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书友08a兄弟的打赏~~)

    “你给我站住。”玩飞镖的年轻二等兵就像海.绵.体充血溢出的前列腺液,那边还没射,他先忍不住了:“目无尊长的家伙,我就替排长好好教训教训你。”

    二等兵健步如飞,几步追到唐方背后,伸手就朝他肩头抓去,可哪里想到唐方理都没理他,身后阿罗斯却是手臂一抬,夹住二等兵的手臂一个转身,右肘直接往后一撞。

    “咔。”

    “啊……”

    肋骨折断的脆响与杀猪般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阿罗斯身子微蹲,右手抓着二等兵的手臂往前使劲一拉,“啪嗒”,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可怜孩子后心着地,摔了一个两眼翻白,一口气没上来,险些就此去见阎王爷。

    与此同时,阿罗斯的左手向下一划,顺势接住从二等兵手心掉落的飞镖,头也没回,起手往后一甩。

    “唰。”

    “哆。”

    “嗡……”

    飞镖盘前面一名黑人下士的脸上淌落两行冷汗。

    在他身后,阿罗斯随手甩出的飞镖正中靶心,整个镖尖没入大半,兀自震颤不休,嗡嗡作响。刚才那支飞镖几乎是贴着他的脖子划过的,若是再往里偏个半分,锋利的镖尖便会在他颈动脉上开出一道鲜红的涌泉。

    一丝后怕涌上心头,身高一米九三的他,望着比他足足矮半个头的阿罗斯,脸上竟是流露出一种老鼠见了猫般的畏惧表情。

    原本他还想去帮二等兵一把,不过此时此刻,就算借他两个胆子,也绝不敢再往前移动半步。

    “噗。”

    只听一道闷响,一个黑影打着横飞了出去,“哗啦”一声撞在一堆杂物上,零零碎碎洒了一地。

    豪森一记右勾拳揍飞对手,左手臂往头部一护,防住身边另一名体型瘦削,脸上长满雀斑的一等兵的拳击,然后一个假动作骗过对手,右手一记直拳打出,直接命中对手小腹,顺势左摆拳击头,右直拳紧随其后,一下打在对手鼻梁。霎时间万花盛开,姹紫嫣红。

    一等兵两眼一翻,“嘭”的一声直挺挺仰倒在地。

    这一幕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短短几秒钟,当地上三人几乎连成一片的哀嚎声响起,包括金永浩在内,休息区内所有人的脸都变得异常惨白。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安格鲁,索尔二对一居然还被人放翻在地,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谁能告诉我,这小子什么来头?什么来头!”

    金永浩脸色难看的就好像便秘拉不出屎。

    只是一个照面,自己一方三位士兵受创倒地,还有一个吓得连冷汗都出来了。这小子身边的两个手下究竟是什么来历?

    要知道侦察连可是第一装甲旅的尖刀连队,不论是装甲载具,飞行战机,还是射击竞速,肉搏厮杀,在整个3789师那都是一流的,随便拿出一个人去,放在其他部队里那都是尖兵。

    二等兵伊万,在新兵营的时候可是拿过自由搏击比赛的季军的,居然一个照面就被那叼着雪茄的老东西打折了肋骨,黑鬼纳鲁更是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还有旁边那个名叫豪森的大长脸白种男子,耍得一手好拳技,一晃眼的功夫就把配合默契的安格鲁、索尔二人干翻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真是丢人丢到外祖母家了,整个休息区十多人,全被那两人唬住了。而且,这俩人还只是那唐岩的跟班,或许……或许他那句“千万不要招惹我,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并不是说着玩的。

    唐方依旧不紧不慢的向着房间走去,对于身后发生的一幕,连看都没看一眼。

    豪森什么来历,曾听他本人提起过。服完兵役,从军队退伍以后,短短一年时间内便花光了不多的积蓄,因为没有经济来源,走投无路之下进入地下拳坛,干起了搏命的买卖。

    还别说,他的命是真硬,三年间输输赢赢打了无数场,渐渐闯出一些名头,在拳技上的造诣也随之水涨船高。就拿眼前这一幕来说,别说二对一,就算对手再加一倍,他也照样打得他们抱头鼠窜。

    至于阿罗斯什么来历,有什么绝活,唐方不知道,这快40的老家伙除了雪茄,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就更不用说做做自我介绍,讲讲以前的传奇经历这种事了。

    不过他的枪法确实很不错,早在5号行星幽暗狭窄的地穴里探险的时候,曾见过他不用瞄准,一枪命中八百米开外的岩虫。

    “怎么回事?”历喝声中,鲍威尔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看见倒在地上哀号不休的三人时,不觉脸色一寒:“谁干的。”

    “是……是他。”一名眼角长着泪痣的士兵指着已经走到宿舍门口的唐方,畏畏缩缩的说道。

    “唐岩,这是你干的?”鲍威尔阴着脸道。

    唐方顿住脚步,回头看着他,淡淡说道:“是他们先动手的,至于事情起因,指挥官可以去问金永浩中尉,或者,你也可以一起‘玩儿两把’。”

    一听这话,鲍威尔便将整件事猜出个大概来,“玩儿两把”这几个字代表着什么,在部队基层可谓人尽皆知。不用想,肯定是金永浩贪心索贿,唐岩不服,这才引出眼前的事端。

    其实平心而论,索贿受贿这种事,在部队已经是一种不光彩的正常现象。像这种帝国连年用兵,战事频繁的大环境下,基层军官跟普通士兵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将脖子别在裤腰带上的角色。读了几年军校,将一辈子卖给帝国,图什么,还不是地位与金钱。

    从手下士兵那里捞点好处这种事,绝大多数基层军官都在干,只要不是太过分,上面的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鲍威尔看来,唐岩是个老兵,不可能不了解这种“潜规则”。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金永浩不但没能从他身上刮下什么油水,反而碰了一鼻子灰。

    像索贿这种事,私下里来说稀松平常,不过一旦拿到台面上,总归是有几分不光彩的,所以,哪怕他再有心偏袒金永浩,可面对时下这一幕,也是有心无力。

    “把他们三个抬去医务室。金永浩,你身为排长,眼睁睁看着手下士兵斗殴而不加制止,罚你半月军饷。”

    “至于你们……”鲍威尔转头看向唐方三人:“罚你们在宿舍禁闭三日。”

    唐方没有说话,转身继续前行,鲍威尔的判罚看似各打五十大板,很公平,其实不然。罚金永浩半个月军饷?是说说而已,还是实际执行,谁能知道?

    不过像在宿舍关禁闭这种事,唐方还能接受,他原本就没兴趣与那些人打交道,可以清净一阵子最好。

    “哼。”唐方走后,鲍威尔狠狠瞪了金永浩一眼,转身快步离去。

    ……

    就在唐方三人被关禁闭的时候,第一装甲旅驻扎地北方450公里处指挥部大楼的一间办公室内,3789师师长弗朗西斯·乔治上校正在同通讯器屏幕上一位满面威仪的中年男子轻声交谈着。

    “弗朗西斯表弟,这件事就有劳你了。”

    屏幕上的中年人叫卫东方,是弗朗西斯母亲的堂兄之子,现任卫家南十字星舰队的副参谋官,深得帝国伊兰侯爵卫弘光的信任。

    “小事一桩,表哥只管放心好了。”

    “好,那我就等着表弟的好消息。”说完,便断开了通讯。

    弗朗西斯手指在办公桌上一划,终端屏幕上显示出一个人的资料。

    “莫里森,通知第一装甲旅的桑贾伊·罗斯汉中校来见我。”

    “是。”

    跟着,门外传来一阵脚步远去的声音。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