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山兔如此表现,小凤鸣内心高兴非常,麻神散效用果然不错,不过还需再试验才行。

    又向大山深处走去,经半个时辰的寻找,寻到一只一百多斤重山猪,他用“寒星”对准山猪,“嘎嘣”声轻响,五颗问心钉准确打在了山猪身上。

    山猪皮糙肉厚,问心钉只是将他皮毛击透,并未伤入它体内,仅是皮肉伤而已。

    尽管如此,山猪也是瞬即倒地,浑身酸软躺在地上。但是,仅过半盏茶功夫,那只山猪就晃晃悠悠站起,哼哼叽叽地向山林深处逃去。

    经这两次试验,小凤鸣对“寒星”效果已经有了初步了解。暗道,就是内功高手,中了麻神散迷药,也会立时中毒,倒地不起的。

    但是多久能化解,他就可预知,想来,肯定比山猪要快些。就算再快上一倍,他也有把握在对方回复行动前拿下对方。这样的效果,小凤鸣已经非常满意。

    时间慢慢过去,小凤鸣每天除了练剑,就是练习碧云迷踪身法。有时,他也会到密林深处找些狼虫虎豹,试验‘寒星’一下。

    练武期间,他也抽时间去了丹云峰,专门望了师傅、师娘和小师姐。

    寒暑交替,rì月穿梭,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一年后的一天,那个身穿黑衣,面带黑纱的怪人突然出现在小凤鸣的院落当中。

    就在那黑衣人出现的霎那间,他就感应到有人到来。立即站起身,走了出去。那黑衣人注视着秦凤鸣,过了许久,说道:

    “经过两年的苦练,你内功深厚了许多,从今rì起,你就成为了暗夜堂的正式弟子,可以参加暗夜堂的任务。”

    说着,那黑衣人手一抬,一个黑sè的牌子就向秦凤鸣飞来。

    秦凤鸣伸手接过,那牌子入手极其冰冷,好像是某种金属所制,只见上面一面刻有一个“暗”字,另一面刻有“十一”两字。

    黑衣人注视秦凤鸣,眼中未有丝毫情绪,声音低沉道:“此是你的身份牌,整个落霞谷各处分舵,所有弟子,见牌如见门主,凭此牌,可以调动落霞谷任何人。此牌用特殊材料制成,绝无仿造,牌在人在。”

    “弟子记住了”秦凤鸣躬身施礼,恭敬的答道。

    “以后我给你布置任务时,会先出示堂主令牌,只有到堂主令牌,你才可听令行事,否则不管是何人,都无权给你布置任务,包括我和门主在内。你清楚,这就是暗夜堂主令牌。”

    说着,拿出一个和秦凤鸣手中一模一样的牌子,上面却只刻着一个”主“字。秦凤鸣仔细了,点点头说道:“弟子明白了,以后只认令牌。”

    黑衣人点点头,说道:“秦凤鸣,我这就给你布置你加入暗夜堂的第一个任务。你这两天做好准备,后天去皓白城,去那里夺取一个白玉盒。”

    “你先到本门皓白城分舵,联系暗夜堂五号师兄,到时一同去盘踞在皓白城东六十里一帮马匪处将白玉盒取回。”

    黑衣人顿了一下后接着说道:“此次已五师兄为主,你可以明行动,也可暗中相助,目的就是将玉盒取回。听说你已经将本门三大绝难功法中的‘碧云迷踪’身法学会,凭你现在武功,就算是遇到郢州郡的绝顶高手,就算不胜,保命还是毫无有问题”

    黑衣人声音沙哑,但叙述到很详细。说完抬手扔给秦凤鸣一个信封。转身消失在浓密丛林之中。

    打开信封,取出一张纸,只见上面画有一个玉盒。玉盒表面雕刻着花鸟虫鱼,正面有一锁孔,显得十分的jīng致。

    除了玉盒,没有任何说明,也未注明盒内是何物。他仔细辩一下那玉盒图形,然后拿出火石,将信与信封完一起点燃。

    这次任务,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独自出门,心中既欢喜,又有些担心。

    他找到吴长老,对他说自己有事需要外出,需要一张比较详细的郢州郡地图,请长吴老帮忙寻找。

    吴长老仿佛知道他要执行任务似的。没有问他任何话,时间不久,就交给他一份郢州郡的详细地图,同时还交给他一份本门各处分舵详细说明,就连分部在各地的暗舵也不例外。

    秦凤鸣将那份地图和分舵说明,研究的明明白白,同时,他还去了趟藏宝阁,找了一本《大梁国江湖奇闻录》,他需要对大梁国当今武林中的人物有个大致了解。

    一晃儿,出发的时间到了,秦凤鸣带上随身衣物、宝剑、银两等必备之物,骑了一匹快马,离开了生活了五年的落霞谷,向皓白城方向疾驰而去。

    穿村越镇,晓行夜宿,经过近一个半月的行路,终于来到了皓白城。虽然路上走了不少弯路,但和堂主约定的时间早了数天。

    皓白城与祁嘉城、潞渝城相邻,三城呈犄角之势。整座城池建造的规模和形态,和祁嘉城几乎一样,从远处,甚是高大雄伟。

    秦凤鸣在城门前跳下马,随人流走进城内,顺着大街边走边,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叫买叫卖的此起彼伏,热闹非常。

    他抬头瞧瞧天时,已快到中午。见大街道一旁,坐落着一间大客店,店门正中悬挂着一个匾额,上书‘聚英楼’三个大字。于是就转身,向那客店走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