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师兄吩咐众人之时,秦凤鸣正躲在距其不远的一棵茂密大树上,他将呼吸收到最小,身体如磐石般纹丝不动,让功力深厚的五师兄毫无察觉。

    见五师兄离开,他略一思索,顿时明白了五师兄的计划。也从另一面下了这小山峰,向主峰行去。

    绕过数波巡山的马匪,犹如鬼魅般的来到天苍山主峰。由于将近深夜,整座山峰上漆黑一片,只有巡逻、站夜的马匪没jīng打采的有一句,没一句闲聊。

    向四下扫视一眼,也不知五师兄隐藏在何处,但想到山寨大乱时,定然会现身,于是找了处比较高的隐蔽处,静等张舵主发动攻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漆黑sè深夜中,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山寨,顿时人声嘈杂,号角连连。

    “啊,有敌人攻上山来了,大家快起来。”

    “快快禀报大当家。”

    ………

    随着喧哗,一道人影快速跑向山峰上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叫“大当家,大当家不好了,有敌人攻上山来了。”直接向后面一处院落跑去。

    秦凤鸣站在高处,将发生的情况得清清楚楚,微微一笑,身形一晃,从原地消失不见。

    那人还未跑进院子,房间灯光已然点亮。同时,一道人影出现在房门处。高声说道:“王猛,惊慌什么,山下到底出了何事?”

    “有许多人已经攻上山来了,但是不知道是何人。”

    就在此时,有一道人影也出现在院子中,手持钢刀,面容有些紧张,刚一出现就大声说道:“大哥,出了何事?”

    “二弟,不要紧张,有人正进攻山门。想我们经营天苍山已数十年,其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二弟放心好了。”

    听了大哥之言,来人立即平静下来。略一沉吟道:“大哥,我带人去,到底是何人在进攻山门。”

    “二弟,你要小心,如敌人实在太强,立即传音给我,凭我兄弟二人的武功,联手之下,郢州郡内还真没有几人是我们对手。”

    来人转身,提着钢刀,带着王猛向山下飞奔而去。

    就在二人刚刚离去,被称为大哥之人还未回房间,院中又出现一个身穿黑衣之人。仿佛是从地下冒出来一般,伫立在黑夜中,显得很是诡异。

    那大哥一愣,yīn沉的说道:“你是何人,因何到我天苍山?”

    黑衣人冷冷一笑,沉声道:“我是何人不重要,你可是王氏双鹰老大,王琦吗?”

    “不错,老夫正是王琦。”

    “既然你是王琦,那就不错,有人买你人头,我这次来就是想将其取走,不知你意下如何?”那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老夫活了近五十年,想取我xìng命之人,现都已经下地狱了。阁下有什么手段,大言不惭的想将我的人头取走。”王琦被气得哈哈大笑不已。

    秦凤鸣躲在暗处,听二人问答,暗想,那被称为大哥的一定就是王氏双鹰大哥王琦,其成名已有数十年,在郢州郡内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二人不再多话,双方各摆刀剑战在一起。秦凤鸣躲在暗处,远远的观,见二人功力相差不大,一时半会绝难分出胜负的。

    于是身形一闪,趁着夜sè,了无声息进入到王琦房间,他小心的避过房间内灯光,仔细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王琦自小练就童子功,至今未娶,数十年来,一直独居,房间内空无一人。

    房间十分宽敞,有一张床摆在墙边,一张八仙桌位于房间正中,床头有一人高的柜子。秦凤鸣眼睛一亮,身形一闪,来到柜子处。打开柜子,仔细寻找起来。里面虽有许多金银,但并无白玉盒踪影。

    秦凤鸣仔细的查着整个房间,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心中不觉有些焦急起来。

    正当他在房间团团转之时,手不经意按在了床头的扶手处,只听“咯吱“一声,床头一块木板突然翘起,显露出里面一个jīng致的玉盒,定睛一,和他到图纸上的盒子一模一样。

    心中一喜,将盒子一抄,放进了随身的口袋,转身闪出了房间。

    来到院子中,发现二人还在相持不下,他未做停留,身形闪动中,身子已然到了院外。然后,他口中发出一声长啸,紧接着就向山下疾驰而去。

    这时,正在和王琦相斗的黑衣人听到啸声,立即猛攻几招,然后往后一跃,身形就从原地消失了,接着,在院门处闪出了身形,接着又一闪,消失在茫茫夜sè之中。

    王琦听到院外的啸声,不由的一愣,陡然见对方不战而走,更是吃惊,顾不得其他,赶紧回到房间,发现整个房间已被人搜查了一遍,放在密格中的玉盒也不翼而飞,顿时大怒。

    ………

    当秦凤鸣连夜返回皓白城客栈时,陡然见一面罩纱巾的黑衣人正坐在房中。秦凤鸣没有拿下面纱,只是躬身施礼道:“没想到五师兄早回来了。”

    那黑衣人并未说话,只是将一个乌黑的牌子拿出,递给秦凤鸣。

    秦凤鸣知道,这是向他表明身份。接过了,同时,将那个白玉盒拿出,连同那块黑sè牌子,一同递给了黑衣人。

    黑衣人拿过盒子,仔细查了一下,眼露笑意,轻轻的将之收进口袋。然后说道:

    “师兄我先行回宗门,将玉盒尽快交给堂主,师弟可自行慢慢回去。”说完,飘身翻出窗户,消失在茫茫深夜。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