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突然见对方速度陡然加快,也是微微一愣,掉转方向,跟在秦凤鸣身后,激shè而去。

    二人均是迅捷无比,距离总是保持在十几丈左右,那少年数次想向秦凤鸣下杀手,但就是不能锁定其身影。

    他心中也十分好奇,他可以肯定,对方是一个凡人无假,但没想到,凡人竟有如此快的身法。

    此时,秦凤鸣也是越跑越是心惊,自己的速度非常清楚,但那少年就是飘荡在距地十几丈的空中,紧跟在自己身后,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不能将之甩掉。

    对方毫不费力的样子,时间久了,自己肯定会力气不济的。这仙法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秦凤鸣和那少年二人一个在地上,一个天上,一追一逃,在山林里急速的穿行,转眼间就离开了滕龙镇数里远。

    突然,正在急速奔逃的秦凤鸣脚下一滑,顿时翻身倒在地上。面上的纱巾被树枝给挂掉了,宝剑也被甩到了数尺远的地上。

    他刚一坐起,还没有能站起身,那少年就飞到了他头顶前三丈远处。疾驰的身形霎那间停止不动。只见他右手手指之上,有一小团火焰,在指尖上不断跳跃。

    “别动,动一下就让你魂飞魄散。”一道稚嫩的声音从那少年口中传出。声音里面没有丝毫愤怒的情绪。

    秦凤鸣听到那少年的话,坐在地上,仰面向空中。满面都是恐惧的神情。一动也不敢动。

    那少年见地上之人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不由大为惊奇。

    他淡淡问道:“不知道你练的到底是什么武功?身法竟然如此之快?竟然和我的飞行符不相上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落在了距离秦凤鸣一丈多远处,手中的火焰随时准备祭出的样子。

    秦凤鸣面对着那少年,脸上虽然神sè害怕,但是眼神却冷冷地着那个少年,没有回答任何话语。

    那少年见此,呵呵一笑,说道:“你不回答,也没什么,但是,我不知道父兄和你有什么仇怨,你竟然辣手将之杀死?”说着,向前走了两步。

    秦凤鸣注视着那少年,还是没有回答。

    那少年便轻叹一声,淡淡的说道:“不回答也好,反正你也活不久了,这就送你上路,为我父兄报仇。”

    说着,右手就要抬起。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秦凤鸣面sè一变,眼中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顿觉不妙,正要有所动作。

    但就在此时,耳中传来“嘎嘣”一声轻响,少年只觉身上一疼,仿佛被什么叮咬了一下,接着身子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手上火焰陡然消失不见,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sè。

    秦凤鸣动如脱兔般,顺手拿起宝剑,一晃身就来到那少年面前,嘿嘿一笑,冷冷的说道:“你一个小孩子,就算你修有无上仙法,但哪里懂得武林伎俩,现在,可以去追你的父兄了。”

    说着,手起剑落,将那少年人头砍下。他可不会给他人留任何机会。

    秦凤鸣见那少年人首两分,知道其已经彻底身死,这才长出一口气,瘫软在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山风吹来,一股凉意侵入身体,秦凤鸣才惊醒过来,他这才发现,此时已然天光大亮。

    秦凤鸣站起身,了地上那少年的尸体,回想昨夜的经历,心中不觉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自己会碧云迷踪身法;如果不是有“寒星”暗器做杀手锏;而对方又对敌经验极其缺少,那么死地可能就是自己了。

    他着面前这个十二三岁少年的尸体,对其能在空中飞行,很是好奇。仙术果然神奇非常。那少年手中的火焰,更是神妙。如此多的异能,让秦凤鸣向往无比。

    秦凤鸣蹲在少年尸体旁,翻遍了少年的全身,只翻出了十几两银子;一本没有名字,表面泛黄的小册子外,其他毫无发现。

    他着尸体,满面失望之sè,如此诡异的少年,身上竟然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

    他左右了,来到旁边一棵大树下,用宝剑在比较松软的地上,挖出一个不大的土坑,将少年的尸体放入土坑内。

    正当他用土将尸体埋起时,突然发现,那少年的右手中指上,有一个象钨铁制造的戒指,戒指表面粗糙,难以及,毫不起眼。但他心中一动,那少年一身白衣,整洁无比,怎么会带如此一个戒指呢。想来这戒指一定大有来历。

    想到此处,秦凤鸣将那戒指从少年手指中取下。拿在手中,放到眼前,仔细查,只觉那戒指入手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但想是那少年之物,应该不是俗物。

    他将戒指放到一块岩石上,拿过宝剑,用力击在那戒指上,只听‘嘭’的一声向,宝剑被弹起老高,但那戒指却丝毫伤痕也无。

    他见此,这肯定是件宝物无疑。要知道,他的宝剑可是一件切金断玉的宝物。他顾不得仔细研究,小心的将那戒指收入兜囊。

    然后将尸体用泥土覆盖上,将周围的血迹也用泥土遮住,然后才离开了山林。

    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进入腾龙镇,施展碧云迷踪身法,小心的绕过早起的镇民,从窗户进入客栈房间,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后,若无其事的来到前面的酒楼。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