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凤鸣一怔,一时不明所以,疑惑的向那黑衫青年。嘴唇微动,似乎想要询问一些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

    他知道,这可能涉及到了落霞谷的一些机密之事,如果想让自己知道,肯定会对自己解说的。

    果然,那黑衫青年冲那中年人请示了一下,得到那中年首肯后,便将前因后果对秦凤鸣解说了一遍。

    通过那青年的解说,秦凤鸣才完全弄明白。

    原来,落霞谷并非外表他到的那样,只是个江湖门派。落霞谷其实背后是有一个修仙大宗派作靠山的,那修仙大宗派就是落霞宗。

    落霞谷负责落霞宗世俗界的所有事情,如负责郢州郡内落霞宗所有的矿藏,采矿和运输均由落霞谷负责。

    其内所有门人弟子都不得是修仙者,修仙界有三不规定,那就是:修仙之人不得在世俗界显露神通,不得插手世俗界的纷争,不得以法术灭杀凡人,如果违反,必然受到严惩。

    其实,上次秦凤鸣奉命到皓白城抢的白玉盒,里面就是一块炼器材料,这块炼器材料深受成丹期修仙者眼红,由于是在世俗界发现的,所以,只有让落霞谷的人出手。

    王氏双鹰本想将之交给和他们有联系的卧虎山。结果被落霞宗剑走偏锋的得到了。司马门主将那炼器材料交给了落霞宗,因此还被赐了一颗强jīng丹,可以延年十数载。让司马门主喜出望外。

    每个月,落霞谷都会将本月采集的矿石(灵石)交给落霞宗,那个身穿黑衫的王姓青年,就是落霞宗来落霞谷办理此事的交接人。这些事情,在落霞谷中只有司马门主有数的几个高层知道,其他堂主、长老都不知情。

    所谓的灵石,在世俗界的人来,也就只是外表漂亮而已,除了做装饰品,没有其他任何用途。

    但是,灵石对修仙者就不一样了。

    灵石里面蕴含丰富的天地能量,修仙者吸收灵石里面的能量,比起靠自身吸收天地间的能量,要快数倍不止,修仙者不管是斗法,还是飞行,都需要灵力支持,没有灵力的修仙者和凡人强不到哪去。所以,灵石对修仙者重要程度就不言而喻了。

    前几天,王姓青年在深山中遇险,被秦凤鸣所救。同时知道了秦凤鸣是聚气期三层修为的修仙者。回到落霞宗后,向宗门内的执事一诉说经过,引起宗门的注意。

    这次专门派王姓青年和冯姓中年人到落霞谷,就是想见秦凤鸣,既然知道了他是修仙者,而且还是落霞谷之人,就不能再让他在世俗界闯荡,不然会有杀身之祸,对落霞谷也是一定的损失。

    那黑衫青年将这些事情粗略的向秦凤鸣讲说了一遍。也不知道短短时间内,秦凤鸣能明白几分。

    那冯姓中年人注视着秦凤鸣,见其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由点点头,说道:“不知你从何处学来的修仙功法,竟然有了聚气期三层的修为?真是难能可贵。”

    他可知道,一个人修习功法的难度。弄不好就会形神俱灭。

    秦凤鸣虽然没有真正接触过修仙者,但是凭着江湖上打滚几年,也知道,这个冯姓中年人比那个青年更厉害,要灭杀自己可能只需要一个眼神。

    于是便老实的答道:“谁也没有教过我什么修仙功法,我是照着一本无名小册子上的内功功法修炼的。”

    “不知是何种小册子,可否让我一观吗?”那中年人接着说道。

    秦凤鸣知道,如果不让冯姓中年人查,必定有杀身之祸,武林界都是弱肉强食,修仙界也不会好到哪去,想到这些,便毫不犹豫的的从怀里拿出了那个小册子,恭敬的递给了那冯姓中年人。

    冯姓中年人接过来,翻了几页,发现只是聚气期弟子修炼的普通五行功法,便毫无兴趣了,也就不再在意,递还给了秦凤鸣。

    “不知道,这本小册子,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可否跟我解说一下?”冯姓中年人问道,然后双目炯炯的注视着秦凤鸣。

    “这是我在一处山洞中无意发现的,我只是当作一本高深的内功功法修习的,从来不知道这是修仙的功法。”秦凤鸣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冯姓中年人了秦凤鸣,从其表情上,不象是在说谎。过了一会儿,慢慢说道:“你可愿意进入我落霞宗,学习更高深的功法,以期以后筑基成功。进入更高的境界,与天地同寿也是有可能的。”

    虽然秦凤鸣还不太清楚那冯姓中年人说的什么筑基,也不知道怎么就能与天地同寿,但是他知道,跟随他们走,就能学到那让宝剑飞起不落的法术,也可能学到在空中飞舞的法门,心里便自同意了六分。

    那冯姓中年人见秦凤鸣有些意动,接着说道:

    “我落霞宗可是大梁国修仙界的大派,好多散修,就是冲破脑袋,也不一定能进入我落霞宗。这是你是落霞谷的弟子份上,才主动邀请你的。错过了,你可就追悔莫及了。”

    那黑衫王姓青年站在冯姓中年人身后,也不住的向他打眼sè,似乎让他赶快答应。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