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师傅此言,小凤鸣面容顿时一变,立即手足无措起来。

    “你放心,我已告诉了那帮老家伙,他们已经来晚,你已是我的入门弟子,想收你为徒,只有等下辈。这辈子,谁也别想将你抢走。”

    张堂主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师傅夸奖完小凤鸣后,又郑重地对其说道:

    “凤鸣,经过这一年的练习,你对飘柳十三式的理解增深了不少,以你现在功力,已有了进入前十的实力。”

    他一听,就是一怔,照师傅所说,自己进入jīng英堂大有机会。只听师傅接着说道“这批弟子之中,也就只有三四人,你可能无法战胜,只要避此几人,很有机会进入前十。如果你能进入前十名,我会向门主推荐你,让你进入暗夜堂。”

    听师傅如此说,面露一丝疑惑之sè,暗夜堂是何所在,他一点不知。

    见小凤鸣如此表情,师傅解释道:“暗夜堂是本门的秘密堂口,只有本门的最核心的弟子才能进入,除了本门少数人外,就是为师也不知暗夜堂中有几人。但只要进入暗夜堂,各种资源,都无限提供。这是本门任何弟子都向往之处。同时,也将担负其更重的责任。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小凤鸣听了,激动异常。听师傅之言,暗夜堂是落霞谷弟子的终极目标,没想到,自己竟然三年就有进入的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

    虽然机会摆在面前,但是,要想获得这个机会,还是要经过数道考验,要在以后的比试中获胜才行。

    这时,张堂主又说道:“今天到你在没败的情况下败了,开始时,众人都非常惊讶。但后来经过一番思索,才想明白,你是不想锋芒太露,是也不是?”

    小凤鸣恭敬的点点头,低着头,说道:“师傅明鉴,弟子小小年纪,还是处事低调些为好。:”

    “我很欣慰,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想法,能明白如何做人,长大后,一定不会走上歪门邪道,霍乱百姓的。”张堂主慈爱的说道。

    小凤鸣恭敬的听师傅教导,虽然没有完全明白师傅所说,但也有所明悟。

    第二天,同样是那个山谷,热闹程度比起昨天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今天参加比试的弟子,却只有昨天的半数了。

    巳时,王长老再次来到了zhōng yāng的高台前,说道:“今天比试,只剩三十二人,采取淘汰赛,获胜者将直接进入jīng英堂。失败一方需要再进行比试,决出前四名,同样可以进jīng英堂继续深造。好了,下面去领取号码牌。”

    小凤鸣跟随其他弟子领取了号码牌,号码牌是随机分发,并在后面注明个人的名字。发号牌的弟子对他不吝赞美之辞。

    见所以弟子均领到号牌,王长老继续说道:“第一号和三十二号到前面五号高台比试。二号与三十一号准备,依次类推。去吧。”

    这时所有人都集中在了五号高台下,段猛等人围着小凤鸣站在一边,袁克俭也站在人群中,脸上现出一丝凝重之sè。

    这次小凤鸣领取的是七号牌子,表明他第七个上场比试,只是不知道对手是谁,希望不要对上师傅所说,那几个能赢自己的弟子才好。

    五号高台在张堂主所在高台的正前面,这也是为了让诸位长老、堂主的仔细,好找到心仪的弟子。

    此时第一对弟子已经开始比试。小凤鸣并没有,只是坐在地上,调息着。他需要将状态保持在最好,这次比试对他来说,重要非常。

    暗夜堂,对他的诱惑极大,如果自己此次能够获胜,依照师傅所说,一定会向门主推荐自己,到时,自己就会一步登天,少去数年时间。

    高台上比试一场场进行,获胜者一个个笑容满面,失败者多数有些黯然。一个多时辰后,段猛等人将他从调息中唤醒,该他登台比试了。

    他走上高台,对面站一名青年,有十**岁,手持一把大刀。

    见到小凤鸣上台来,微微有些诧异,他朝台下了,没有人再上台。顿时面露惊讶,他不知怎么会有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上来比试。

    他向主持的棕衫青年,棕衫青年点点头,并无任何表示。

    小凤鸣面露笑容,对那青年一躬身,微笑说道:“这位师兄,有礼了,我就是你比试对手,我叫秦凤鸣,是两年前入门的弟子,一会儿比试,还望师兄手下留情。”

    那青年见此,面sè变得轻松起来,他不知对方如何进入这轮比试的,如此小的年纪,这次来能赢的轻松些,自己进入jīng英堂是板上钉钉之事了。

    他冲小凤鸣点点头,脸上闪出一丝轻蔑:“小师弟,还是别比了,你认输算如何,免得不小心伤到你,那可就不好了。”

    小凤鸣嘻嘻一笑,说道:“师兄多虑了,既然我已上台,就想和师兄比试一番,只要一会儿师兄手下稍留些情就好。”

    那青年见小凤鸣如此说,便不再多言。小凤鸣手掐剑诀,摆开了架势。那青年见此,长刀一晃,一个刀花,刀光闪动,与小凤鸣战在了一起。

    小凤鸣不敢轻敌,舞起长剑,剑招倾泻而出,剑尖飘忽不定,如柳叶在风中飘荡,一团白光围在那青年四周,将他牢牢困住。

    刚一交手,那青年登时发现,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少年,哪是什么新手,分明已经习武十数载,其剑法老道,身法轻盈,jīng妙的剑招层出不穷,压的自己只有招架之功,无反攻之力。他越打越是胆寒,内心深处已经有了怯意。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