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票票还没投的~)

    走在最前面的大胡子应声而倒,混杂着鲜血的乳白色脑浆冲天飞起,枪膛射出的子弹直接掀飞了他的天灵盖。

    哈维、纳鲁等人直接懵了,这时,一侧警戒的陆战队员同时调转枪口,密集的子弹暴雨一般倾泻而出。

    惨叫四起,飞溅的血花在“萨尔顿”金黄色阳光的映照下格外惹眼,喷泉般的血箭在沙地上洒下一片鲜艳的红。

    短短眨眼光景,大胡子、纳鲁、哈维、非裔黑人男子四人相继倒在血泊中。

    拜伦来不及多想,抱住距离他最近的伊娃就地一滚,一排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在不远处的沙丘上溅起无数飞沙。

    旁边豪森脸色一沉,翻滚中忽然撤出军靴夹层的匕首,抖手抛了出去。

    距离他最近的一名陆战队员不曾防备,匕首直接钉在他裸露在空气下的脖子上,血泉飚飞,瞬间染红了作战服,陆战队员捂着脖子瘫了下去。

    趁此时机,豪森抄起地上的自动步枪,扣动扳机的同时,顺势一脚踹在另一把枪的枪托上。大力带着枪身飞出,正好落在滚到沙丘背面的二人身边,拜伦一把抓起,骂了声:“biao子养的。”飞快的扣动扳机。

    光头佬怎么也没料到这群人反应如此迅速,回过神来时,已有两名陆战队员中枪倒地。那边拜伦躲在沙丘后面,这边豪森亦逃至一块裸岩背后,借地利之便奋起还击。

    明暗互易,形势瞬转,光头佬一咬牙,朝着周围队员打个手势,在机舱口同伴的掩护下先后退回机舱内。

    “忽。”

    尾翼前方的辅助推进器喷出一道青色火焰,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缓缓升空。

    “这群不守信用的王八蛋。”豪森忍不住大骂一声,怎么也没想到那群披着军装的帝国高官们竟然会出尔反尔。

    “我早该料到。”拜伦一脸阴沉的盯着缓缓升空的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心里满是懊恼。作为一名海盗头子,他本该更加睿智,不过,心底那一抹倩影所招致的求生欲,让他彻底乱了方寸,将这次任务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失去了以往的洞察力。

    仔细考虑一下,身为等待集中处决的死囚,军方会跟他们讲人权?这简直就是笑话,人权这东西,就像ji.女大腿叉里沾满白带的遮羞布,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肮脏道具。

    “你们快看。”他这走神的空档,身边传来伊娃颤抖的嗓音。

    二人顺着她的指向一瞧,爬升至半空的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并未如想象般离去,留下他们自生自灭,而是悬停半空,左右舱门打开,从中伸出两架黑黝黝的死神ii型机关炮来。

    “突突突突。”

    23mm口径的子弹打在沙地上溅起大股大股喷泉般的扬沙。

    伊娃的脸都吓青了,死命的往戈壁的窟窿里钻,豪森使劲拽了她一把,在这种重型武器的火力范围内,就算是躲在装甲车里,也只有被打成筛子的命。

    “快跑,往地穴那跑。”活人都怕死,拜伦也不例外,一旦这种大口径子弹打在身上,只能是死路一条。

    二人闻说,急忙朝着远处隐藏于戈壁间隙的地穴入口发足狂奔,只是,他们脚程再快,又哪里快得过来自天空的速射炮击。

    机关炮口喷射出一道道火光,沉闷的爆响在身后沙地里发酵,伊娃一边跑一边回头,当她看到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底盖打开,缓缓降下的一排红头导弹时,顿时整个人傻在原地。

    拜伦回头一瞧,亦是神色大变,“圣诞老人”-----导弹的名字非常有特色,只不过这种以打击精准而著称的热引导飞弹带给人的并非礼物,而是死亡。

    从这里到地穴入口,少说也有500米路程,哪怕三人有狮虎之速,也绝无逃脱的可能。看来军方是铁了心的要将他们全数消灭。

    “该死的。”豪森气急败坏的怒吼一声,正要端起枪做困兽反击,临死也要换几声枪响的时候,前方不远处一块岩石后面忽然闪出三个人来。

    “是你?你没死?”当视线扫过前方三人,拜伦的目光定格在阿罗斯与周艾二人中间的唐方身上。豪森与伊娃两人闻声惊醒,同样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怎么可能?这小子还活着,他竟然从蜈蚣怪的手下捡回一条命,这……这太没天理了,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天主在上,这简直就是神迹!

    这一刻,三人短暂地漠视了身后的威胁,满脑子都是对唐方平安脱险这件事的错愕。

    可当那两只体型堪比主战坦克般的狰狞巨兽忽然出现在唐方身前的时候,三人就像发生短路的电路板,只觉脑瓜里的保险丝都有烧毁的趋势。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解释,回应三人的只有虫后头冠激射出数枚骨刺摩擦气流带来的尖锐音爆。

    黑色的骨刺在空中留下一道模糊阴影,迅雷一般精准的命中悬停在一千多米高空的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一侧舷窗,将高密度合金玻璃射了个通透,并带起一大片飞溅的鲜血。

    还有几枚骨刺射穿了机身一侧的推进器,爆裂的火焰急速膨胀,无数黑烟翻涌腾空。

    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再难维持平衡,另外一个推进器间歇性的喷出一股股蓝火,机身侧旋着,缓缓从半空坠落,一头扎在沙丘上,带起水瀑般的扬沙。

    “嘭!”

    直到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坠落在戈壁滩上,闷雷似得震响由脚下传来,拜伦三人这才回过神来,急转头看时,直升机斜向下扎入沙堆,尾翼浮空,与地面呈45度夹角,正对三人一面的机身下端炸毁的推进器还在不停地冒着滚滚黑烟。

    “怎么可能!这一对丑陋的巨兽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直升机?就凭它们头冠部位射出的骨刺,竟然把悬浮在空中的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给干掉了!”

    拜伦觉得自己再做梦,活了30多年,即便大场面见过不知凡几的他,也猜不透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逃过死劫,伊娃一下瘫坐在沙地上,她的想法最单纯,不管怎么说,反正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难不成他能操纵这一对异形巨兽?”一旁的豪森直勾勾盯着正对面徐步走来的唐方,眼底流过一道又一道闪光,他多少也看出点问题来,难怪当初这小子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如今看来,他那对危险事物极其灵敏的直觉,果真又救了他一命。

    阿罗斯面无表情的走过来,理也未理三人,倒是周艾,途径拜伦身边时,冷冷说了一句:“你的香钱可以省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