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区位于西北角落,唐方六人一路上被卫海涛手下推推搡搡,踉跄着走进房间。

    周艾、伊娃一个房间,阿罗斯、拜伦、豪森一个房间,至于唐方,则是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不用想,这多半是卫海涛的刻意指使。

    完成任务以后,士兵们退了出去,拜伦坐在反射着银光的冰冷地面上,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没忍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家伙跟你有仇?还有,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透过铁栏的间隙望了他一眼,唐方没有说话,走到单人床边躺下,自顾自闭目小憩。

    拜伦吃了个闭门羹,脸色有些不好看,阿罗斯凑上前,从兜里摸出雪茄盒,随手丢给豪森一支,又扔到他怀里一支,接着摸出火来点燃自己的,“啪嗒啪嗒”使劲吸了两口,鼻孔中喷出两道蒸腾的烟气。

    “等着瞧吧。”

    拜伦扭头看了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火,引燃雪茄,放到嘴边吸了几口,不觉微微皱起眉来,这玩意儿也太难抽了!

    周艾背靠铁栏不知在想什么,伊娃躺在床上,已经睡着。整个监区气氛有些沉闷,除了不远处两名警卫手里的扑克牌摔在桌面上偶尔传来的脆响,就只剩下唐方极富韵律的呼噜声。

    他竟然真的睡着了!

    时间流逝,雷云拢聚,夜幕降临,基地四周的避雷设施以及电磁力场阻绝了雷暴的侵袭。

    唐方在警卫的吆喝下睁开眼来,抬头瞧时,炊事班的老伯克正半蹲着身子,从门隙里推进一张不锈钢餐碟来,南瓜粥,奶酪,三根胡萝卜,还有一只咸蛋。

    老伯克冲他招招手,脸上挤出一丝微笑,看起来有些勉强,不知道是担心他的安危,还是对外面异形威胁的焦虑。

    周艾将南瓜粥喝了个精光,至于奶酪,动都没动。豪森抓着根胡萝卜放在嘴里,腮帮子毫无形象的鼓动着,传出一阵“咔嚓咔嚓”脆响。

    几分钟以后,唐方吃饱喝足,将餐盘往外一推,正打算继续回床上躺着,忽听走廊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这愣神的功夫,眼前多出几个人来,为首者正是卫海涛。

    “是你?你来干什么?”

    卫海涛没有回话,冲身后警卫道:“开门。”

    警卫迈步上前,解除警报系统,然后把门打开。

    “好了,你下去吧。”屏退警卫,卫海涛带着两名心腹手下走进监室。

    正对面阿罗斯、周艾等人察觉异常,纷纷将视线转移到二人身上。

    “托马斯、康达死了,你没死。三十多名死囚,活下来的只有五人,你同样没死。唐岩,你的命可真硬啊。”

    一进门,不等他说话,卫海涛便道出一句隐含深意的话来。

    唐方阴着脸打量他片刻,冷冷一笑:“卫连长,你好像话里有话。”说完,他转身走回床头坐下:“卫连长来这儿,不是就为说这些话的吧?”

    卫海涛皱皱眉,全没料到他这么难缠。

    来五号行星之前,唐岩的资料他早就看过,非常木讷、稳重的性格,可不知为什么,以他眼下的所作所为看,竟似换了个人一般,说话行事给人一种滴水不漏的感觉。

    “说吧,托马斯与康达是不是你杀的?”

    唐方微微一笑:“卫连长,那两个人的尸检报告你应该看过无数遍了吧?你觉得那种水平的致命伤,寻常人办得到么?”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每次异形现身,你都在旁边,最终还能全身而退?”

    这卫海涛果然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唐方冷哼一声,道:“卫连长,你想说什么?异形跟我是熟人?是一伙的?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卫海涛脸色一变,他这次来,实际上是想来一次敲山震虎,看看能不能让他露出什么马脚,做些文章。不过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子回答的点滴不漏,心眼儿多的跟筛子似得。

    唐方他们带回来的资源数据显示地底蕴含着非常稀有的零号源素,这件事一旦上报,必然会引起帝国重视,届时将会派遣大批士兵入驻,清扫地穴中隐藏的异形。

    到那时节,这里就不再是他说了算了,各方势力博弈之下,取唐岩性命这件事,会变得困难重重。

    “唐岩,知道第一次你为什么会从七八米高处摔下去,掉进地坑么?”

    唐方脸色一变,想不明白卫海涛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是我让他们干的!”

    后面一句话说出口,卫海涛原本以为他会勃然大怒,最不济也要问个为什么,可没想到他依旧是面色如常,好像早就知道一般。

    “卫连长,我的命是不是很值钱?你处心积虑要我的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卫海涛神色一凛,他之所以说这些话,皆是为了刺激对方,一旦唐方情绪失控,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会立刻将之格杀。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早就知道。

    “哼,原来托马斯、康达二人果然是你杀的!”

