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大家的推荐票,逝海的萤火虫、梦汝幺离的评价票与打赏。继续求收藏与推荐。)

    会动的零号源素?

    唐方使劲眨眨眼,仔细一瞧,果然见得那刀锋般狭长的红色区块正在快速侵蚀着上方区域,要照这个速度来看,最多也就十多分钟,便能来到地面。

    活的零号源素!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众人面面相觑,一脸的茫然。眼下这种情况,别说见,听都没听过。

    “轰隆隆。”

    突然,地面传来一阵颤动,震得头顶大空洞四周的岩壁上碎石如雨,“扑簌簌”往下直掉。

    “头儿,怎么办?”哈维慌了,连带纳鲁也放弃收集资源读数,扭过头来望着他。

    唐方皱了皱眉,向着身后二人挥挥手,道声:“撤。”此地太过诡异,不说那会动的零号源素体,这可是在地下,单单是地壳的震动,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拜伦略作沉吟,道:“数据已经收集的差不多,应该可以向军方交差了,先撤吧。”

    纳鲁、哈维二人听说,急忙将数据保存,也不去管那钻探设备与作业机器人,跟在拜伦身后往入口走去。

    豪森等人并不了解情况,眼见唐方与拜伦一脸慌张的走来,正欲上前询问时,坚硬的岩石地面陡然一震,“隆隆”的轰鸣声中,一道岩缝鬼裂开来。紧接着,脚下一沉,几个人立足不稳,顿时跌坐在地。

    唐方几人同样不好受,与对面所不同的是,他们脚下的断层开始缓缓上升,并逐渐向着后面移动,致使两个板块间的缝隙越来越大。

    “这什么情况?”

    “是地震。”

    “快跑!”

    恐慌的情绪瞬间弥漫开来,豪森身后两人连滚带爬的朝着入口跑去。

    板块间的裂隙越来越大,并快速向着两侧蔓延,不远处,早先平整如镜的水潭此时却是浪潮翻滚,地底泻出的大量热气将数百米范围内的湿气一扫而空,一股子类似硫磺与硝石的刺鼻气味扑面涌来。

    “绕路!”拜伦大吼一声,领着纳鲁三人朝着右侧跑去。

    唐方稍一犹豫,正盘算着要不要跟上之际,已经扩张至近四五米宽的裂隙中毫无征兆的喷出一股绿色喷泉,紧接着,一道闷雷般的兽嚎传来,只觉眼前阴影一闪,灯光照处,一条放大了无数倍的类似披甲蜈蚣模样的节肢怪物出现在视野内。

    三人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去。

    怪物大概有三十四米高,近二十米宽,而这还只是露出地表的部分,究竟下面还有多长,不得而知。长长的触角下是一对黄褐色的邪眼,灰蒙蒙的眼白中央只有一点幽幽绿芒,此时怪物正晃动着左右数十根粗壮的节肢,抖落身体上散布的碎石,长满尖刺的口器一收一缩,呼吸之间喷出一朵朵墨绿色的气雾。

    “这是什么鬼东西!”正对面,豪森等人稳住身形,灯光照在怪物身上,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早先往入口奔逃的家伙扭过头来一瞧,煞时唬的面无人色,几乎连吃奶得劲儿都使出来了,拔足狂奔。

    “开枪,快开枪。”

    詹姆斯大声喊叫道,自动步枪早就换到连射模式,食指死死按住扳机。

    “哒哒哒……”

    火光连闪,密集的子弹疾风暴雨一般打在怪物身上。

    只听一阵叮当脆响,怪物的披甲上冒起几点火花,高密度合金制成的子弹竟然只是在它身上留下几道白痕。

    “嗞。”

    詹姆斯几人的举动彻底激怒了怪物,粗如磨盘的一只节肢往下一戳,詹姆斯连声惨叫都没发出,便被碾成了一堆肉酱。

    血水飞溅,打在豪森的脸上,他只觉耳畔风声一紧,眼底一抹血色闪过,接着便是詹姆斯骨骼折断的爆响。

    怪物的节肢在岩石上崩出一个大坑,詹姆斯的血呈放射状飞散,几乎染红了每一寸地面。

    豪森心头一寒,压抑不住的恐惧彻底爆发开来,一面摘下腰间的高爆手雷,按下引爆按钮朝前一丢,一面边后退边大声喊道:“快跑,快跑,这鬼东西不是我们能抵抗的。”

    不消他说,身后几人已经开始分头逃命,单瞧那狼狈样,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嘭。”

