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五师兄消失在夜sè中,躺在床上,回想着此次任务的经过,不觉感触颇多。

    如果自己没有及时领会五师兄的意思,势必会多费些手脚。虽然最后自己有信心将玉盒取回,但肯定不会如此轻松。

    执行这次任务,让他知道斗智不斗力的重要,遇事要沉着,不能急于求成。也吸取了武林中的一些江湖手段。唯一让他感到失望的是,自己没有和对方动手。少了一次实战比试的机会。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他却不知道,他们离开天苍山,王氏双鹰发现白玉盒不见了,被气的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原来,王氏双鹰已将白玉盒之事告知了卧虎山,受到卧虎山上层的表扬,并承诺,如果把玉盒安全地运到卧虎山,一定赏赐给他们二人,每人一颗延寿丹。

    延寿丹可是武林中万金难求的宝物。没想到就在卧虎山人到来前几天,被人给抢走了。如何不让他们气愤异常。

    王琦让他二弟王林,详细的诉说了一遍山下战斗的情况。原来那些人个个是好手,陡一接触,就被其攻破了第一道关口。

    然后对方就开始了对第二道关口的攻击,但不知为何,他们就只是大声叫喊,并没有全力进攻,攻击了一会儿,便都撤退了。但是对方都面蒙黑巾,离开时,还将受伤的人给带走了。

    王林怕中对方埋伏,没有下山去追。只在现场捡到了一把飞镖,是在一名得力手下的尸体上得到的。

    王琦手拿着飞镖,仔细查了一番,似有所悟。

    他暗自思量了一下,顿时明白了。尽管对方都是蒙面,但皓白城附近,有能力攻打天苍山山寨的,只有三家。

    一家是二百里外的隐龙山,山上有帮众上千人,大当家更是威名赫赫。一家是潞渝城的桂天山,还有一家是皓白城内的落霞谷分舵。

    王林捡到的那把飞刀上刻有一个“宫”,正是桂天山二当家,刘宫宇的随身飞镖。

    上次,桂天山刚刚到手了两万两银子,就被天苍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给yīn了一把。来这次是报上次银两被夺之仇来了。

    尽管知道此次事情是桂天山所为,但是,王氏双鹰也没有能力一举将对方拿下。桂天山山高林密,地形险恶,更胜天苍山数分。官府大举进攻了数次,也拿桂天山毫无办法。

    秦凤鸣现在可不管天苍山王氏双鹰如何想的,完成了任务,首要就是先返回宗门。于是,吃过早饭后,他就结账离开了皓白城。

    由于师门没有让他立即返回,所以可以到处逛逛,已经有五年多时间没见家人了,这次正好可以顺路就回家,见见父母、爷爷、nǎinǎi等人,好让家里人都放心。

    皓白城与他家所在的祁嘉城相邻,如果快马的加鞭,五天就能赶到,他不着急赶路,到第七天快旁晚的时候,他才到了距离秦家庄三十里的滕龙镇,想在镇上住一宿,第二天天亮后再返回家中。

    秦凤鸣已经不是第一次到滕龙镇了,径直来到滕龙镇中最大的客栈福来客栈,这家客栈前面是一个二层的酒楼,后面有十数间客房,他将马匹交给伙计,自己上了酒楼的二楼,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了下来。

    吩咐伙计上了几个菜肴,一个人边吃边街景。想自己五年前来这里时,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现在却已是能独自出来执行任务的武林高手了。

    正在此时,一阵喧哗吵闹之声从远处传来,夹杂着男子的叫骂和女子的哭叫声。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观。

    时间没过不久,就见一群人熙熙攘攘的走了过来,当前两人不断推搡着街道上的行人,街上的行人见此,哗啦一下,均都四散躲避。

    秦凤鸣坐在二楼,正好将下面众人瞧了个仔细。就见有七八个大汉,敞胸露腹,歪带帽子,前面两人开路,中间两人架着一个年轻女子,披头散发,边走边哭闹。

    这些人吵吵闹闹的向腾龙镇东面走去。后面行人指指点点,但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

    秦凤鸣得一头雾水,不明所以。这时,楼上食客议论纷纷。

    “,张家又再作孽了,就是不知这次是哪家的姑娘遭难了?”

    “我听说是一个外地来的,母女二人,本是来此投亲的,不幸被张家大少爷碰到了,顿时惊为天人,当场就向那母女求婚。不想被她们拒绝了。这不,张家大少爷恼羞成怒,派人将那少女抢到了张府,又是一条人命呀。”

    “嘘,大家小心点,别被他们家的人听到,徒惹麻烦。”

    ………

    秦凤鸣听到此处,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此处的恶霸张家大少爷在为恶相邻。

    突然想起了五年前,他和父亲给爷爷来滕龙镇抓治疗腿伤的草药,就曾遭到张家少爷的毒打,不由得暗自嘿嘿冷笑了几声。

    吃过饭,秦凤鸣被伙计带到一间客房,将伙计支走后,关上房门,坐在床边暗暗思量。

    张家在滕龙镇祸害了十几年了,恶事做的不计其数,也该遭报应了。自己正好给本地百姓伸张正义。只是如何行事,则需要好好谋略一番。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