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凤鸣转头,了司马门主,见他没有不快之sè,反而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便道:

    “我愿意跟随二位去落霞宗,不知我去了之后,我的家人怎么办”。

    司马门主知道,秦凤鸣把每月领的银两都送回了家里,便道:

    “凤鸣,你不要担心,我会让吴长老吩咐下面,每个月让你们家附近的落霞谷产业给你家里送一百两银子,你安心修行就好。”

    秦凤鸣听门主如此说,便放下心来。跪在地上,重重的给司马门主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多谢司马门主厚谊,以后如果有缘,秦凤鸣定当报答。”

    那冯姓中年人见秦凤鸣答应了,便说道:“你回屋准备一下,将自己所用之物收拾一下,我们即刻就回宗门。”

    秦凤鸣一听,有些为难的说道:“我想和师傅张力去告别一下,不知可好?”

    那冯姓中年人问明白了张力是何人后说道:“道别就不用了,修仙的事最好不和你师傅说,让司马门主找个理由知会你师傅一声吧。”

    “秦凤鸣,你要记住,只要你踏入修仙界,就要和以前一切世俗之人断绝关系,因为你有可能活数百年或是更多,到那时,他们早就不在人世了,你惦记他们,会对你的修炼不利。有可能会被心魔所控。”

    秦凤鸣听了,不觉一愣,他不太明白冯姓中年人所说的什么心魔,但是,他依稀能够明白,自己以后就会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和现在世界完全不同的环境,以后的路只有靠自己一个人努力。

    他见那中年人执意如此,便不再多言,回屋整理一下随身物品和衣物,了生活了四年左右的房间,一咬牙,出了屋子。

    只见那中年人手一翻,一个巴掌大的迷你小盾牌就出现在手中,往外一抛,随风而长,瞬间就成为丈许大小。漂浮在众人面前。

    秦凤鸣拜别了司马门主,随二人跃上那盾牌,那盾牌腾空而起,向大山深处激shè而去。

    他站在上面,心情感慨万千,回头落霞谷,自己此一去,将远离世俗界,与亲人可能不再相见,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盾牌向里层峦叠嶂的深山飞行了百里之后,山间开始出现白雾,越向里面飞行,白雾越是稠密,他们又行进了百里后,白雾消失不见了。

    那王姓青年告诉秦凤鸣,这些白雾,是本门以前大神通者设置的禁制,围绕在落霞宗四周千里之内,杜绝山外村民进入里面。

    又向里飞行了数百里后,盾牌在一处山峰下停了下来。只见那冯姓中年人手里拿出一玉佩,手一挥,那玉佩向前飞去,只见那玉佩在空中好象遇到障壁似的,停止不动,在玉佩周围,开始显露出一圈圈涟漪,就象前面有一道光幕,遮挡在前方似的。

    到如此诡异的一幕,面露震惊之sè。那青年了他,微微含笑,解释道:“此乃是我宗的护宗大阵,如果不经阵内放行,就是大神通之人也不可能轻易破开。”

    秦凤鸣暗暗点头,修仙界果然不同凡响,处处透着难以捉摸,以后自己要多加留心,处处提防。

    这时,只见一道红光从那山峰上飞来,直接击在那玉佩上,两者薇一接触,就光芒大盛,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后,光幕出现一个两丈高,一丈宽的通道。

    那中年人伸手点指,那玉佩飞回了手中,一催脚下盾牌,从通道内直飞过去。

    只见光幕以内,丛林茂密,处处鸟语花香,远处层峦叠嶂,彩霞飞舞。此时,外面已是初秋时分,但是,这里却没有丝毫秋意。秦凤鸣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与原来的空间毫不相干似的。

    又向前飞行了两百里左右后,他们在一处高大的山峰下停了下来。三人跳下盾牌,那冯姓中年人将之收起,然后转头对秦凤鸣说道:

    “此峰乃是云阙峰,是我落霞宗掌门所在,山峰上处处设有禁制,不能在高空飞行。”说完,向台阶行去,身法甚是迅捷。

    秦凤鸣二人紧紧跟在其身后,一同向那山峰上行去。

    来到了峰顶,只见面前一座二十丈高的大殿屹立在眼前,大殿依山而建,显得甚是宏伟。大殿外有两名身穿黑衣之人站立。

    那冯姓中年人似乎和身穿黑衣之人相熟,只是朝两人点点头,没有多说,径直带秦凤鸣二人走进了大殿。

    一进大殿,秦凤鸣就发现,大殿内广大之极,正中有数十把椅子分列两旁,正前方有一把椅子,上面坐有一人,是一名身穿青衫的老者,有五六十岁左右,面露柔和之sè,左右各坐有七八个穿黄sè服饰之人,分列在两旁。见三人进来,都向秦凤鸣。

    只见那冯姓中年人走上前去,冲那青衫老者躬身施礼道:“参见掌门师兄,我将那落霞谷的秦凤鸣带来了,他同意加入本宗。”说着退到一边。

    那青衫老者面露笑容,了秦凤鸣,对那冯姓中年人说道:“这次辛苦冯师弟和王师侄了,你们快下去休息吧。”

    那冯姓中年人和王姓青年躬身施礼后,走出了大殿。那王姓青年临走时,冲秦凤鸣点点头,以示鼓励。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