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凤鸣困惑之处是,不管其多劳累,只要打坐一些时间,体力就会完全恢复过来。

    但观察其他人,则会花费比自己多得多的时间才行,出现此种情形,他感到十分不解。但他也无法查清因何发生如此怪异的事情。

    午饭之后,比试继续进行。上午胜者组、败者组均已决出前八。胜者组将继续比试,直到决出最后的胜者为止。而败者组只需决出前四名即可。

    小凤鸣是第二个登台的选手,他的对手是一使棍青年。听主持比试的青年叫对方的名字,小凤鸣才知道,那青年名叫林永锋,一套伏虎棍法,很有几分火候。

    听到林永锋三字,他就是一怔,突然想起,师傅曾经提到过此人,正是那三四个可能胜过自己的人之一,心下不禁惴惴不安起来。但是转念一想,此次比试进入前十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只需要放手一搏,只要自己不受伤即可。

    经过前几天比试,林永锋对面前这个仅有十二三岁的少年,有了一些了解,知道其武功不弱。

    能以如此年龄,在众多好手之中,脱颖而出进入前八,对手的难缠程度可想而知。决不能将对手做是普通少年,比试中自己只能全力以赴,多加提防,才能战胜对方。

    所以,双方开始比试时,都显得很是小心,谁都没有主动进攻,而是相互试探。这样的比试,缺少了上午时的火爆场面。

    小凤鸣将飘柳十三式施展开,身形飘忽不定,进退有据,剑随人转,只见一团白sè匹练在高台上滴溜溜乱转。

    那林永锋也将长棍施展开,伏虎棍法展现出一层层虚幻棍影,将其护在zhōng yāng,棍法中三分攻,七分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二人在高台之上滴溜溜乱转,斗得不亦乐乎。这一打斗就是小半个时辰,双方互不相让的斗了一百多个回合,引得高台下观战众人,不住高声喝彩。

    虽然二人jīng妙招数层出不穷,但双方谁也奈何不得对方。

    小凤鸣在打斗中,偷眼观瞧,只见对方的棍法jīng妙无比,就是自己真的全力以赴,也实在不好说就能将对方战败,师傅所言,真是丝毫不差,对方实力却战胜自己之力。

    双方相持不下,如时间过久,对小凤鸣十分不利,但要尽全力,短时获胜,也分外困难,还不如现在就主动认输的好,反正这次比试的目的已然达到。

    双方又斗了五十多回合,小凤鸣突然倒退飞出一丈开外。停剑拱手,对林永锋深施一礼后高声说道:

    “师弟对林师兄的棍法,佩服万分,自认无法战胜林师兄,这次比试,是林师兄取胜了。”

    说完,冲一脸愕然的林师兄一躬身,飘身下了高台。那主持青年见此,宣布林永锋获胜,进入前四。

    zhōng yāng高台之上的张堂主见了,微笑不语。司马门主也露出赞赏之sè。

    众人到小凤鸣没有丝毫不敌之太,怎么就认输了呢?其他长老、堂主却均都感觉甚是可惜。

    下的台来,此时站在台下给他助威的同进少年们立即就将他围拢了起来。呼喊声响成一片。

    小凤鸣此次比试表现,已经深深打动了众人。不仅是这些少年,就是前两届入门弟子,对小凤鸣的表现也大为赞赏。他的眼神,也没有了原来的轻蔑的神sè。

    这是,高台上的比试继续进行,一直到天黑之时,所有比试才完全决出了胜负。

    这次夺得第一名的正是那和小凤鸣比试过的林永锋,第二名叫胡书衡,第三名竟然是和小凤鸣同组的崔亮。崔亮所有比试,都仅凭一双肉掌,未使用任何兵器,最终获得第三名,让小凤鸣很是佩服。

    当所有比试结束之后,王长老站在台上宣布:“此次比试,获得前二十名的弟子,进入jīng英堂继续深造,明天到丹云峰下集合,巳时正式到望月峰报道。其他弟子继续在百炼堂修习,争取在下次比试中取得好成绩。”

    说完,和一众长老等人离开高台,消失在山谷之中。小凤鸣并未与段猛等人回住处,而是径直来到百丈崖。

    师娘和小师姐对他今天表现非常高兴,大加赞赏一番,只是师姐对他不战而认输有些不解。小凤鸣只是呵呵笑了笑,并未多加解释。

    师娘叮嘱他,到了jīng英堂好好练武,不可辜负了师傅的一番教诲。

    吃过晚饭好久,师傅才兴冲冲回来。见到小凤鸣,面带欣喜之sè:“我已经向司马门主叙说,希望让你破格进入暗夜堂。司马门主虽未立即答付,但说会回去后好好考虑。你不用着急,是你的总不会跑掉,你只需这段时间好好习武,不可荒废。”

    虽听师傅说,门主没有答应自己进入暗夜堂,但是,这次自己能进入jīng英堂修习,已经比同龄的弟子早了数年,这在落霞谷百年难得一见。

    “明天,到了jīng英堂,不能时时来师傅这,如有何难解之题,可以去找李堂主,他是为师好友,其必会帮忙。明天会有一些对获胜弟子的奖励,希望你好好把握。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师傅叮嘱一番,摆手让其离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