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票,求票票~~)

    在牵引光束的引导下,穿梭机缓缓泊入科研飞船的2号停机坪。

    待得舱门闭合,气压值恢复正常,一脸愁苦的克拉彭带领唐方等人走下穿梭机。

    负责接应的人员先将三名伤员带到医务舱救治,唐方等人则被安排到生活区休息,至于克拉彭则被副官引去舰桥同乔安娜会面。

    一路上,入目所见,包括船上原有的士兵、工程师,以及从地面基地撤退至此的科研人员,全都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整个基地被异形占领,战斗人员十不存一,这样的损失,任谁听了也高兴不起来。

    当然,这并不包括豪森、拜伦一伙人,那些家伙可是差点要了他们的性命。在这个时局动荡,硝烟弥漫,一旦对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代背景下,傻子才去担心敌人的死活。

    唐方、拜伦、阿罗斯、豪森四人被安排在一间不足20平米的房间里。两张上下铺的床位,一张多功能终端工作台,一把转椅就是房间的全部陈设。

    豪森扯掉沾满血迹的作战服,随手丢在角落里,翻身窜到上铺倒头就睡。阿罗斯将那唯一一根雪茄塞到枕头底下,转身走出房间找厕所撒尿。拜伦坐在下铺一张床上,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至于唐方,一屁股坐在转椅上,随手唤出了工作台的个人通讯终端。

    有一封来自雷克托的邮件,发信时间是一天前,发信人唐林,随手点开,是一段影像资料。

    唐林一脸欣喜的出现在显像屏上:“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通过兰纳军事学院的入学考试了。”

    “嘿嘿,日后毕业,说不定我就成了你的上级哦,哈哈哈哈。”

    ……

    “还有,我和小芸一切都好,勿念。”

    看完这段只有一分半钟的视频,唐方不觉会心一笑,知道他们二人平安无事他就放心了。

    雷克托星的雅丹公爵与卫家一向不怎么对付,这在帝国人尽皆知,唐林考入兰纳军事学院,而唐芸就读的学校又是寄宿制,想来不虞有什么危险。

    “他是你弟弟?”身后传来拜伦的声音。

    唐方回头看了他一眼:“不错。”

    拜伦沉默了一回,说道:“我想求你帮个忙。”

    “帮忙?”

    “对,帮忙!”

    ……

    片刻后,听完他的叙述,唐方不觉点了点头。

    原来拜伦想要从这艘船逃出去。虽然在穿梭机上的时候,克拉彭感激唐方对他的救命之恩,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尽最大能力保住拜伦、阿罗斯等人的性命,但是照目前这种局面来看,他丢了基地,自顾尚且不暇,又如何保障他们的安全。

    更何况拜伦是一个著名的海盗头子,不像阿罗斯、豪森一般,他的性命能不能留下,又哪里是区区一名少校能够决定的。

    “好吧。”唐方沉思片刻,缓缓点了下头。

    拜伦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非常诚恳的道了声谢。

    “我去问问周艾与伊娃,看她们要不要跟你一道离开,一会儿阿罗斯回来,你再问问他的意思。”说完,唐方推门走出房间。

    周艾与伊娃的房间在科研船另一侧,一番打探后找到二人,道明来意,伊娃迫不及待的表示要跟随拜伦离开,而周艾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亦是点头答应下来。

    唐方与二女定好接头时间、地点,告辞离去。

    走进房间的时候,阿罗斯已经从厕所回来,那最后一根雪茄被他放到唇边,正有一口没一口的舔着,动作和缓,神态**。

    唐方突然很想笑,他非常邪恶地想到一个假设,如果阿罗斯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十**岁的青春少女,这该是多么有爱的一幕啊!

    “偷走宇宙穿梭机容易,可你怎么突破帝国边防哨卡呢?”阿罗斯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小子脸上有些古怪的笑容,皱眉问道。

    “这个不用操心,我自有办法。”拜伦笑着回道。

    阿罗斯点点头:“那好……我选择留下!”

    一句话说的唐方、拜伦俩人一愣,上铺的豪森一骨碌坐起来,摸着好像跳蛋似得大光头道:“我也留下。”

    “为什么?”唐方看看阿罗斯,又看看豪森,沉声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不愿意。”阿罗斯淡淡说完,终究还是没忍住烟瘾,引火点燃了那最后一根雪茄。

    至于豪森,眉头皱的跟拉裤子里似得,好半天却才憋出一个非常不切题的回答:“我欠你一条命。”

    “你欠我一条命跟你走有什么冲突吗?”唐方有些哭笑不得,这豪森怎么跟言情剧上的大姑娘似得,一副“你看光我的身子,就要对我负责”的调调。

    “这我不管,除非你也跟他走。”说完,这家伙也学阿罗斯一般,不说话了。

    唐方瞅瞅二人,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俩跟屁虫!

