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谦虚,本宗内不知多少天才人物,要想窥得‘碧云迷踪’的皮毛,穷其一生,也无任何收获。你能修炼有成,说明你天赋比其他人强上许多。”对小凤鸣表现,吴长老也是佩服不已。

    “我来此,是有一件喜事告诉你,你让老夫帮你打造的那些小东西,现已全部完成,这次我是特意给你送过来。”

    “啊,真的吗?这可多谢吴长老了”听到此,小凤鸣立即高兴躬身道。

    他接过吴长老递过的布袋,显得十分激动。吴长老离开后,回到房间,立即将那布袋里的物件倒在了床铺上,仔细验起来。

    他依照《机括详解》中的图纸,一件件将那些小部件均都整理一番,对照自己所绘图纸,一一比对,发现制作出的部件无论是尺寸、大小,都和图纸上要求丝毫不差,顿时放下心来。

    《机括详解》已送回望月峰,凭着记忆,将所有部件开始慢慢组装。

    多半个时辰后,一个黝黑的小盒子出现在小凤鸣面前,只见,整只盒子只有少年巴掌大小。

    小盒前盖上有五个黄豆粒大的小孔,左右两侧各多出两个小耳孔,那是穿绳固定之用。小盒子左侧有一小孔,此孔是触发盒子内的机括用的,将机括用细线连接,通过小孔引出盒外。

    只要稍微用力拉动细线,连接在丝线上的将机括就会被触发,就能将盒内安装好的问心钉打出,将敌人击伤。

    他小心将早已准备好的细线系在机括上,然后拿出问心钉,放入盒内的凹槽内,谨慎的将盒盖盖上。

    小心的拿起小盒子,将上面小孔对准对面竹木墙,右手一拉细线,只听“嘎嘣”一声脆响,眼前五点寒芒一闪而过,对面竹木墙上发出“嘟”一声响,顿时,上面出现了五个呈十字交叉规律的小孔。

    小凤鸣立即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着五个小孔,满心欢喜。

    这‘寒星’的威力如此巨大,坚硬如竹木墙壁,都能一击而透,如果打在人身上,肯定能进入体内,就是习有炼体术的武功高手,也会受皮肉伤。

    他找来几根细绳,依照《机括详解》中的介绍,将“寒星”固定在胸口处,将连接机括的细线绑在左臂上。

    之后反复实验,不断调整细线长短和其在左臂的位置,经过半个多时辰的练习,终于调整好了丝线的位置。

    他将‘寒星’固定好后,他又利用几天时间,经过数百次的摸索实验,终于做到了对‘寒星’随心所yù的cāo控。

    寒星虽威力不小,但暗器体积太小,不足以一击就能将对手灭杀,只有在上面涂上剧毒,才能起到其应有的效用。

    再次找到吴长老。其很是惊讶。好奇的问道:“不知这次找老夫,还有何事情需我去办?”

    小凤鸣呵呵一笑,恭敬的道:“弟子找吴长老,是想寻一种毒药,此种毒药能使中者立时中毒,失去反抗能力,但不会立即毙命。不知可有此种药物?”

    吴长老一听,顿时明白,他是想在暗器上涂毒。想来小凤鸣的做法也非常正确,让自己帮忙制作的暗器,体积如此小,就是准确的击中对手,也不会有多大伤害,暗器喂上剧毒,才能一击毙命。

    吴长老略一思索,对小凤鸣说道:“剧毒的毒药,本门到是有不少,但是,要使人中之就失去反抗能力,这样的毒药还是不多。”

    “不过,本门有一种叫麻神散的迷药,只要进入人体内,与血液粘碰,就能使中者立即浑身酥软,失去活动能力。但这种迷药药效时间甚短,中者也不需要解药,如是武林高手,只需要一时片刻就能恢复正常,如果碰到功力高深之人,只需一两呼吸间就能化解,所以很少使用。”

    听着吴长老叙说,麻神散这种迷药,虽说碰到武功高手,很快就能破解。但自己凭借碧云迷踪轻功的迅捷,眨眼间就能赶到中毒者身前,将对方制住或者是灭杀。

    于是立时说道:“就是这种药物,让人中毒,而不使人毙命,不知道吴长老能帮忙弄到吗?”

    “麻神散这种药物,本门郭堂主就能配制,我这就去找他,应该问题不大。两天后,就能将配置好的麻神散交给你。”

    两天后的中午时分,小凤鸣收到吴长老配制好的麻神散。吴长老告诉他使用方法后转身离开。

    小凤鸣找来一些清水,取出一定数量麻神散混入清水之中,用一根木棍搅拌均匀,然后将所有问心钉浸泡在混有麻神散的清水中。

    足足浸泡了一个时辰后,小凤鸣才用筷子将问心钉一一取出,晾干,然后放入皮囊之中。他将五颗问心钉小心放入“寒星”之中,急不可耐的走向山林深处。

    他身形快速在山林中穿梭,不久发现一只山兔,将“寒星”对准山兔,手腕轻轻一抖,左臂一拉机括,一颗问心钉准确击中山兔。

    山兔立即翻身倒地,只见山兔浑身酥软,如同没有骨头一般,双眼闪着恐惧的目光。

    他静静的站在一旁,仔细观察着山兔的变化,过去了足有一顿饭时间,山兔才一个翻身,跌跌撞撞的跳到了旁边石堆中不见。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