    手雷爆炸,如意料中一般,除了换来一大块斑痕,并未对怪物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

    另一面唐方三人趁着怪物发飙之际,已经是悄悄的退到节肢攻击范围以外,正朝着左侧迂回,打算绕过裂隙。

    最早逃命的二人已经距离入口不远,只要进入螺旋状的岩洞里,以怪物的体型是绝不可能追上的。

    唐方一面跑,一面频频回头打量,怪物太庞大了,体型是虫后的数倍,即便系统空间内存放着多达22条小狗,2只虫后,他也没绝对把握战胜眼前这头蜈蚣怪。

    不过好在它出不来,只能卡在岩石断层的缝隙间逞威风,打不过还能逃。

    现实就像一个盘靓条顺,高学历,有内涵的奶茶biao,她从不会一次让你爽个够本,正当唐方三人拔足狂奔之际,蜈蚣怪的几条节肢撑在两侧地面上用力一提,整个窜了出来。

    下面的部分并非如唐方想象中那样类似地球昆虫蜈蚣,而是收拢成一个锥形,与一条大肠般不停蠕动的管子相接,一直延伸到裂隙最深处。

    蜈蚣怪在地面上停顿片刻,身体两侧附肢忽然抬高了几分,一道道幽蓝光芒自附肢中间的凹槽掠过,幽暗的空间里凭空多了一抹光亮,无数细微的幽蓝色物质游离在附肢两侧,远远看去就像多了数对光翼。

    飞起来了,它居然飞起来了!

    唐方惊骇欲绝的望着扑闪着无数对光翼,越飞越高的蜈蚣怪,整个人陷入呆滞状态,这他娘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因为逃亡的方向不同,已难觅拜伦四人的身影,对面豪森等人同样呆立当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只有那最先逃命的两个可怜家伙,眼见入口就在前面不远,只情发足狂奔,丝毫都没注意到已然飞临头顶的索命恶魔。

    “噗。”

    这次唐方算是弄清了绿色喷泉的来历,那赫然是蜈蚣怪的唾液。

    两个可怜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连骨头带肉便融成了一堆残渣。

    强酸唾液落在岩石地面上,“哧”的一声,腐蚀出一个五米见方的坑穴。

    唐方霎时觉得遍体生寒,这哪里是什么唾液,分明就是传说中的“龙息”。

    “艾佛森,上榴弹。”来不及吊唁死去的队友,豪森端起枪,微型控制器切换到榴弹模式,咬牙扣动了扳机。

    “嘭。”

    气体急速爆发,震荡枪管壁的闷响传出,枪榴弹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圆润的弧线,精准的落在蜈蚣怪的头上。

    “嘭,嘭。”

    与此同时,又是几声闷响传来。

    “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爆裂的火焰一瞬间吞没了蜈蚣怪大半个身子。

    高.爆炸.药外加浸染神经毒素的大量破片,在这样的连番打击之下,照理来讲,哪怕它有堪比楼房高大健硕的身躯,也绝无毫发无损的可能。

    不过现实给了人类科技一个响亮的耳光,蜈蚣怪非但毫发无损,豪森、艾佛森等人的进攻进一步激起了它的野性。

    幽蓝的元素微尘在空中洒下一道耀眼夺目的飞行轨迹,蜈蚣怪庞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一般朝着艾佛森头顶落下。

    “小心。”

    以人类全力奔跑的速度,根本就逃不出蜈蚣怪庞大身躯的覆盖范围,豪森只来得及提醒一句,转眼间艾佛森便成了蜈蚣怪身体下面一滩血肉模糊的烂泥。

    看似笨拙的身体,在数对幽蓝光翼的微调下居然能灵活到如此程度,哪怕从来不知畏惧为何物的他,亦是手足冰冷,心胆惧寒。

    子弹无效,手雷无效,就连榴弹也没什么效果,豪森有些不知所措,扭头望身后看了看,拜伦四人的身形模模糊糊出现在远方。

    但那又怎样,即便他来了,面对这心智如人,懂得堵口的庞然大物,能有什么办法。以他们随身携带的步兵武器,根本就破不开弥散在蜈蚣怪身周的幽蓝光幕,更遑论它还有着一副坚愈精钢的强健身躯。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血光乍现,又一名队友被拍成肉饼。

    蜈蚣怪动作不停,光翼一抖,在无边的黑暗中划出一道弧线,眨眼间飞到一名看似吓傻了的黑人男子身边,节肢轻轻一挥,他便如同一颗急速飞离炮膛的炸弹,“噗”的一声跌在距离入口螺旋岩洞不远的石壁上,摔得脑浆迸裂,凄惨无比。

    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属于蜈蚣怪的虐杀游戏。

    当又一名队友在龙息笼罩下化为一滩脓水残渣,庞大的阴影迎面而来,这一次,蜈蚣怪的目标换成了他。

    豪森不知道该怎样躲,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他死定了!

    “狗娘养的,死就死吧,裆里别枪的老爷们,临死也得听俩响。”他摘下挂在腰带上的两枚高爆手雷,一手一枚,撑开安全栓,拇指按在引爆键上。

    蜈蚣怪嘴里特有的腥气扑面而至,令人恶心作呕,豪森眼中闪过一抹凶厉,用力按下引爆键。

    可谁知道他这还没撒手,那飞临头顶的蜈蚣怪却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悲鸣,继而从空中一个俯冲,居然无视他的存在,歪歪扭扭的朝着后方飞扑而去。

    豪森眨巴眨巴眼,一脸的错愕。

    他敏锐的发觉蜈蚣怪的飞行姿势有些怪,节肢逸散的幽蓝微尘似乎也有一些变淡的迹象。

    “咦,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便被两声怪叫所代替,差点忘了,他手里还攥着两枚定时炸弹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