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谢谢梦汝幺离兄弟,08a兄弟的打赏。)

    那是一个圆形平台,中央位置画着一个e符号,本来整座遗迹从外面看来就是一栋荒废无数年月的死物,哪知道他这一脚踩上去,脑海“嗡”的一声,e符号突然爆起一道闪光,纹理上幽蓝一闪,好似触动了某种机关一般,一些闪耀着幽光的流质液体顺着圆形平台与遗迹结合部位的刻纹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豪森心中一惊,赶紧往后一跃,从圆形平台上撤回。

    他的举动并未阻止诡异现象的继续,幽蓝色流质液体在短短几个呼吸便蔓延至遗迹四面,然后它就像冬眠了无数年月,重新活过来的岩石巨兽一般,随着一阵地动山摇,幽光闪烁的外壁向外散射出一圈淡蓝色的光芒。

    那些光芒仿佛蕴含着某种魔力,覆盖四周的酸雾被逼迫着向后涌动,眨眼功夫在遗迹外壁十米范围处形成一个流动着幽光,水幕一般的隔离护罩。

    “这……它……它活了?”豪森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时阿罗斯也来到他身边,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叫你别乱动,不听,怎么着,吓尿了吧。”

    唐方怎么也没想到阿罗斯也有如此风趣的一面,抬头打量一眼遗迹外围的护罩,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以往虽也听说过一些遗迹残留着能量反应,不过向眼前这么强烈的,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豪森是个莽夫,不折不扣的莽夫,唐方很奇怪,凭他这股子莽撞劲,8年的兵役生涯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不,他那毛躁的性子又犯了,在还没弄清遗迹外围这层护罩的作用的时候,他已经将手伸了出去。

    唐方想喊“住手”时已经晚了,他那只贱手直接同流光护罩来了次亲密接触。

    让唐方、阿罗斯二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豪森的手毫无阻滞的伸入护罩里面,接着是他的胳膊,然后是整个身体。

    “哈,我就知道。”进入护罩内的豪森得意洋洋的望着外面满脸难看的唐方与阿罗斯:“这天底下没有比老子的直觉更棒的东西了!”

    见他平安无事,唐方也试着往前迈了一步,水波般的涟漪轻轻一荡,果然非常顺利的穿入护罩内。

    “豪森,你应该去做女人。”

    阿罗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唐方回头一瞧,见他也跟着走进护罩内,并且将头盔摘了下来。

    呼出大气成分检测界面,果然发现氧气浓度在33%,其他诸如氮气,氦气,氩气等稀有气体含量也在人体可以接受的范围。

    伊普西龙一族的生活环境可能与地球类似,在以往发现的宇宙战舰与部分遗迹内都有这种大气环境调节系统。因此,唐方并未感到以外,同样关闭气密锁控系统,将头盔摘了下来。

    舒舒服服的吸了一口气,他刚要开口说话,猛听阿罗斯一声爆喝:“豪森,你又要干什么!”

    唐方扭头一瞧,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又一次踏上那个圆形平台,并将手按在平台中央凸起的一块泛着天蓝色流光的控制面板上。

    然后他便看到底座四周亮起一圈星芒,平台徐徐升起,速度由缓而急,带着一脸兴奋的豪森,急速滑向百米高空。

    阿罗斯在一边儿恨得是咬牙切齿,没事还好,这万一要遇到什么危险,那家伙翘辫子死了不要紧,他跟唐方也要受到连累。

    “哎,你们不要做出那种表情嘛,这东西其实就是部电梯。”

    豪森的声音从遗迹顶部传来,接着,那载他离去的平台又快速滑下,非常平稳的停在原来的地方。

    唐方与阿罗斯相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跟着一起走上平台,按动中央控制面板。

    升降平台再一次升空,几个呼吸的功夫来到遗迹顶部。这是一个占地面积约六千平米的菱形平台,表面平整光滑,中间是一个硕大的e字符。不知怎么得,唐方隐约有种感觉,这应该是一个停机坪,用来停靠大气穿梭机、太空运输机一类的空天飞行器。

    “嘿,过来瞧瞧这东西。”远处传来豪森的兴奋的大喊。

    二人扭头一瞧,却才发现平台中央靠北的位置伫立着两个近四米高的雕塑,豪森却是站在雕塑中央一处地势稍高的控制台前面,正以一种欣赏luo.模般的表情仔仔细细打量那两具雕像。

    “你们说这会不会就是伊普西龙人的样子?”

    尽管人类进入宇宙文明以来发现了不少的伊普西龙遗迹,不过可惜的是,自始至终都没得到过哪怕一丁点有关他们体形外貌的数据资料。

    因此,当唐方与阿罗斯的目光落在那两尊雕像上时,脸上的表情同样如同见了脱光衣服的国民级美女似得。

    除了身高这一明显的不同外,雕像的体型十分近似人类,同样的有一双手,一双足,一具躯干,以及一颗大小适中的头颅。

    走到跟前唐方才发现另外几处不同,它们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淡蓝色,上面是无数层层叠叠的细密鳞片。头部器官的不同非常明显,两个略微凸起呈椭圆状的耳廓,之后是非常厚重的眼睑,以及额心那犹如标志一般的e字符。

    他还注意到这两尊雕像身上穿着一种类似环颈披风的装束,两只手腕上各有一个圆形铁环。

    阿罗斯绕着左手边那尊雕像转了好几圈,并试探着用手指敲了敲,第一感觉就是很硬。而唐方那边已经有扫描结果了,是一种半岩石半金属的奇怪构造。

    “快,快拍下来,这东西说不定能卖出大价钱呢。”