    唐方似笑非笑的摇摇头:“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承认。”

    “你……”卫海涛被一句话噎个半死,他堂堂连队指挥官,居然在一个最底层的炮灰士兵面前连连吃瘪,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平复一下内心的躁动,他恢复到贵族该有的风度,慢条斯理的说道:“唐岩,如果我没猜错,你在雷克托,应该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吧。”

    一听这话,唐方心里“咯噔”一下,脑海里闪过一个梳着双马尾,爱吃奶油蛋糕与草莓冰激凌的馋嘴小丫头。当然,还有那个一心想要当将军的愣头青弟弟。

    虽说他是唐方,不是唐岩,但脑海深处的家庭记忆,那的一幕幕温馨景象,却是那么的真实。

    烦躁、不安、惊怒,种种情绪在心中郁积,他的脸阴沉的有些可怕。

    “你弟弟唐林,今年17岁了吧,我听说‘甘普纳’战区纳森侯爵的铁鸦舰队正在招兵。”

    “还有唐芸,看照片长得不赖,据说像她这种还未开苞的年轻女孩子,在‘苏洛’星区的‘欧米伽’空间站上很值钱。”

    卫海涛的话就像淬毒的匕首一样,一刀一刀扎在唐方的心田上。

    “甘普纳”战区,帝国与查尔斯联邦交战最惨烈的星区,用屠宰场与绞肉机形容都不为过,唐林才17岁,还有大好的青春,很长的路要走,如果真的被送进铁鸦舰队,等待他的,只能是死。

    “苏洛”星区,用唐方的理解来形容,那就是中国古代的秦淮河,至于“欧米伽”空间站,则相当于旧社会最底层的勾栏ji馆,到处充斥着劣质酒精与排泄物的恶臭。

    矿工、雇佣兵、**小偷、侥幸活下来的士兵……如此种种,组成了“欧米伽”空间站错综复杂的社会、经济系统,那里没有兄弟,没有姐妹,甚至没有父母,只有biao.子与嫖客。

    而唐芸,她才15岁!

    唐方脸皮抽动,紧紧攥起的双手发出一连串关节摩擦的爆响,他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唐岩,为什么不动手?”卫海涛毫无顾忌的大笑着:“不错,你很聪明,很懂隐忍。但是,有一点你忘了,我叫卫海涛,是一名贵族,而你------唐岩,只是一介平民,我要玩儿死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唐林去死,亲耳听唐芸被那些biao.客按在地上发泄的惨叫。”

    “不甘?屈辱?那你还等什么,动手啊,我就站在你面前。”

    唐方眸子里的火焰化成一道闪光,澎湃的劲气在手臂肌肉间飞窜。

    就在他压抑不住,待要挥拳的时候,猛然间,一声冷哼自对面监室传来。

    “哼,卫海涛,你真卑鄙!看来传言不假,你们卫家还真是盛产奸诈小人。”说话的是周艾。

    突如其来的讽刺令得卫海涛一怔,而唐方却是皱皱眉,怒意稍减,手臂上绷紧的筋脉慢慢松弛下来。

    卫海涛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儿,居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致使他的激将**亏一篑。在他的观念中,这伙囚徒的性命本就朝不保夕,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空管别人的死活,可谁承想就是有那多爱管闲事的家伙。

    “周艾,是你?”卫海涛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再回头瞧时,只见唐方已经平息了怒气,坐回床头。

    经此一事,只怕他再不会轻易上当,卫海涛寒着脸沉吟片刻,转身走出监室,来到周艾面前,淡淡说道:“以如今的你,就算死了,周弘祖也不会多说什么。”

    “切。”周艾嗤之以鼻的冷冷一笑。从被关进归墟一号空间站那时起,她就没想过会活着出去。

    旁边阿罗斯叼着一支雪茄凑到门前,目光在卫海涛三人身上来来回回,神情漠然的如同望着三具死尸。

    卫海涛身后一名脸颊消瘦的士兵迈步上前,“咚“的一声,直接一拳捶在他的胸口:“看什么看!老东西,明天就送你们上路!”

    雪茄掉在地上,烟灰撒了一圈。

    阿罗斯抬头望望卫海涛三人远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他默默捡起燃掉一半的雪茄塞进嘴里,使劲嘬巴两口,吐出一口浓烟:“拜伦,你那‘无头骑士号’是我的了。”

    另一边,唐方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花板。

    系统界面里,水晶与瓦斯的数值分别缩减至490,540。

    孵化场旁边的分裂池里绿浪翻涌,汩汩作响。

    (下午要去打印,邮寄合同,还有点琐事,本来打算今天只更这3000字,剩下的1000明天补齐,不过因为这章3000+同下一章3000+,连起来是一个高.潮的缘故,拆开来大家或许看的不过瘾。这样,如果推荐票今天能到600,我就吃存稿,更两章。

    兄弟们,推荐票砸过来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