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凤鸣返回张府时,大厅中的酒宴还没有结束。

    他返回,是想找机会把张少爷的父亲张昌也杀了,好将张家连根拔起,为滕龙镇的乡亲们彻底除去张家这一害。

    时间没过多久,就听张府庄院的深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接着就是妇人们哭喊声。

    “快来人呀,张大少爷死了,张大少爷死了。”

    “张大少爷被人杀死了”

    凄厉的叫声在深邃的深夜传出老远,越发显得诡异吓人。

    张府大厅中,正在饮酒的众人听到喊叫声,都是一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昌刚要让人去查,就见一人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大厅。

    那人一边凄厉叫喊着“老爷,不好了,张大少爷被人杀死了。”

    张昌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张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大少爷怎么死了?快快说来。”

    “张少爷死在了后面耳房内了,胸口被人刺了一个大洞,流了一地的血,现在已经没气了。”张容被张昌喊声惊醒,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

    大厅中的众人听了张容所言,都站起身,跟着张昌慌慌张张的向后面跑去。

    众人来到那个房间,见几个仆人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再往里面一,只见张大少爷躺在地上,人事不知,地上流了一地的鲜血。

    有一老者上前一模,随即摇了摇头。

    张昌大喝一声,叫道:“你们少爷是怎么死的?快详细说来。”说完,向张容等人。

    被张昌一喝,张容登时颤抖不已,结结巴巴的说道:“刚才,刚才张少爷来到后面,查那个抓来的女子,他进到屋里,随后就把我们都赶了出去。说是自己要亲自对付那小女子。”

    “于是,我们就离开了这间屋子。过来小半个时辰,我们见屋里没有动静,就过来查,我们在外面喊了几声,里面没有人答应,于是就推开房门,就见到少爷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已经没气息了。”说完,萎顿在地上。

    “那个女子呢?现在何处?快快将之找来。”其中一老者问道。

    “我们进来时,就没有见到,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一个仆人仗着胆子答道。

    “赶快搜索全府,任何人不得离开。一定要将那个女子找到。”张昌怒喝道。众护院均答应一声。

    那老者见众人都手足无措,于是对众仆人说道:“你们快找棺椁,把少爷装殓起来。”众人一阵忙乱,分头行事去了。

    张昌领着众宾客,怒气冲冲的回到前厅。没过多久,整个张府就被张家护院、仆从搜了个底朝天,让他们失望的是,谁也没有见到那女子的人影。

    张昌见毫无结果,于是怒冲冲的命人去女子家里,将人抓来。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

    “爹,您别着急,事情一定能查清楚,我亲自去将那女子抓来。问明情况,给大哥报仇。”说完,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带领几个仆人向张府门外行去。

    就在那少年离开不久,大厅中的灯光突然间同时熄灭,顿时,厅中一片大乱,喊叫声大起。

    其中有人大叫:“大家不要乱,快快掌起灯光来”。

    仆人们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将灯点着。突然,众人发现,坐在正中椅子上的张老爷,此时却趴倒在桌子上,脖子处正不断淌着鲜血。

    众人又是一阵大乱,纷纷向厅外跑去,刚刚掌起的灯又黑下来,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生在眼前,让众人都胆战心惊,没有人敢再踏入那大厅。

    那少年刚刚从大门出来,就听见府内一阵大乱,隐约听到:“张老爷死了”的声音。不由大惊,急急忙忙转了回来。见院子里满是惊慌的众人,大厅一片黑暗。

    那少年并不慌乱,左手掐诀,稳步走进了大厅。

    黑暗,对凡人来说,意味着什么都不到,但是对那少年,此时的大厅,和白天没有什么区别。所有东西都一目了然,清晰无比。

    刚一进入大厅,就见父亲趴在桌子上,地上到处是血迹。脖子处一道剑痕,清晰可见。

    微一犹豫,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张黄sè纸条,手一抖,一道黄光就贴在了身上。身形一晃,如同飞鸟一般,人已到了院中,再一晃,就到了半空中,然后悬浮不动,如此情景,惊得众人立即安静下来。

    他四下里一打量,就见一道人影,在远处若隐若现,正向远处疾驰。

    他一催法力,在众人的惊愕中,人就象风般消失在众人眼前,向着那人影方向疾飞而去。

    秦凤鸣刺杀了张昌后,没有在张府停留,飞身出了张府,然后就想返回客栈。

    在他想来,自己如此迅捷的速度,那少年绝对不会追上自己的。在自己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可不想与那个会仙法的少年比试。

    当快到客栈时,似有所觉,猛然回头一,就见一个黑影,正在从远处向他疾驰而来。稍一停留,那道黑影就到了他二十丈以外。定睛一,那黑影正是那会仙法的张家少年无疑。

    秦凤鸣惊愕无比,如此快捷的速度,是他除了自己外,从没有见到过的。但也顾不得多想,身形一闪,展开碧云迷踪身法,向着镇外狂奔而去。眨眼就出了数十丈。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