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他打算原路返回时,突然,前方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山石崩裂的声音,不时有“嘭,嘭”的声音掺杂在其中。如此深的大山中陡然出现这种声音,让他感到十分好奇。

    秦凤鸣停住身形,细听了听,抽出宝剑,施展碧云迷踪身法,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飞去。

    行进了四五十丈后,透过前面浓密的山林,秦凤鸣到,在前方三十丈外,一处比较平整的小山谷内,有一个浑身被黄sè光罩罩住的人,在光罩外,正有一团紫光,在围绕着黄sè光罩,飞快的旋转着。

    在那那团紫光后面,有一把宝剑,闪着一道白光,紧追不舍。整个场面显着怪异无比,是他从前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秦凤鸣站住身形,立即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让他立即想起了一年前,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张家二少爷。眼前之人,应该也是修仙者,此时正在和那团紫sè物体相持不下。但就是不知那个紫sè物体是何物。

    到那团紫光和那把飞剑的速度,比自己的碧云迷踪身法,还要快上两分的样子。

    到那边斗得火热,打斗双方谁都没有发觉秦凤鸣的到来,于是他悄无声息的又向前行了十几丈。此时,他距离战场仅有十几丈远了,前方的战斗场面更加清晰。

    只见,那紫sè光团里面,有一只紫sè的小兽,这只小兽飞快的围绕着那黄sè光罩,不时吐出一个紫sè光球,击在黄sè光罩上。那黄sè光罩只是稍微晃荡一下,随即就又稳固下来。

    紧追那紫sè小兽的飞剑只要稍微一慢,那道人影就用手虚空一点。那把剑就清鸣一声,速度就又加快起来。

    此时,那黄sè光罩内的人影,双手中正各握着一块闪着碧绿光芒的矿石,正是自己以前护送过矿石。双眼紧盯着那紫sè小兽,面上却露出焦急之sè。

    时间又过去了一顿饭功夫,那黄sè光罩,被紫sè小兽击的比原先晃动明显增大了不少。同时发出阵阵轰鸣之声,显然此光罩支持不了多久了。

    那把飞剑的速度也大不如从前,紫sè小兽的速度也有所减慢,但是,小兽口吐的紫sè光球,威力确不减。

    就在这时,那紫sè小兽吐出一颗紫sè光球,准确的击在黄sè光罩之上,那黄sè光罩,“轰”的一声,消失不见了。霎那间显露出一个身穿黑sè长衫的青年来。

    那把飞剑“唰”一下,回到那青年人身前,盘旋不停。那青年满面紧张之sè,jǐng惕的注视着十数米外的小兽。

    那小兽停下身形,双眼闪着yīn森的光芒,紧盯着那身穿黑衣之人。双方也就僵持着。半盏茶的时间后,那只小兽就张口吐出一紫sè光球,直奔那黑衣人而去。

    同时,身形一闪,速度极快也向那人冲去。身前双爪锋利无比,闪着森森的凉气,甚是惊人。

    那黑衣人一指飞剑,‘唰’的一声,迎向那紫sè光球,同时,将手里一张黄sè纸条向前一甩,那纸条在飞行途中化为一个拳头大的火球,向着紫sè小兽飞去。双方速度都极其快捷,几乎是约好了同时出手似的。

    那紫sè小兽似乎早有预料,身形一闪,避开了火球,一个转身,再次向那黑衣人扑去,那黑衣人已经顾不得再甩出纸条,只得身形急忙向旁边一闪,但是,这次他没有能避开紫sè小兽的攻击。

    紫sè小兽的一只爪子,正好抓在他的手臂上,登时露出了一道伤痕,深可见骨。黑衣青年人这一下受伤不轻。

    那个紫sè小兽落到地上,一个转身,就要再次扑上。

    就在此时,一颗晶莹物体,突然出现在身边,它想要躲闪时,已经不可能,“噗”的一声,那蓝sè物体已经进入体内,顿时,紫sè小兽的半个身子,立即被冰冻住。

    就在此时,又有五颗东西打在了小兽的身上,小兽立即倒地不起。

    于此同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出现在了当场,一个闪动,就出现在了紫sè小兽旁边。少年手起剑落,将那紫sè小兽的头颅砍下。整个过程几乎是在霎那间完成,象预演过多次似的。

    此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在旁边了许久的秦凤鸣。他到那黑衣人岌岌可危,就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见那小兽击伤了黑衣人,在其转身之际,果断出手,手段尽出,将其斩杀在了当场。他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兽怎么如此厉害,但也知道,自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如果不能将之斩杀,自己就会有生命之危。

    那黑衣人本以为会成为小兽的口中餐,正自后悔不该贪图宝物,独自一人来灭杀此兽。此时,他已经做好了自保宝物的打算,想做最后的努力。

    但急转直下,小兽已死于当场。他见有人将小兽灭杀,顿时整个人陡然坐到地上。定了定神后,才仔细打量斩杀小兽的人。

    “多谢道友及时出手,如若不然,我可要毙于此兽抓下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在哪里修行?”那黑衣站起身,冲秦凤鸣一拱手,说道。

    道友?秦凤鸣一听,就是一愣,他不知道友二字如何而来,自己穿的不是道袍,那黑衣人怎么称呼自己道友呢?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