    “对啊,要不你也一道走吧。”

    唐方摇摇头,没有说话。拜伦他们孑然一身,可以说走就走,没有什么负担,可他不同,还有弟弟、妹妹,真要一走了之,谁来照顾他们?更不用说帝国那连坐似得惩罚制度了。

    见此,拜伦叹息一声,沉默起来,整个房间恢复了平静。

    ……

    转眼到了约定时间,四人走出房间,来到约定地点同周艾、伊娃会面,然后分头赶到科研船的机库。

    经历过早先惊魂动魄的一幕,从5号行星逃上来的人绝大多数都已经进入梦乡,科研船所属工作人员在完成收容工作后,亦各回房间休息,整个二号机库除了几名例行维护工作的机修师外,再不见其他人。

    非常轻松的打昏机修师,拜伦、周艾、伊娃三人钻入一架“地平线”级宇宙穿梭机。

    豪森与阿罗斯启动发射程序,舱门缓缓开启,起落架垂直升起,将穿梭机送上弹射轨道。

    倒计时完毕,瞬间爆发的磁能推动穿梭机电射而去,推进器喷射的幽蓝尾焰点亮了大半个停机坪。透过控制室的瞭望窗,唐方看到穿梭机舱里的周艾转过身子,冲他挥挥手,说了一句话,看口型,应该是声“谢谢”。

    穿梭机犹如一道惊雷闪电,冲入深邃广阔的宇宙空间,渐去渐远。

    看着激光雷达上那个小红点突然消失无踪,唐方知道拜伦已经启动曲速引擎,进入虚拟时空。而与此同时,控制室外也迎来了一队警卫。

    十五分钟后,唐方、阿罗斯、豪森三人被押到舰桥。

    整个舰桥灯火通明,各系统操作员正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手头的工作。中央控制台前,一身舰长装的乔安娜正在检视无人机传回来的影像资料。

    克拉彭寒着脸走到唐方面前,怒道:“那架穿梭机是怎么一回事?”

    唐方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不紧不慢的回道:“连长,资源勘察任务结束后就放他们自由,这是当初说好的。作为自由人,拜伦他们三人搭乘穿梭机离去,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说完这句话,他又往前靠了靠,压低嗓音说道:“连长,之前你说过,会尽全力保住他们的性命,但说实话,以拜伦的身份……”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不过后面的内容,克拉彭心知肚明。说实话,以他的身份或许可以勉强保住阿罗斯、豪森几人,而拜伦,他还真没那个能力。

    “我们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唐方叹了口气:“其实知道拜伦身份的人大部分已经死去,这件事只要你不说,上面一旦问起来,就说他业已在异形的围攻下粉身碎骨了,应该可以轻而易举的瞒混过关。”

    克拉彭愣了一愣,上上下下打量他数遍,不觉冷哼一声:“好你个唐岩,都说你老实木讷,今天一看,鬼心思可真不少。”

    唐方干笑道:“没办法,这都是给逼得。”

    “不管怎么说,你们盗取‘地平线’级宇宙穿梭机这件事不容辩驳。”克拉彭阴着脸道:“等我忙完眼下之事,再处理你。”

    唐方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这又不是要命的大罪,更何况以后的事,谁能想到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舰长,检测到空间震荡。”负责监视科研船周边宇宙环境的工作人员发出一声惊呼。

    与此同时,中央控制台的全息立体投影上亮起一道橙黄色圆形闪光。

    乔安娜水润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容:“是子空间谐振荡。”

    “联络官,有来自军部的联络请求没有?”

    左侧的联络官回头道:“报告舰长,求援信号才刚刚发出半个小时,就算军部反应速度再快,也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回应。”

    “既然没有军部的回应,那就说明这马上脱离虚拟时空的不速之客并非前来支援的帝国舰队,那会是谁?”乔安娜眉头拧成一团。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启动科研船的防御姿态的时候,距离科研船大约一百公里处光华一闪,一艘长约200米,外形酷似鲨鱼的军用舰船出现在阴冷幽暗的无尽虚空中。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