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其他人象他般修习此功法,到此种程度运行一遍口诀,有可能经脉寸断,从此变为废人,更有甚当场毙命。

    修习这种功法,一般要有宗门师长教授其修习技巧,并且在一开始,就开始不断运行大周天,在体内灵力还非常弱小时,就在经脉中游走,随着灵力的壮大,经脉也会相应的扩张。不会因灵力过多,而经脉断裂。

    秦凤鸣那里知道,他所修习的所谓内功,其实是修仙界最基本的五行功法。而且他所谓的内力,其实就是修仙界所说的灵力。

    依照功法,丹田内的灵力在经脉中运行,可以增加经脉的通畅,经脉通畅了,就可以更多的从天地中吸收能量,从而转化成灵力。运行大周天是修炼的必修课。同时,运行大周天,还可以使“意念”得到锻炼。

    为的所谓的“意念”,就是修仙者的“神识”。也就是感知力,这个,对于修仙者来说,非常重要,神识可以感知周围任何东西。能在对手还没有出现时,就能‘发现’对方。从而提前做好准备。

    其实,普通人也有神识,只是普通人只能感知周围几米。武功高手感知范围要大的多,可以感知十几米,甚至是几十米的范围。但这都无法和修仙者相比的。

    就如同张家小少爷,他能快速发现秦凤鸣,就是通过‘神识’扫视的结果。

    第一次依照无名口诀运行大周天,对秦凤鸣此时的神识消耗很大,运行了一次后,他感觉头脑昏沉沉的,如果再强行运功,势必会对他身体造成损伤。他没有敢再此运行。

    有了这次的经历,从此以后,秦凤鸣修炼的更加的积极、刻苦。

    他经常‘内视’,时刻注意着自己丹田内蓝sè气体的变化,‘着’那些气体不端增多,其内心十分欣喜。

    时间一天天流逝,一晃儿,一年半年时间过去了。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如此长时间的独自修炼,如果不是心智决绝之辈,定然耐不住寂寞。

    在这近两年中,除了刻苦的修炼无名口诀。秦凤鸣还接受过两此任务。

    一个任务是追杀一名江湖大盗。这个大盗一夜间竟然将玉门城西七十里处,白杨镇中的一富户,满门斩杀,不留一人。如此残忍好杀之人,引起郢州郡整个武林的愤慨。共同发出江湖令,势必斩杀此人。

    秦凤鸣和暗夜堂的七师兄、九师兄共同受命出手,三人足足追杀那大盗二十多天,终于在郢州郡和太湖郡相邻的大山中,将此人截住,经过一番殊死搏斗,三人合力,将此人斩杀。

    另一个任务是从郢州和武陵郡交界处的矿藏,护送一批矿石回宗门。

    在快到潞渝城时,同盘踞在那的匪帮“五虎帮”相遇,大战了一场。二师兄将段家老三段希正砍伤,惊退了五虎帮帮众,顺利回到宗门。

    这两次任务,虽然说有惊无险,但是对秦凤鸣来说,也是难得的经验。

    在这一年中,他也将那无名口诀修炼成了前两层,此时,他如果内视丹田时,就会发现,那些蓝sè气体比一年前多了数倍,用神识聚拢在一起时,已经有筷子粗细了。这样的变化,让他兴奋不已。

    依照小册子后面介绍的方法,他还学会了一种“冰弹”术。这冰弹术是自己起的名字。

    依照小册子的方法,可以将体内的蓝sè“内力”结出数个冰样的小球,将小球催发出去后,不但能将大树击个小洞,还能将击中部位的四周冰冻住,端是厉害无比。这可是原先内力所无法形成。

    这些,都是秦凤鸣自己私下修炼的,从没有在人前显露过。

    这一rì,秦凤鸣练完剑,回到房间,打算习练那套无名口诀。但是,无论他如何收拢心神,就是不能安心修炼,这是一年多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知道,修习内功,强求不得,否则会走火入魔,经脉寸断。见今天如此,就打算放弃修炼。

    走出屋子,抬头望向远方,只见远处,叠峦起伏,连绵不绝,一眼不到边。

    突然,他心血来cháo,想到来此已经有数年,还从来没进过大山深处,今天正好没事,不如去。想到此处,就不再犹豫,将宝剑背在身后,就下了彩霞峰,沿着落霞谷,向着大山深处行去。

    开始时,谷中还有小路可寻,行了十来里后,就没有丝毫道路了。但这对秦凤鸣来说,这点困难算不得什么。

    遇到小的山沟断壁,就直接施展轻功越过。遇到荆棘挡路,就直接用宝剑砍出一条通道。有时,还直接施展碧云迷踪身法,在大树顶部飞跃而行。

    一个时辰后,他深入大山已经有将近四十多里了。

    路途中,他遇到了许多麋鹿、獐子,见到秦凤鸣到来,有的竟然不害怕,可见是这里常年人迹罕至,它们也失去了惯有的jǐng惕xìng,不知道危险。

    秦凤鸣又行了一个时辰,此时,他进入深山已经将近七八十里了。原先听师傅张力说过,进入大山五十里有迷雾。但是现在他深入如此之深,还不见迷雾,不觉有些奇怪。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