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所以人都选好秘笈,李堂主略一点头,对众人道:

    “你们每个人都要保管好自己选取的秘笈。一年之后,要将秘籍完好无缺的送回藏经阁,不得有误。”

    停顿一下,继续道:

    “如果以后练武当中有何疑惑,可以问我和众长老。你们之间不得相互打斗,伤人性命。现在你们可以自行返回各自住处。”

    众人听完,均都向李堂主躬身施礼,然后各自向自己住处走去。

    返回自己房间,秦凤鸣迫不及待拿出那本《机括详解》,仔细研读起来。

    《机括详解》中详细的介绍了数种机括类暗器的制作及使用方法。这其中还介绍了一些毒药的制作,想来是教在暗器上涂毒之用。

    秦凤鸣之所以研究暗器,是有其用意,其自觉人小力单,剑招就再精妙,体力总是有限,不如找一捷径,万不得已之时,还可保命。

    不知不觉中,他从中午时分一直看到旁晚,连中饭都未能顾上吃。因为天色变黑,不得不放下那本《机括详解》之时,他才发现,天色已经将晚,自己肚腹也已经饥肠辘辘。于是走出院子,向大殿方向走去。

    到得晚上,点起松油灯,就着忽明忽暗的灯光,秦凤鸣继续研看《机括详解》,一直看到了深夜,才堪堪将整篇《机括详解》粗略看了一遍。

    经过其仔细斟酌比较,最终选取了一种名叫“寒星”的暗器,作为自己首选。

    “寒星”,此种暗器外形如女人所用胭脂盒般,仅有巴掌大小,正面有五个小孔,盒内安有五颗问心钉,钉上面可以涂上剧毒,中者顷刻毙命。

    制造这种暗器的机括需用紫金铁,普通钢铁难以发挥此暗器的威力。盒体和问心钉普通精钢就可。制造暗器部件,也需要技艺高深的铁匠。

    之后的几天内,他找来纸张笔墨,依照《机括详解》内的‘寒星’的图样,将制作暗器的所有部件,均都分解绘制成图谱,贴身藏好。以待以后寻到合适机会,再将之制作完成。

    一月后的一天,一身穿黄衫的魁梧中年人来到望月峰,进到大殿之内,和李堂主密谈了好一会儿。之后,李堂主就派人将秦凤鸣叫去。

    李堂主见秦凤鸣到来,面露欣喜之色,指着那身穿黄衫魁梧汉子道:

    “这位是吴长老,他此来,是要带你过去见司马门主,现在,你回去收拾一下,随吴长老去吧。”说完,大有深意的看了看秦凤鸣,眼中满是鼓励之意。

    听李堂主如此说,秦凤鸣一头雾水,他不及多想,拜别李堂主,回到住处,收拾一下随身物品,背背宝剑,然后随吴长老下望月峰而去。

    在行路之中,吴长老告诉他,司马门主住在彩霞峰。

    彩霞峰之名,是由于每当雨过天晴,站在峰顶,就能见到四周飘荡着彩霞,故此得名。彩霞峰西面的山谷十分深远,那些彩霞就就像要落在那处山谷中一般,所以那处山谷就叫落霞谷,此谷也是落霞谷根基所在,故本门叫落霞谷。

    他们二人一路行来,突然,吴长老指着前面高耸入云的山峰说道,那处高大山峰便是彩霞峰。

    又走了一段路程,前面出现一硕大的山谷,山谷之中有许多房舍,秦凤鸣暗自一扫视,顿时面露茫然之色。他发现,此处足有数百上千间的房舍,房舍之中男女老幼,出出进进。如同进了一个硕大的镇店一般。

    其并且发现,每个人的动作都显得十分轻盈,知道这些人不是普通凡人。

    看秦凤鸣吃惊样子,吴长老淡淡一笑,然后告诉他,这里是落霞谷门人弟子的家属,经过数百年繁衍,已有了数千人。这里还只是数处聚集地之一而已。

    其实,落霞谷立世不止数百年,只是门人弟子被告知如此说而已,具体立派多少年,已无从查起。

    一个时辰后,秦凤鸣二人来到彩霞峰峰顶。发现,前面有一处占地数十亩的庄园,外面是石头筑的高大围墙,里面一排排的木质房屋,雕梁画栋,门前有八人伫立左右。

    见到吴长老到来,均都躬身施礼。吴长老仿佛与门前诸人很是相熟,只是略一点头,便径直走向了里面,秦凤鸣紧随其后。

    二人一直走到第三进院子,来到正中一处房屋外才停住了身形,秦凤鸣听到里面有人说话。仔细一听,只听一个声音道:“禀门主,这三个月收入略有增加。”

    “郢州城送来银两三万八千两,布匹三车。”

    “潞渝城,送来银两两万五千八百两。各类药草两车”

    “松岳城,送来银两三万一千两。各种兵器三车”

    ………………

    “汇总各地所得,这三个月共收入银两二十七万八千两。上交各种晶石共一十七万三千六百五十三块。”

    “这三个月共损失弟子六人,受伤一十七人。不过,我们也将一直和我们作对的小土山匪帮剿灭了。”

    一个声音缓缓道:“嗯,我知道了,对死难弟子的抚恤要及时发送,如果哪个弟子家中有困难,也多帮助一些。受伤弟子,要进行妥善治疗。好了,你先下去吧。”

    片刻后,房内没有了声音。吴长老走上前,伸手敲门,听里面有一声音道:“是吴师弟吧,你和秦凤鸣进来吧”

    进到房间,秦凤鸣见房间正中的一把椅子之上坐定一人,正是那日比武场高台上见过的司马门主。吴长老躬身施礼后,刚要说话,司马门主直接摆摆手,说道:“辛苦吴师弟了,请坐在一边。”

    秦凤鸣赶紧上前两步,躬身施礼,说道:“弟子秦凤鸣,拜见门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