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有十**岁,到对面这十二三岁的少年,面sè一变,感到十分惊讶。

    上下打量小凤鸣数眼,脸sè显出疑惑之sè,好奇问道:“你是上次入选落弟子吧,规定不能参加这次比武,难道你不知吗?”

    小凤鸣嘻嘻一笑,说道:“这位师兄所言不错,我进入落霞谷未到三年,此次参加比试,主要为增站见识,还望这位师兄一会儿比试之时,能手下留情。”

    那名弟子点点头,就不再多言。双手兵器在胸前十字交叉,然后双目炯炯的注视着小凤鸣。

    小凤鸣抽出师傅所赠宝剑,飘柳十三式第一式如行云流水般狂泄而出,首次登台,并未现出丝毫怯意。

    开始之时,他提起八成功力,和双方交手没几个回合,就发现,那弟子虽功力不弱,怪兵器招数也jīng妙非常,但自己想获胜,也并非难事。

    那弟子却越斗越是心惊,眼前这十二三岁少年,招数老到,剑招飘忽无方,不可捉摸,层层剑光将自己团团围住,只觉四周到处是剑影,如不是自己守的稳固,早已落败。

    二人相互打斗了数十招,小凤鸣暗自思量,自己如表现太过突出,是否是好事?

    他一向谨慎,自己如此小年龄,如果每战必赢,势必惹的所有弟子同仇敌忾,对自己以后在落霞谷立足并非好事。

    想到此处,便打定主意,先输给面前之人,然后在败者组再胜出。

    就在此时,小凤鸣见那个弟子双手兵器架向手中长剑,就顺势将剑碰在对方兵器之上,宝剑应手而出,掉到在比武台一侧。

    他则跳出一丈开外,躬身施礼道:“师弟我学艺不jīng,技不如人,多谢师兄手下留情。”说着走过去,将长剑捡起,飘身下台而去。

    那个弟子怔怔的站在那里,脸上一片茫然,不知所以,不知对方长剑怎么就脱手而出。

    当小凤鸣来到台下,登时被段猛等都围住。

    段猛走到他身前,一脸可惜之sè,好奇问道:“凤鸣,我你和那人斗的不相上下,怎么就突然失败?”

    小凤鸣嘻嘻一笑,毫不在意:“一不留神而已,没有关系,不是还有败者组吗?在下面比试中获胜,同样可以进入下一轮。”说完便在一旁打坐休息。

    其他弟子都议论纷纷,均对他突然失败很是惋惜。

    正在这时,那主持比试的棕衫青年在台上叫道:“张峰,魏志虎上台比试。”

    小凤鸣睁开双眼,认出是刚才两名失败弟子,便不再多,并告诉段猛,等到自己之时再将他唤醒,然后便闭目养神起来。

    当段猛提醒小凤鸣时,已经比试了两组。一个是魏志虎,二十岁左右,他得到了挑战的资格。一个是崔亮,也有二十左右,直接晋级下一轮。

    当小凤鸣上台时,见是那个用剑的十七八岁左右的弟子,已经在前面见过对方比试,知对方有些功底,不过也仅是不弱而已,和自己相比,可是相差很多。

    他向对方一躬身,也不答话,便和那人斗在了一起。斗到八十回合时,用一巧招将对方的长剑挑飞,获得了挑战资格。

    最后一组比试完后,就该败者组的获胜者向胜者组的失败者挑战了。

    小凤鸣已经过所有人比试,知道每个人功力,无论自己碰谁,取胜不在话下,于是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段猛再次叫醒他时,魏志虎已经胜了那个用怪兵器的弟子,自己则需要挑战一个用棍的弟子。

    当小凤鸣到得高台之上,冲那个用棍的弟子一躬身,道了声师兄好。

    那弟子也了小凤鸣比武,知道对方虽年岁小,但剑招jīng妙绝伦。对方身小,想必其力气肯定和自己有所不如。

    所以,双方一交手,那拿棍弟子就猛用棍找小凤鸣的剑,想用力气将剑磕飞,但小凤鸣身子轻灵,剑法飘忽,就是不碰对方兵器。只是围着对方滴溜溜乱转,将对方耍的晕头转向,一点办法也无。

    当打到七十左右回合时,小凤鸣找准机会,用剑尖在对方手臂上一划,将对方手臂划伤,伤口并不深,但同样使得对方不得不认输。

    六号高台至此决出了进入下一轮的所有弟子,分别是:持刀弟子呼延灼,魏志虎、用拳脚的崔亮,最后是小凤鸣四人。

    那主持六号高台的青年说道:“今天比试就到此,明天获得进入下轮比试的四人继续比试,”说完就拿着号牌走向了山谷正中的高台。

    段猛等人见小凤鸣竟然取得了第二轮比试资格,均都大喜不已,他们簇拥着小凤鸣回到居住的院落,自是一番热闹。

    到得旁晚,小凤鸣吃过晚饭,独自来到百丈崖。

    小师姐见到小凤鸣,脸上笑容甜美,欣喜非常。拉个小凤鸣的手,说道:“我和娘站在旁边的半山处,了你所有比试,娘在一旁一直夸你呢,说你这么小就不简单,再长大些,就更不得了。”

    小凤鸣听了,不觉有些不好意思,脸sè通红的向师娘,师娘也面带笑容,一副宠爱的神情。

    师傅张力也很高兴,哈哈笑着说道:“凤鸣,我和诸位堂主,长老都了你的比试。他们对你的表现非常吃惊,都对你非常感兴趣,直问我你的来历。均想收你为徒。”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