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夜里,将近亥时时,秦凤鸣陡然翻身站起。

    换上夜行衣靠,翻身上房,好方向,飞身离开了客栈,向滕龙镇东边张府所在而去。

    张府在腾龙镇最繁华的街道处,整个张府占地足足有十几亩,院墙高大,甚是奢华气派。

    来到张府院墙外,脚尖点地,飞身上墙。

    他倚在一处隐蔽所在,往院中一望,只见院内灯光雪亮,前面一大厅中不时传出笑声和说话声,不少丫鬟、仆人手持杯盘络绎不绝,进进出出。

    秦凤鸣施展碧云迷踪身法,悄无声息的靠近那大厅,隐身在暗处。竖耳细听。

    只听见一个老者说道:“小贤侄足有五六年没有回家来了,这次一定要多呆几rì,你那几个表妹几年不见,很是想念你,一定要抽时间去见见。”

    一个未脱稚嫩声音答道:“是,表叔,我也很想表妹,一定择rì去望三位表妹一下,还有些礼物要送给三位表妹呢。”

    “小少爷好久没有回来,明rì我让犬子陪小少爷出去转转,滕龙镇现今变化很大,又增加了不少人口,街道也繁华了不少。”一个浑厚的中年声音接着说道。

    ………………

    秦凤鸣不觉一愣,他突然想起,以前好像有人提起过,说张家有个二少爷,学习什么仙法去了,应该是这个小少爷了。

    只是不知道学的是什么仙法。对自己有没有威胁,他不觉有些担心起来。来,直接出手灭杀掉张氏父子是不可能了,只有避开那个小少爷再行动。

    正在思虑着如何动手之时,有一人快步来到大厅门口,焦急的向里面不断张望。

    过了一会儿功夫,走出一个面sè有些发白的青年,和那人耳语几句,顿时面带不快之sè。那青年返身回到了大厅。但只过了一会儿,就又出来,朝那人一点手,然后一起离开大厅,向宅院后面走去。

    秦凤鸣躲在远处,仔细打量那个青年,虽然过了五年时间,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正是张家大少爷,不觉面露喜sè,一个闪身,尾随而去。

    二人一连穿过两层院子,一直来到第四层院子内一个偏僻房间,还没走近,就听里面传出一年轻女子的哭声,还有几个中年女说话声。

    “张家可是此地的大户,只要你从了张少爷,以后就吃穿不愁,一步登天了。”

    “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想嫁给张少爷呢,你还不肯。”

    “你还是从了吧,不然张少爷生起气来,可没有你好果子吃。”

    ………………

    正在这时,张大少爷推门走了进去,大声喝到:“小婊子,别给脸不要脸,在滕龙镇,还没有什么人敢反抗,如果不从我,就把你卖到青楼去,让你受尽摧残。”

    那女子听了,也不说话,只是嘤嘤的哭泣。

    那张少爷见此,顿时大怒,突然喝道:“你们都给我出去,我要给她点厉害尝尝。”

    只见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三个中年妇人和刚才那人,那人走出了房间,返身将房门带上,便随三妇人离开了此处,不见了踪影。

    时间不久,房间里传出了女子反抗哭闹之声。似乎张大少爷正侵犯那女子。

    张大少爷把女子扔到床上,正要撕扯女子的衣裙时。突然发现有一个身材不高的黑衣人站在房间zhōng yāng,正手持宝剑冷冷地着他。

    他吓得顿时一愣,但立即跳到一边,大声喝道:“你是何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那黑衣人用宝剑遥指张大少爷,呵呵一笑,说道:“你就是张家大少爷吗?”

    张家少爷喝道:“我就是张家大少爷,既然知道还不快出去。不然一会儿我让人将你拿下,让你不得好死。”他在腾龙镇一向说一不二,以为凭借张家的威势就能将对方吓走。

    “你要是张家大少爷,那现在就可以去死了。”说着,手一伸,手中宝剑向前击出。

    那少爷平时虽然嚣张跋扈,但也不是很笨,顿觉不妙,就要高声喊叫。喊声还没有出口时,只发现一把长剑插在了自己胸口上。顿时露出恐惧的神情,哼都没哼出声,就闭上了双眼。

    那女子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吓的脸sè惨白,体若筛糠,发不出任何声音。

    秦凤鸣见那女子十六七岁,柳眉樱口,面如桃花,虽身上衣裙普通,但也遮不住她的婀娜之姿,不觉得呆了,怪不得那张家少爷一见到这女子就想将之弄到手不可。

    秦凤鸣随即出手就将那女子点晕,往背上一背,闪身跃出了张府,一路疾行,来到一个僻静处,放下女子并将之弄醒。

    女子睁开眼,发现已经不是刚才的房间了,眼前站立着刚才刺杀张家大少爷的黑衣人。知道自己被人救了。

    赶紧跪倒在地,感激的说道:“感谢恩公将奴家救出,不知恩公高姓大名,奴家一定给恩公立长生牌位,一rì三柱香,早晚朝拜。”

    秦凤鸣呵呵一笑:“我的名字还是不知道好。张家少爷死得消息一会儿就会传出。你赶紧回家,找到你的母亲,然后和你母亲连夜逃出滕龙镇,投他乡去吧。”说着,将一个五十两银子的包裹交给了女子。

    那女子着地上的包裹,抬起头,还要说什么时,眼前已经没有人影。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