    阿罗斯白了豪森一眼:“你当如今还是联邦议会治下呢?如今这些大小帝国、势力所关心的是能不能给他们带来科技革新,至于伊普西龙人是长着人一样的耳朵,还是狗一般的鼻子,他们才没兴趣研究这个呢。”

    “我发现你今天话有点多。”豪森抬头瞄了他一眼说道。

    阿罗斯一怔,苦笑着摇摇头,没有搭理他,伸手从**兜里摸出一只雪茄,引火点燃,舒舒服服的吸了一口。

    见他不理不睬,豪森也不介意,低头瞅了瞅身体前方的终端控制面板,皱眉思考片刻,突然一掌拍在一个金黄色的按钮上。

    中央那巨大的e字符突然爆起一团耀眼夺目的闪光,紧接着,原本平滑的好似铁板一块的平台表面出现一圈裂隙,然后缓缓塌陷下去,露出一个直径达50米的空洞。

    “豪森,你不乱按会死啊!”唐方吓了一跳,他这儿正在检测雕像的各种读数,没想到稍不注意,那货居然又擅作主张,乱动控制台上的按键。

    “嘿嘿。”豪森耸耸肩,嬉皮笑脸的道:“别担心,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说完,一指刚刚陷落的圆形区域:“那里应该就是遗迹的入口了。”

    唐方回头打量一眼,暗自点了点头,若他猜得没错,那个直径达50米的圆形空洞应该就是承载空天飞行器停泊、存储的起降平台。

    当豪森暗暗庆幸他的直觉又立一功而有些沾沾自喜的时候,突然,一股子毛骨悚然的寒意由有脑勺一路向下蔓延,腚沟里的肛毛都倒立了起来。

    另一边,正在扫描雕像读数的唐方忽然听到“嗡”的一声,代表着热能活动的数值一瞬间由冰点攀升至鲜艳的100,然后他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原来稳如泰岳的两个塑像动了,晦暗的眼眸中亮起一道紫芒,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关节摩擦声,两个雕像低头向着控制台上业已吓傻的豪森看去。

    “豪森,你个狗.娘养的,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唐方的咒骂传来,豪森骤然惊醒,不及多想,身子往后一跃,撒腿就往远处跑。

    他刚刚跑开,早先站立之处便迎来一条近两米长,象腿般粗细的手臂。

    这一捞扑了个空,左面的雕像双腿一动,快速朝着豪森追去,右面的雕像却是将头一转,看向旁边的唐方。

    “你好,我们不是有意……”

    雕像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眸子里紫光一盛,两只手腕的铁环上突然出现一排拇指粗细的小孔,一道又一道红色光芒射出,在手背上方形成一道狭长光刃,然后将手臂一挥,朝着唐方头顶划落。

    红光暴烈如阳,光刃未至,一股子热浪便已经扑面而来,唐方没有想到这些雕像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来不及多想,身子微偏,脚尖一点地面,侧身躲过光刃一击。

    “哒哒哒。”

    猛听一阵枪声传来,却是嘴里叼着半截雪茄的阿罗斯扣动了自动步枪的扳机。

    呼啸而去的子弹在雕像覆满鳞片的体表擦出无数火星,别说伤到它,连丝划痕都没有。

    进攻唐方的那尊雕像好像被阿罗斯的反抗行为激怒了,无数鳞片上幽蓝流动,紧跟着,唐方只觉眼前一花,雕像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凭空消失了。

    他下意识的朝阿罗斯望去,却见他身前三米处流光一闪,伴着一阵好似收音机调频时的怪异音调,早先进攻他的雕像出现在阿罗斯面前,手中光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他的头颅斩落。

    阿罗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近四米高的庞然大物居然会瞬移这种能力,他一下愣在原地,光刃表面耀眼的火红色光芒照亮了他的脸,映的一双眸子殷赤如血。

    热浪席卷而来,烈焰烤的光刃周遭空气密度骤降,折射出一道道扭曲的光幕。

    哪怕是阿罗斯回过神来,此时再躲也已经晚了,唐方眼神一寒,半空中水波荡漾,一条小狗从侧翼猛然扑出。

    雕像原本攻向阿罗斯的动作一僵,左臂非常诡异的往外一屈,一道红芒斩过,“噗”的一声,竟然将扑向它的那条小狗一分为二。

    “啪嗒”,两具干瘪的尸块落在地面,炽烈的火焰直接蒸干了切口流出的体液,随着一阵“嘶”响,空气中飘来一股烧烤腐肉的恶臭。

    它的手臂可以向外弯曲,连子弹都无法轻易洞穿的小狗居然被雕像手中的光刃轻而易举劈成两半,还有那诡异的瞬移能力,太可怕了!

    扭头再瞧另一边,豪森在雕像的攻击下左支右绌,疲于奔命,别说还击,小命能坚持到现在没丢,那都是他命硬。

    唐方觉得头都炸了,两尊雕像居然强悍如斯,这仗还怎么打!不过眼见豪森与阿罗斯二人岌岌可危,随时随地都有丢掉性命的可能,他索性也豁出去了,牙关一咬,只见身后水波连荡,小狗、虫后、收割者、劫掠者,新生产的两名枪兵,乃至脊针爬虫,先后出现在平台上,并分成两队,朝着雕像发起了死亡冲锋。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