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却才爆发出一阵大笑。

    “咔。”格罗索拉开自动步枪的安全栓,侧了侧头,右眼对准瞄准镜,缓缓举起枪,指向唐方。

    “啪。”

    唐方阴着脸微微眯了眯眼。

    “哈哈哈哈。”格罗索一脸戏谑的望了他一眼,一面转身前行,一面挥着手道:“想跟老子走的,来吧。”

    几名白人男子对视一眼,闪身跟了上去,随后又有二人稍作犹豫,快步追上。

    格罗索一共带走八人,除去死去的四个,还剩二十人。

    拜伦没有说话,擦拭完他的匕首后,往腿上刀鞘一插,异常潇洒的转身而去。

    豪森站起身,咧嘴一笑,紧追拜伦而去,接着是那名小个子,然后是胸口纹着郁金香的女人……

    共有十二人选择追随豪森,毕竟他曾是海盗头领,论名望,论性格,远远好于格罗索。

    现场仅余七人,其中一个还是个伤患。

    唐方等了片刻,再没见人离开,不觉深吸一口气,直起身子面朝残阳走去。

    胡渣男没有说话,拎起枪慢吞吞跟上去,后面仅剩一女三男一伤。

    “阿罗斯竟然选择跟他走?”三名男子相视片刻,最终咬咬牙,也跟了过去。

    留在原地的只剩那名被射穿腿骨的黑人男子,以及脖子上带着牛皮项圈的黄种女人。

    同为黄种人,唐方不觉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她慢步走到那名黑人身边,递过手中的水壶。

    “谢谢。”黑人男子伸手接过,拧开盖子刚要喝,忽然,残阳下一抹幽光闪过,雪亮的匕首瞬间割破他的颈动脉,飙飞的鲜血溅了女人一身。

    “唰”匕首归鞘,女人使劲掰开他的五指,拿回属于自己的水壶,徐步而行,遥遥缀在唐方五人身后。

    残阳照在她的身上,在背后拉出一道笔直的阴影,滴滴血浆沿着脸颊滑下,仿佛浴血的女罗刹。

    中间三个男子又开始了议论,阿罗斯冷淡的表情始终如一,至于唐方,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系统画面上代表着水晶的数值一跳,变成了35。

    残阳落幕,血一般的光芒映红了天边流云,荒凉的大漠戈壁上一瞬间变成冰冷刺骨,夹杂着放射性物质的黑风凛冽如刀,盘旋往复,凝聚成一个又一个参天风柱,一道紫色闪电划破长空,5号行星特有的雷暴之夜降临。

    地穴的入口就在眼前,唐方回头看了眼身后滚墨般的天空,雷云如浪,烈风如吼,没有人能在5号行星的雷暴中活下来,就连这个星球的原住民,也只能是躲在地穴中瑟瑟发抖。

    当雷云完全遮蔽住天空,唐方一行人也钻进了地穴。用官方的话形容,这次任务很简单,找到科研船所标记的资源点,确定矿物构成以及储量,当然,危险也不是没有,中途可能会遭遇岩虫的围攻。

    囚徒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曾服过兵役,自然不会将这些低等爬虫放在眼里,对他们来说,这项任务根本就是一桩美差,一旦目标达成,他们便会重获自由。

    屠夫行动在官方看来就是一项送死任务,不过唐方却是心知肚明,地下压根儿就没什么异形,充其量不过是一些战力低下的岩虫而已。说实话,对于那所谓的资源点,他并未太在意,倒是对那些岩虫挺感兴趣,吸收的生命能量越多,就能孵化更多的小狗,他的生命就更能得到保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不知不觉间已经深入地下数百米,岩虫是打洞高手,大小地穴交错纵横,回环往复,组成一个好似迷宫般的地穴网络。

    沿着一条湿滑的穴道前行不远,一股子刺鼻的腥臭传来,那是岩虫排泄物的味道。

    唐方停下脚步,向身后几人打个手势,落下头顶的夜视仪,偏偏身子探头瞧了瞧,伸手摘下腰间一枚破片手雷,按住引爆键轻轻丢了出去。

    “滴溜溜。”手雷滚地的声音传来。

    “嘶……”

    接着是连续响起的虫鸣,很明显,岩虫们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晚了。

    “嘭”,随着一声爆炸,前方传来一阵石屑撞击声。

    待余波散尽,几人钻出地穴,灯光扫过,这是一个近三丈方圆的石窟,旁边连接着四五条坑道。

    破片手雷爆炸的地方躺着20多具虫尸,石砾与黄黄绿绿的虫子体液洒了一地。

    “生命能量收集完成,数量46。”

    看着系统界面水晶数值变成81,唐方嘴角微不可查的弯起一抹浅笑,只要尽可能的多杀一些岩虫,他就能收集更多的生命能量,组成一只小狗大军。

    轻车熟路的指挥一只幼虫变化成卵,他走到对面几条地穴前面,略作沉吟,纵身跳进一个斜向下的坑洞,女人默不作声,同样跟着跳了进去。

    倒是那三名男子,趴在坑洞口闻了闻,不禁面色一变。

    “这小子找死吗?明明这条路线的味道最刺鼻,他还选择跳下去。”

    “妈的,王八蛋,他这是想害死我们啊。”

    “他愿意死让他自己去死,咱们干脆换条路得了。”

    阿罗斯依旧是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漠然打量三人一眼,一低头,闪身进了坑洞。

    三人面面相觑,瞅瞅身后的虫尸,再瞅瞅旁边几条黑黝黝,深不见底的坑洞,犹豫一阵,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先后跳了进去。

    坑洞幽深,欠着身子走了十多分钟,却才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嘀嗒嘀嗒”的水声,唐方关闭照明灯光,带上夜视仪,贴着洞壁慢慢挪到洞口,视线扫过,发现外面竟是一个深渊。

    一条三尺宽的岩石道路横担左右,下面十丈处是深不见底的水潭,水潭一边儿是个高出水面一两米的岩石平台,遍布着岩虫的卵,刺鼻的排泄物气味便是从那里传来。

    唐方仔细瞧了瞧,不禁有些失望,平台上除了大批的卵外,不见一只成虫。

    拿出导航仪打量一眼,距离目标地点还有一大段距离,必须要到对面去。犹豫片刻,他摘掉夜视仪,端起枪,小心翼翼的走上那条悬在空中的石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