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上人声隐约,偶有微光划过水面,如此三番,声音淡去。

    唐方扒着石沿,扭头向上看了一眼,一使劲,纵身跃上石台。

    “哗,哗。”

    余波冲击着岩壁,青紫色苔藓漫了一地,上面是层层叠叠的岩虫卵。

    灯光掠过,角落里出现一线雪白。

    唐方一惊,端起枪仔细瞧了瞧,原来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幼虫,细腻粉嫩,肢体雪白,精致的好像玉雕工艺品,跟成虫有着天壤之别。

    灯光下,三五只幼虫团聚一处,正一口一口吃着虫卵外壳黏糊糊的一层白带般的分泌物。

    他本来对这些幼虫的造型还有几分喜欢,可乍见眼前一幕,不觉有些作呕,心一横,伸手扣动扳机。

    “哒哒哒。”

    火光连闪,一只又一只幼虫被子弹贯穿,透明的体液溅起数尺。

    “生命能量收集完成,数量2。”

    这样也行?唐方愕然,计算一下虫尸的数目,共有10只,也就是说每只0.2。

    妈蛋,系统也太抠门了!程序竟然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

    忍不住爆句粗,他又将目光转到那些鸵鸟蛋一般大小的虫卵上。

    “哒。”

    一枚卵被轰成碎渣,系统没有反应。

    “哒。”又一枚,“哒哒哒”……

    直到第十枚卵爆开,那性冷淡一般的女声再度响起:“生命能量收集完成,数量1。”

    在那个数值149的刺激下,唐方忍住没吐槽,火力全开,灯光过处,留下一地的幼虫尸体。

    150,151,152……

    “咔咔。”直到弹匣打光,他这才回过神来,水晶数值已经变成了178,一会儿功夫死在他手里的幼虫多达上百只。

    选择孵化场,下达指令,一只幼虫变化成卵,少时,新鲜的工蜂出笼。唐方拿出看片脱裤子的速度再次下达新指令,工蜂往菌毯里一眨,血肉涌动片刻,脊针爬虫破壳而出。

    粗短有力的六只钩足托起一条下粗上细,可自由伸缩的脊针,顶端是嶙峋的锚状针刺,令人望之生畏。

    他满意的点点头,念头微微一动,脊针爬虫狰狞可怖的躯体便出现在平台上。

    唐方吓了一跳,跟游戏里一比,现实中脊针爬虫的体型太大了,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平台,足有一间客厅大小的底盘牢牢吸附在地面上,还有那闪着幽幽寒光的铁锚一般的脊针,远远望去,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作为虫族基地的防御建筑,攻击距离可达恐怖的数千米,攻击力亦是同样惊人,平台角落里一块数米长宽的石英石居然被它一击打得四分五裂。那可是石英石!硬度足以比拟战舰外壳,而更让唐方啧啧称奇的是,它居然不需要菌毯的支持,只要扎根点足够稳固,能够抵御住反作用力,就能发动脊针攻击。

    试验完脊针爬虫的威力,唐方又将平台上的幼虫扫荡殆尽,用收获的生命能量孵化出两只小狗,自觉战斗力比之前翻了数倍,于是整理一下武器装备,闪身走入对面石壁上的洞穴。

    “格罗索,多亏了你的礼物,否则,我又怎么能因祸得福。”唐方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哼,既然你这么喜欢汉语文化,下次见面,我一定要教你一个新词,来而不往非礼也。”

    猫腰前行,洞穴越往里越宽敞,不大功夫来到一个四通八达的宽大岩洞。一股咸腥的风拂过,吹淡了岩虫排泄物的刺鼻气味。

    唐方鼻翼轻动,仔细嗅了嗅,风从右手边洞穴吹来的,咸腥中隐约夹杂着一股子成年岩虫体液特有的腐臭味。

    略作思考,他关闭自动步枪的照明灯,带好夜视仪,慢步向前。

    十多分钟以后,一些岩虫尸体,以及花花绿绿的体液出现在脚下,与之相伴的还有隐隐约约的枪响。

    唐方脚下加速,提枪转过一道弯,前面豁然开朗,却是一个超大地下空洞。

    枪声与闪光在眼前乱成一团,他俯下身子,慢慢探出头向下望去。

    密密麻麻的地穴口一直绵延至深不见底的地壳深处,地坑旁边的开阔地带正上演着一出枪战戏码。

    左手边是八人小集团,步枪子弹犹如过境蝗虫,弹道在半空交织成一道道光幕,压制的对面二人几无还手之力。

    枪弹的呼啸连绵不绝,火光映红了他们的侧脸,人多的一方赫然是格罗索八人,至于对面的两个人,不用猜,肯定是阿罗斯与那个女人。

    原来唐方落水以后,二人呼喊半天不见回应,只当他死了,于是折返回岔道,另选一条洞穴前行,本来大家目标就一致,结果绕来绕去,跟格罗索撞了个对脸。

    要是唐方还在,劳伦斯三人未死,格罗索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可眼下仅剩阿罗斯与一个女人,他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格罗索是个狠人,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不跟自己一条心的家伙没必要活着,免得哪天阴沟里翻船,被他们反咬一口。

    八对二,实力相差悬殊,即便阿罗斯再狠,个人能力再强,也绝无翻盘的可能。

    “辛普森,普利特,迪卡,你们三人从侧面迂回过去,给那一对狗男女来个包夹。”

    身边三人点点头,猫腰借着岩石的掩护朝着阿罗斯二人背后慢慢迂回,格罗索望着对面毫无所觉的二人,嘴角翘起,满布烧痕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阿罗斯二人被密集的火力压制在掩体下面,别说不知道他的布置,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既然选择追随那小子,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阿罗斯在双重火力网下狗一般四下逃窜的身影,还有那黄种女人临死前的惨叫,当然,如果她选择投降,他不介意收下这个宠物狗似的,脖子上带着项圈的xing.奴,要知道,在监狱的这段时光,他已经玩够了男人的屁股,也是时候换换口味了。

    然而,命运不但是个biao子,更是一个称职的圣诞老人,你永远不会猜到袜子里塞得会是什么礼物,可能是美味的草莓蛋糕,亦有可能是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啊……”

    “不……不……呃!”

    就在格罗索沾沾自喜之际,斜对面岩壁上骤然掠过两道黑影,紧接着,两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一并的,还有娘炮迪卡的刺耳尖鸣。

    “怎么了?”

    “辛普森,普利特?”

    “迪卡,发生什么事了?”

    灯光照处,格罗索的笑容僵在脸上,那个本该已经死去的男人从岩石后面走出来,他的右手死死的钳在迪卡脖子上。

    迪卡的双脚在地面不停踢踏,挣扎,双手使劲抓住男人的手腕,努力想说点什么,但张张嘴,却只能发出一阵“嗬嗬”粗喘。

    “噗。”

    匕首毫无阻滞地没入他的胸膛,又快速抽了出来,刀刃带起一蓬四下飞溅的鲜血,烟花一般灿烂。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