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打斗至此,众人已得明白,使刀青年刀法虽未散乱,但气势全无,被长剑所困,失败只是早晚之事。

    台下众人均都对台上小凤鸣露出惊讶之sè,此少年就是就是从六岁习武,也不会超过五六年,怎能有如此功力。

    正当众人相互议论之时,“当啷”一声脆响,台上二人顿时停下了身形,一把长刀掉落在台上,小凤鸣站在他一丈远处,面带笑容。

    台下,段猛等人等同入门的弟子们顿时欢声雷动,这可是数十年来,第一个以刚入门弟子身份进入jīng英堂的第一人。说出去,同来的弟子面上也分外有光。

    虽小凤鸣获胜,但也气喘吁吁。此时比试,每人都非庸手。

    因下一轮比试在明天才进行。小凤鸣知会了段猛等人一声,就回到自己的住处。

    这轮比试一直到下午旁晚十分才完。同入门的弟子相互议论着回到住处。小凤鸣听着一帮同来弟子们兴奋的议论,有的说“那个赵师兄真厉害,那枪法使得,出神入化。”

    那个又道“那林师兄更厉害,那套伏虎棍法舞的虎啸龙吟,风雨不透”

    ……

    到得晚上,小凤鸣又来到百丈崖,面见师傅。

    张堂主告诉他,前十六名已然决出,明天他对手名叫刘鹏,使一条长枪,虽枪法不错,但小凤鸣更胜一筹,如不出意外,取胜应该在情理之中。

    回到自己的住处,虽听师傅所说,明天获胜应该不难,但他生xìng谨慎,不敢掉以轻心。

    他安心打坐,调息,保持最佳状态迎接明天的比试,胜了就有机会进入暗夜堂,那是多少弟子渴望的地方。如果此次能够进入暗夜堂,可就省去自己数年苦修。

    第二rì,来到比试场,他才得知,门主司马青衫今天坐在zhōng yāng高台之上,他用目在高台上扫视一遍,发现一个前两天没有见过的老者,其身穿八卦仙衣,手持拂尘,面如冠玉,胸飘长须的道装老者,想来就是司马青衫门主无疑。

    只是了门主,便收敛心神,全身心准备比试。

    得知自己是第七个出场,原来出场顺序是根据昨天号码所定。虽已然进入jīng英堂,但也要决出最终排名。失败的进入败者组,经过比试决出前四名,也会进入jīng英堂。

    高台之上,比试一场场进行,每场比试都激烈无比,和第一天不可同rì而语,上场的每个弟子都是众弟子中的佼佼者。不是一招两式就能决出胜负,都要经过艰苦比试,才能有结果。

    当小凤鸣登上高台之时,引来和他同来的弟子们一阵欢呼,就是往届弟子都有许多人为他鼓掌,场面甚是热闹。

    他转首向zhōng yāng的台,发现师傅正跟司马门主低声说着什么。心里一阵激动,但很快就收敛心神,向对面的灰衫青年。

    那灰衫青年也正注视他,那青年面sè稳重,立时就知这灰衫青年已经知道自己先前表现,对自己不会心存任何侥幸。虽然听师傅说,自己能够取胜,但也不敢丝毫松懈。

    小凤鸣和对方互相问候了一声,就不再多言,各摆兵刃,斗在了一起。台下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刚一开始,小凤鸣就拿出十二分功力,飘柳十三式jīng妙剑招式,象狂风暴雨般,倾泻而出。

    顿时现场似乎有龙吟虎啸之音,只见一团剑光在高台之上滚动。小凤鸣此时运行剑招,已然和他所学有不同,此种意境已更胜师傅、师娘。

    台上观战众人,也不觉集中jīng力,张堂主小凤鸣表现,心下不禁有些恍然,不禁喃喃自语:

    “原来,这套剑法,还能如此施展,这秦凤鸣原来对剑法体会已到如此地步,已胜过小薇甚多了。”

    此时,那司马门主也讶然说道:“张老弟,以前见你夫人施展过此剑法,但是,和你这小弟子施展的意境有所不同。可是你另辟蹊径传他的?”

    听此张堂主不觉面露笑容道:“司马门主过誉了,我并不擅长剑法,此应是我这小弟子自己摸索而出的,就是我夫人,也觉没有见过如此施展飘柳十三式的。”

    司马门主听了,面露吃惊之sè,目光略有所思,暗自沉思起来。

    那持枪青年,功力也自不弱,一套穿云枪法,攻守兼备,威力不弱,舞的风雨不透,可圈可点。

    双方斗到百十回合,还是不分上下,奇虎相当。正在此时。正在众人仔细观之时,司马门主突然说道,“张老弟,还是你这小弟子,棋高一着,再过二十合,必定胜出。”

    张堂主也微微点头。众长老却都不明所以,双方均未有败相,不知门主怎么如此肯定。

    果然不出门主所料,片刻功夫,就见小凤鸣一剑将刘鹏的右手划伤,长枪跌落在台上,刘鹏不得不认输下台。

    司马门主见小凤鸣,第三次使用了第三式的起手式,就知道小凤鸣可能是要卖破绽,引诱对方。后面证实了门主所猜测,中长老这才恍然大悟。

    获得此场比试胜利,小凤鸣已然进入此次大比的前十,师傅所定计划,已然圆满完成。经此一战,秦凤鸣之名,已然在落霞谷小弟子中名声确立,无人不知。

    此战,他也是全力以赴,是经斗智斗勇才最终获胜,此时,他也劳累异常。是参加比试以来,最艰难之战。没有在现场多呆,立即找了一僻静之处,吐纳恢复起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