阿罗斯打量一眼周围环境,沉声说道。

    升降平台往下有四条路,一直延伸到环形墙壁的四扇符文大门处。

    唐方辨别一下方位,指着位于豪森摔落方向的一扇符文大门道:“这边。”说完,一马当先,大踏步朝着符文大门走去,

    “踢踏,踢踏。”地板不知是由何种石料砌成,两人的脚步声在大厅里带起阵阵回音,仿佛寂静的钟乳洞里水珠滴落水洼中的悦耳轻响。

    转眼来到门前,不等唐方检视一侧的控制面板,门上蓝光一闪,中央的e符号转动180度,仿佛一个翻转的漩涡一般,门自己开了。

    一道青蒙蒙的光线垂下,二人视线穿过大门,最终落在对面大厅中间凸起的一个直径达七八十米的圆形平台上。

    豪森与那尊雕像落在平台中央,一动不动,像是死去一般。

    “在那!”

    二人惊呼一声,疾步穿过符文大门,向着平台中央跑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