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街上一阵大乱,一队官兵从滕龙镇外奔来。

    滕龙镇上的居民都被声响惊起,纷纷走到街上,均惊愕不已。

    不久后传出,昨天夜里张家父子双双毙命,二少爷去追敌,至今未归。张家派人请来官兵,前来破案辑凶来的。

    秦凤鸣吃过早饭,若无其事地离开了滕龙镇。

    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到秦家庄。如果明着回家,被人知道自己身有武功,再联系张家父子的死,就是傻子,也能知道是自己所为。

    暗自思量,这次只能偷偷的进入村子,偷偷父母等人,还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才是正理。

    他骑马绕了一个老大的圈子,到下午时,来到距离秦家庄五六里的一处山林里,寻到一个隐蔽之处,将马匹绑在树上,躺在一块山石上休息。

    经过一夜的奔逃,确实很累,躺在山石上不觉慢慢睡着了。

    天慢慢变黑,一阵山风吹来,才被惊醒。天时,知天刚黑不久,于是穿上黑衣,施展轻功,向秦家庄方向行去。

    来到山村,发现整个村子已经大变,原先破败不堪的景象已经不见。来到原先自己家的位置,一个黑漆大门屹立在面前,院墙有一丈来高,原来竹栏小院已经不复存在。

    他站在门前,仔细确认,是自己家没错。来到一僻静处,飞身跃上高墙,向里去。发现院内大了一倍有余,正前面,一溜是六间瓦房,左右两侧,各有三间侧房,中间一房间内灯火通明,有人声不时传出来。

    轻轻来到那房间外,站在门口一侧,房间里面众人正在吃饭,不时有锅碗瓢盆的声音传出,还有熟悉的话语声传进耳内。

    “小猛子,慢点吃,小心呛着。”母亲熟悉的声音传来。话语中充满了溺爱之意。秦凤鸣不觉身子一震。

    “你,小心点,都两岁了,还这么毛糙”另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响起。

    “别管他了,让他自己吃吧。”爷爷沉稳的声音传出。

    “小猛子都两岁了,也不知道小三子怎么样了,都快六年不见了。”nǎinǎi慈爱的声音传进了秦凤鸣耳内。

    ………………

    秦凤鸣站在门外,听着一句句熟悉的声音,不觉眼里泪光闪闪,压抑许久的思念油然而生,不能自己。

    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才那个说话年轻女子,应该就是自己的二嫂了,大哥写信说过,二哥三年前结婚了,女方是邻村一个本分女子,相貌很是端正。

    叫小猛子的孩子,应该就是自己的亲侄子了。

    到家里人都安好,心中也略微安心。他跪在地上,冲着那个房间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擦干眼角的泪珠,然后转过身来,咬了咬牙,毅然的离开了秦家庄,………………

    一个月后,秦凤鸣顺利的回到了落霞谷。先到丹云峰见过了师傅和师娘。此时,师姐前年已经和二师兄吕轩成了亲,已经不住在丹云峰了。

    师傅、师娘对他的到来,并没有询问,只是都显得很是高兴,对他鼓励了一番。

    秦凤鸣回到彩霞峰自己的住处。落霞谷内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询问,就好像自己从来没有下过山一般,就连司马门主也没有找自己。这种现象,让他困惑了好一阵。

    半个月后的一天,他练完剑法。回到房间,刚想吐纳练习内功时,忽然,他想起了那个张家小少爷的黑sè戒指。

    将戒指取出,反复翻,不出丝毫不妥之处,上面既没有发现缝隙,也没有找到暗道机关。

    再次抽出宝剑,使了六分力气劈下,只听“当”一声,戒指还是毫无损伤,他这把宝剑,锋利异常,远胜普通兵刃。就是砍在jīng钢上,也会有道印痕的。

    手拿戒指,略有所思,此戒指定然非比寻常。他不敢用尽全力,怕伤了师傅赠的宝剑。

    收起戒指,又拿出那本不知名的小册子。坐在床上,认真翻起来。

    发现这无名册子上,字句极其坚涩难懂。和他以前见到过的内功心法完全不同,这不仅勾起了秦凤鸣的兴趣,他想,那个少年仙师不可能随身携带一个无用书册在身。

    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间内,秦凤鸣每天抽出两个时辰研究这小册子。并不时和自己修炼的内功口诀相比较,终于有所收获了。

    他发现,此口诀共分十层,必须修炼完一层后,才能修炼下一层,在册子的最后,还又介绍了几种手法,但是,他依照手法指示,以自身内力试验了一下,但毫无效果,想来必须修炼这口诀才行。

    这篇口诀乍一,好像是武林中内功吐纳口诀,但细一琢磨,又有些不同。

    内功口诀修炼时,要从丹田内开始运行,沿规定路线,经奇经八脉,最后,回到丹田,此是一个周天。每运行一次周天,就会让自己内力增加一丝。持之以恒,内力才不断增加。

    但是此无名口诀,其主旨是要通过运功,吸纳外界的某种能量,然后引导那些能量,沿规定路线,经奇经八脉,再汇入丹田。

    尽管都是汇入丹田,但是起始点有所不同。

    秦凤鸣心想,这可能是一种更加高明的内功功法,不觉内心顿时兴奋起来。如果自己能够将此功法习会,定能使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